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八十章 中秋游园(上)
    <div id="content">

    本是许明珠一时兴起提起的游园建议,李素刚开始敷衍式的答应了,然后敷衍式的打听了一下。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刚开始做的时候漫不经心,成也好败也好,情当是打发时间,也没有什么得失心,可是一旦将事情铺垫好了以后,心态就不一样了,渐渐有了斗志,觉得应该做下去,而且必须以严肃认真全力以赴的态度去做好它。凡事只要迈开了第一步,不管这一步是不是自己愿意迈下去的,第二步的时候,惯性已推动着自己不由自主地继续迈下去。

    李家的游园会也是这样,许明珠提议的时候李素只当是哄她,顺口便答应了,后来事情一步步的发展,这件事也渐渐成了整个李家上下的工作重心,因为这是李家以权贵豪门的身份正式登场亮相,游园会在李家已上升到了政治高度。

    中秋节当日清晨,第一缕阳光洒遍关中的时候,李家上下已忙活起来了。

    李素特意起了个大早,看着府里管家下人们来回忙碌不停,许明珠更拿出了当家主母的威势,像一阵龙卷风似的从内院刮到外院,各种颐指气使,各种风风火火。

    李素坐在院子中间,忧心忡忡叹了口气。

    今日这游园会,也不知是吉是凶,许明珠若跟东阳见了面,是先各自叉着腰骂街呢,还是二话不说直接亮刀子,而自己夹在中间……难道真给她们舞剑助兴不成?

    李道正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顺势在他身边坐下。

    “爹,咋还没换衣裳?马上要去曲江园了,今天日子不一样,您还是换身华丽点的衣裳吧。”

    李道正今日的表现有点奇怪。闷闷的,好像有心事,沉默半晌,道:“今日你都请了哪些权贵?”

    李素笑道:“长安城与孩儿有过来往的权贵都请了,不是国公就是郡公,几位大将军。还有三省的宰相仆射等等,热闹得很,爹,快去换衣裳吧,您是侯爷他爹,去了曲江园只管挺起胸脯跟他们说话,咱们不比他们矮一截。”

    李道正脸色似乎变了一下,然后摇头:“不去咧,这把年纪了。也没见过啥世面,我娃有出息咧,我就不去丢你的人了……”

    李素脸色也变了:“爹,您这说的啥话,咱家如今年景不一样了,丢谁的人?谁敢笑话您丢人,孩儿今就把他废了。”

    说着李素脸上露出一股罕见的戾气,西州经过生死杀阵后。李素的骨子里似乎多了几分杀气,平时不显露。上火时才冒出来,连他自己都能感到浑身上下的杀气嗖嗖的往外飙,不停的飙,飙半个时辰保管天上都有乌云……

    啪!

    李道正看不下去了,狠狠抽了他一记,李素完美破功。往外飙的杀气顿时一滞,天空继续晴朗,没有半点乌云蔽日飞沙走石的征兆……

    “当了个县侯不知自己斤两了是吧?今不是国公就是郡公的,你一个小小的县侯能废谁?再摆出这副吃人的鬼样子,老子抽死你!”

    李素颓然垂下头。

    好吧。事实证明,散王霸这种事还需要多练习,不练散不出来,也要看场合和对象,不然会被抽。

    “不去了,朝廷刚赐了良田,家里的庄户也才刚把房盖好,我去田里看看,顺便跟庄户们聊一聊,五百户人家咧,种一年的地,能打多少粮食,世代传下去,子子孙孙享福,哈,有劲头!”说到种粮食,李道正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眼里隐隐露出兴奋之色。

    这是真正的农民,他的心,他的根,全扎在土地上。

    说完李道正佝偻着腰走了。

    李素看着老爹的背影,露出深思之色。

    刚才劝老爹去游园会,他的神色似乎……有点慌张?他怕个啥?

