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七十八章 东宫消息
    <div id="content">

    灾民,自然没什么人样,遭了大难,重则家破人亡,轻则背井离乡,携老带幼的,一路无粮无水,饱受风霜颠沛,到了地头被官府赈济,饥一顿饱一顿的,再精壮的汉子也会变得面黄肌瘦。想想也知道,若送来的庄户一个个白白胖胖,肥头大耳的,一副抬年猪犒军的欢天喜地场面,那也太颠覆逻辑了。

    李素倒不是存心栽赃度支司,只是看着庄户们的样子,心里有些发疼。

    他也是苦日子过来的人,当初和老爹二人相依为命,为了家中一口吃食,十几岁的他忍着肚饿,整夜给有钱的地主造马桶,老爹一声不吭跑,大冬天的跳进冰冷的水里给人挖沟渠,那段日子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那么的艰难。

    眼前这些庄户,他们的情形跟自己当年差不多,甚至更差,更何况这些人将来都是他李家的人,人还没落户,李素不免便有了几分护犊子的心态,马上对度支司表达了不满。

    小吏喊冤喊得很大声,神情很悲愤,指天画地发誓,连自家祖宗都顺带着搭进了誓言里,非常的诚恳。

    在这个官清民纯,朝堂民间风气出奇良好的年代里,官府克扣灾民口粮可是很严重的罪名,国法究罪不说,世世代代的后人都抬不起头。

    小吏悲愤喊冤时,一名庄户看不下去了,犹豫了一下后终于站了出来。

    “这位贵人您错怪齐大人了,官府并没有克扣咱们,无家无田之人,为了活命不得已背井离乡,到了长安后,官府赈济咱们,灾荒年头没让饿死一个人,历朝历代的官府都做不到啊。”

    这人说完后,身后的庄户们纷纷附和起来,姓齐的小吏眼眶一红。抿唇朝庄户们躬身行了一礼。

    李素也很感动,拍了拍齐小吏的肩,笑道:“好了,给你赔个不是。刚才是我胡说八道,你也体谅一下,这些庄户往后都将是我李家的人了,看他们这个样子,我心里不大爽利。心里一股邪火只好朝你发了。”

    齐小吏闻言顿时委屈全消,急忙行礼道:“侯爷抬举下官了,您是侯爷,赔礼可是屈贵了,下官万不敢当。”

    “错了就是错了,什么屈不屈贵的……”李素抬眼望向庄户们,扬声道:“看清楚了,从今日起,我是你们的主家,到了这里。你们遭罪的日子算过完了,村东头我给大家划了一块地,先把你们住的房子盖起来,每户先分三亩田种着,主家是讲道理的人,话先说前面,免你们两年的粮租,这两年种出来多少粮食自家存好,两年后按规矩收租,地里没产粮食前。主家养你们。”

    说完李素缓缓环视庄户们,脸上露出矜持的微笑,多么善良可爱的地主老财啊,嗯。此处应有雷鸣般的掌声……

    等了半晌,李素没等到雷鸣般的掌声,反而有个庄户汉子站了出来。

    “主家的心意俺们领了,不过咱们庄户也是有骨气的,白吃白养可不成,坏了规矩。也惯了俺们的毛病,地里没种出粮食前,主家养俺们的口粮都欠着,种出粮食后俺们还上,粮租明年就交,俺们有手有脚,会挣活计,不需要主家免粮租。”

    众庄户纷纷点头。

    李素一番好意被顶得七荤八素,神情有些讪然,他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这些庄户是顶天立地的主角,而他是个不起眼的配角,还是那种打酱油的反面配角,用猥琐和狭隘来衬托伟大劳动人民的高大和风骨……

    看庄户们的样子,似乎对他这位新主家还存了一些提防心,难道怕他强行借给他们高利贷?

    真担心啊,这些有骨气的家伙将来农闲时三五人聚在一起,不小心发明出一个“斗地主”的纸牌游戏,李素到底是兴致勃勃加入呢,还是顺着队伍一路大嘴巴子扇过去?

