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主公主道姑
    <div id="content">

    说起来大唐物产丰富,从丝绸到瓷器,什么都有,但盛名中外的特产却是公主。

    没错,李世民的繁殖能力很强大,二十几个公主全是宫廷产物,俗话说物以稀为贵,公主多了,自然也就不怎么贵重了,于是公主成了李世民的政治工具,今天赐婚功臣之子,明天赐婚外国君主,赐这个赐那个,就跟送狗崽子似的全送出去了,所以说,生在大唐为公主,绝不是什么很幸福的事,因为有个热情豪爽又好客的老爹,每次家里来了贵客就打开笼子,让贵客挑一只最顺眼的狗崽子打包带走。

    这就是著名的和亲政策,所有的大唐公主都成了牺牲品。包括东阳在内,当初也差点成了功臣家的新妇,若非临时想出了个出家的主意,如今的日子还不知过成了怎样。

    然而,可悲归可悲,对吴扶风来说,公主可真是顶了天的人物了。

    东阳公主出家为道,这是全长安臣民都知道的事,公主一旦出家,理论上来说,已不算公主了,而是出家人,理论归理论,东阳的真实出身摆在面前,哪怕一身道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可谁敢不拿她当公主看?出家人也分很多种的,东阳这种明显属于挂羊头卖狗肉那一类,假得不能再假。

    哪个道姑刚出家便能拜当今国师般的道士李淳风为师?哪个道姑能独自拥有一座如同宫殿般奢华的道观?哪个道姑能三不五时收到来自当今皇帝的赏赐,送进道观的不是宫瓷就是贡丝,连每月的例钱都由太极宫内府以皇子皇女的规格送至府上,可以说,东阳除了穿的衣裳和发型改变了以外,其实跟别的皇子公主并无任何区别。

    第一次站得这么近。看到货真价实的公主,所以吴扶风很紧张,一紧张就别李素拿住了。

    众目睽睽之下,东阳自然不能表现得跟李素太亲密,该端的架子还是要端的,反过来。李素也要持臣子之礼,二人装模作样,面子上礼仪上都过得去。

    “李县侯这是……丈量土地?”东阳趁人不注意,朝李素悄悄眨了眨眼。

    李素笑道:“是,陛下御旨,赐臣良田,度支司的吴郎中奉旨给臣量地。”

    吴扶风急忙行礼道:“臣,度支司郎中吴扶风,拜见公主殿下。”

    东阳摇了摇头。道:“说过了,莫叫我公主,贫道如今是方外之人,当不起公主名号。”

    吴扶风连连称是,可仍以臣礼事之,显然谁都没把东阳这句话放在心上,只当是谦虚客气几句,别说出家。就是出殡了,公主仍是公主。谁敢不当回事?

    李素拍了拍吴扶风的肩,笑道:“能遇到公主是福气,天家贵胄啊,很贵的,就冲这福气,吴郎中给我多划两百亩地如何?你若答应。我请公主殿下给你签个名……”

    “啊?”吴扶风愕然,福气就福气,凭什么多给你划二百亩地?再说……签名是个什么鬼?

    东阳隐秘地朝李素瞪了一眼,然后道:“吴郎中勿多礼,既是奉旨量地。秉公处置便是,贫道回观静修了。”

    李素吴扶风和一干小吏差役纷纷行礼,目送东阳离开。

    李素的心旌有些**,刚才东阳转身时,扔给他一记意味深长的眼神,他看懂了。

    ****************************************************************

    眼神自是相会的信号。

    从西州回来后,每隔两三日,李素和东阳便在熟悉的河滩边相会一阵,每次在一起时柔情蜜意,分开时依依不舍,明明同在一个村里,却有几分异地恋的意思。

    只是这几日天气太热,以李素的性子自然躲在家里懒得出门,算起来已有五六天没见了,所以东阳今日才强忍着羞意走过来,众目睽睽之下与李素打招呼,目的就是为了临去时扔的那一记眼神。

    李素不笨,闻弦歌而知雅意,那一记眼神自然全看懂了。

    东阳走后,李素又与吴扶风软磨硬泡,家里的烈酒也好,香水也好,拿了不少送吴扶风,目的就是为了让吴扶风手指缝里漏一点,睁只眼闭只眼的,给李家多划几百亩地。

    吴扶风收了礼,哼哼哈哈打了几句官腔,下面的小吏自然识趣,于是丈量土地时手抖了几下,明明一千亩的地,抖成了一千二百亩,然后,宾主尽兴而归。

    都是好人,都是讲究人,李素心花怒放,站在村口摇着小手帕欢送吴扶风,脸上的笑容比三月里的桃花更鲜艳。

    …………

    李素其实对土地并不太看重,而且很不理解这个年代的人为何把土地当成命根子般宝贝,搞点小发明小创造,卖来的钱买多少粮食都足够了,何必非要亲自去种粮食呢?

    而李道正的想法却跟李素完全相反,李道正一直认为土地才是一个家族繁衍旺盛的根本,反而李素弄出来的烈酒,香水,印书等等买卖,在李道正眼里根本就是奇**巧计,捞偏门,非正道。

    两代人的代沟,其实是相差一千多年的历史代沟。

    给家里多争取了二百亩地,李素对老爹也有交代了,看着薛管家红光满面乐颠颠小跑回家报喜,李素长长舒了口气。

    可以肯定,今晚老爹会高兴得满地打滚,酒一定会多喝两盅,喝多了说不定心情愈发舒畅,于是半夜去敲村里的寡妇门……

    好事,值得鼓励,老爹也该续一房妻了,孤苦伶仃半辈子,够了。

    …………

    吴扶风走了,薛管家也走了,李素独自在村口发了一会儿呆,然后转身朝东阳公主府走去。

    公主府已不再是公主府,改成了一座道观。

    不同的是,门口守门的不是道士,而是两排披甲戴盔的禁军武士,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清静的道门出家之地,搞得杀气腾腾的,也不知东阳出的哪门子家。

    跟门口的禁军武士打了声招呼,李素抬脚便走进了道观。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