    *************************************************************************************

    长安曲江园。

    园子依曲江而建,早在秦朝时,这里便是皇家禁苑,名为“宜春苑”,嗯,名字虽然看起来不太正经,颇有烟花妓馆的风尘味道,但地方却是十足的正经,它是正经的皇家园林。

    宜春苑附近还埋葬着一个很有名的皇帝,就是秦始皇那个昏庸低智商的二子秦二世胡亥,胡亥被奸宦赵高逼迫自尽后,以“黔首”的身份葬于斯,“黔首”就是布衣百姓,死得可谓窝囊可悲。

    隋朝时,曲江池仍是皇家禁苑,隋文帝这人特别迷信,尤其厌恶“曲”这个字,认为这个字不吉利,于是下令将曲江池改名,当时隋朝的宰相高颖想了很久,想到曲江池内莲花盛开,争奇斗艳,分外美丽,于是将曲江改名为“芙蓉园”,后来大唐立国,曲江园的名字就乱了套,有叫它“曲江园”,也有叫“芙蓉园”,甚至叫“宜春苑”的也有。

    上午时分,李素与许明珠乘坐马车晃晃悠悠进了曲江园。

    许明珠今日特意打扮了一番,头发盘成了时下权贵妇人流行的高云髻,发间斜插两支蝴蝶状的金钗,额间正中三瓣红色的梅花,脸上轻抹了几分脂粉,身穿绿色镶珠翠宫裙,比平日更多了几分妩媚娇艳,令李素一时心旌摇曳**不已。

    进了园子,李素与许明珠并肩在曲江池畔漫步缓行,夫妻二人说些体己话儿,日上三竿时,园子便喧闹起来,李家请的客人陆续来了。

    李素和许明珠急忙到园门外迎客。

    程家来得最早,而且气势也最恢弘,隔老远便听见一阵杂乱的马蹄声,一位长满落腮胡的老恶霸从滚滚烟尘中杀将而出,路边的百姓商贩慌忙避让,老恶霸后面仍是烟尘滚滚,六名长相高度相似的年轻小恶霸紧跟着杀出,老恶霸领着六个小恶霸,面貌出奇相似,乍一眼看上去,就像在拍一部《克隆人横行长安》的科幻电影……

    “他二舅子的!让路让路!马踩着了俺可不管埋!”

    隔老远传来程咬金狂放跋扈的声音,许明珠站在李素身旁,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身子不由往李素身后缩了缩,显然,她被程咬金的豪迈风格吓到了。

    李素脸颊抽搐几下,很想掉头就走,或是背过身……假装看风景,干什么都好,反正不想让长安的商贩百姓们知道自己认识这群恶霸,很伤人品的。

    然而,躲不了了……

    “哇哈哈哈哈,李家娃子,不错,孝敬老夫五千贯以后,如今也识礼数了,还知道在这里迎老夫!”

    来不及躲了,大小恶霸如同七个风一样男子,瞬间便飞驰到李素身前,程咬金翻身下马,巨灵熊掌狠狠拍上李素的肩膀,啪的一声响,现在找个大夫验伤的话,估摸三级伤残。

    “小子携内人,拜见程伯伯,拜见处默兄,拜见处亮兄,拜见……”

    “拜个屁!等老夫死了,你去坟头上拜也不晚!”程咬金很不客气地打断了他。

    许明珠小脸已被吓得煞白,显然她仍未适应程家大开大阖的豪迈派风格,见程咬金不准夫君行礼,许明珠屈膝到一半便停住了,也不知应该继续行礼还是就此打住,神情很无措。

    程咬金转过头望向许明珠,眼神明显和蔼许多,和颜悦色地看着她,抚着自己乱糟糟的落腮胡笑道:“当初李家娃子成亲时,老夫也在李家喝了杯喜酒,不过那时没与你打照面,今日算是脸熟了,哈哈,好一个俏丽女娃,不错不错,脸生得福相,是个旺夫的命,来,初次相见,给你个见面礼,收好。”

    说着程咬金一挥手,身后的程处默笑嘻嘻地捧上一个紫檀盒子,面朝李素夫妻打开,里面金簪,金步摇,金宝钿……全都是金的,而且分量非常足,仅一个鎏金头冠便足有小半斤,盒子打开一片金光闪闪,亮瞎狗眼,非常符合程家的风格。

    李素和许明珠眼都直了,夫妻二人面面相觑,李素朝许明珠点点头:“长者赐,不敢辞,收下。”

    许明珠这才双手接过盒子,朝程咬金屈膝行了个福礼。

    程咬金点点头,叹道:“当初西州千里搬兵救夫的壮举老夫也听说了,是个忠烈女娃,多少须眉男儿做不出的事,你做到了,老夫这等纵横沙场半生的老将也不得不说声佩服,子正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

    ***************************************************************************************

    ps:今晚友人约喝酒,如果回来没喝醉就继续更新,喝醉了只好躺倒就睡,这几天熬通宵很累,正好也想调整一下作息了.(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