    ******************************************************************

    安顿庄户是个苦活累活,而且说实话,有点不讨好。

    这个年代劳动人民的自尊心非常强,生怕受一点恩惠,薛管家从外面请来的工匠,又召集人手采石采木,给新来的庄户们盖房子,谁知庄户们坚持亲手盖,不劳动主家帮忙,反正靠天靠地靠自己,生生一幕灾后自力更生重建家园,自强不息的感动画面。

    没有雷鸣般掌声,没有纳头便拜,更没有惶恐不安或受宠若惊,庄户们的态度不卑不亢,心态和姿态都是平等的,硬气的。李素的善心碰了几次钉子后,决定不管不顾,任他们自由发挥,反正李素是不会再当打酱油的反面配角了。

    …………

    游园会的事已提上了日程,李素如今是个闲散侯爷,自回长安后,李世民不知出于何种心思,一直没有安排他具体的官职,李素本是懒散性子,不安排官职正合他意。

    闲着也是闲着,李家包园子一事便由他来办,曲江园原是皇家园林,近年才对权贵开放,包园子这事还得托些关系,搭点人情才能办成,李家也只有他能办这件事。

    趁着天气渐渐转凉,李素进了长安城,先找程处默打听,才知曲江园如今交由殿中省打理,对外开放后,因曲江园风景优美,又恰好有名满长安的曲江池,于是这个园子已成了权贵子弟和家眷们常去的地方,要包园子很简单,拿钱说话。

    李素打听了一下价格,中秋包一天园子约莫要交一千贯,据程处默说,这个价格还搭进了他程家小公爷的面子,至于这张面子的费用,程处默很大方的决定免费。

    心疼得不行,可既然已答应了许明珠,再贵也得咬牙认了。

    回到太平村还没缓过心疼劲,王直来了。

    自从王家家门不幸,横空出世一位剽悍大嫂后,王直已经很少回家了,这家伙无官无职,却在长安城混得风生水起,有时候李素都忍不住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天生吃这碗黑饭的,非常有天赋。如今言行气度已像极了后世的黑社会大哥,走起路来一摇一摆,两腿不停的打摆子,脸总是高高的昂起,随时都在用鼻孔看人,整个人的气质……不好形容,反正李素扪心自问,若他生了个这样的儿子,大抵会把他的腿打断,然后给他造个轮椅,推他在院子里晒太阳时再把他扔井里去,不说大义灭亲那么伟大,至少也算治理环境污染了。

    “警告你最后一次,再在我面前抖腿,我就叫郑小楼把你的腿打断,让你的江湖匪号从‘小孟尝’变成‘义薄云天铁拐王’,信不?”李素斜眼瞥着他,冷冷地道。

    王直急忙停止打摆子,朝李素嘿嘿傻笑:“太投入了,没办法,混迹长安城里,走路不打摆子下面的弟兄不服我,说是没有气度威势……”

    李素气笑了,打摆子居然跟威信扯上了,长安城的市井闲汉们的逻辑实在不可以常理揣度。

    “回村啥事?”

    “没啥事,就是东宫的称心找人递了一个消息出来,说太子因最近魏王得势,脾性愈见暴躁,不但寻故杖杀了几名宫人,还在酒醉时破口大骂陛下,而且愈喜**玩乐,厌恶读书,近日频召汉王李元昌入东宫,与其饮宴嬉乐,常通宵达旦……”

    王直笑了笑,挠了挠头道:“我也不知这些消息对你有没有用,称心递出来什么,我便只管告诉你,一字不漏,如何决断,便是你的事了。”

    李素沉吟片刻,忽然问道:“总听说太子终日**玩乐,我一直很好奇啊,所谓‘**玩乐’到底玩些什么?喝酒,美女,听歌赏舞……这些东西每天都玩,难道不腻么?”

    这个问题有深度,至少王直回答不出来,挠着头道:“不然还能玩什么?”

    李素叹了口气,仰头望着天,仿佛喃喃自语:“连玩都玩得这么失败,难怪成不了事,其实,可以让称心美男教那位太子殿下玩点有趣的东西嘛……”(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