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游园所
    <div id="content">

    “游园”是大唐的特色。

    算是一桩风雅事,当然,只属于权贵阶层的风雅事,每逢年节,上元,端午,中秋,或是哪家过寿,孩子满月等等,总有权贵包下长安的某个园子,然后遍邀朝中文武同僚,各携家眷在园中游玩赏乐,园中各处风景设酒水果宴,开阔处有杂耍和歌舞,林间秘涧寻幽径,泛舟吟诵风月诗。

    说白了,这就是大唐上流社会的高端酒会。

    对许明珠的提议,李素微觉惊讶,对性子懒散恬淡的他来说,这种所谓的游园会他并不感兴趣,一群地位高官职高的人闲极无聊,想找点事做,结果碰头一琢磨,便找到了这么一桩更无聊的事……

    可是,这个提议是许明珠提出来的。

    “好,便依夫人,中秋办个游园会,咱家包个园子,请长孙家,程家,牛家等等长辈,大家都热闹一番。”李素毫不犹豫地拍板了。

    游不游园并不重要,给夫人面子才重要。

    许明珠回想起刚才许敬宗的告诫,见夫君对自己言听计从,顿觉无比喜悦。

    “夫君答应了,妾身这几日便操持此事,总要办得妥帖周到才是。”

    “好,都依你。”李素笑道:“长安城内的曲江园不小,以前是皇家所有,这几年听说放开了限制,不少权贵大臣家都曾包过此园,明日我便进城,托人将曲江园包下来,既是游园,所费不必吝啬,敞开了花,咱家有钱。”

    许明珠笑道:“该花的花,不该花的可不敢乱花,咱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花多少得有个数,总要惠而不费,又不失礼数才好。”

    夫妻又说了一阵零碎话。既然决定办游园会,就要把它当件正经事来办,细节方面尤其重要,对李素来说。这也是他踏足大唐权贵阶层的第一次登场,所以游园不仅要办得体面隆重,宾客名单也必须整理齐备,请谁不请谁之类的,名单没列好便结了大仇。

    李素的圈子并不广。当朝那些名将老杀才自然要请的,一个都不能漏,文臣方面,长孙无忌,孔颖达,褚遂良,魏徵等等,自然也要请,至于皇家的人,李世民就算了。李素自觉没那么大的面子,那几位留在长安的王爷,思来想去也觉得不必要请。

    请多少文臣武将没关系,同僚情谊嘛,请王爷味道就不一样了,这个层级的人物都很敏感,而且听说目前东宫和泰王争得厉害,两方阵营各不相让,李素可不想无端端的因为一个游园会而把自己扯进政治漩涡里,这游戏他目前玩不起。

    夫妻俩商议宾客名单正酣时。许明珠直起身,理了理略见凌乱的发鬓,用正常平淡的语气貌似不经意地道:“对了,夫君。东阳公主恐怕也不能漏了,她与咱家可做了多年的邻居,虽说眼下出家了,但世人皆知出家只是个幌子,她终归还是公主,咱家办游园。漏谁都不能漏了她,夫君觉得呢?”

    李素顿时尴尬了,老脸一热,赶紧朝许明珠脸上瞟去,却见许明珠俏脸平静如水,根本看不出端倪,李素犯起了嘀咕,也不知这句话究竟是有意啊,还是……有意啊?

    许明珠和东阳,二女虽然同在一个村,但自成亲以来,她们彼此还真没见过,一个是深居简出的正室原配,另一个是深居简出的出家人,这几年许明珠跟着他赴任西州,来回穿行于大漠,为性命奔波,也没有机会相见,回到长安后日子渐渐过得平静了,谁知许明珠忽然提出这个要求……

    挠了挠头,李素打了声哈哈,道:“既是公主,又是邻居,自当请她的,只怕东阳公主如今已是出家人的身份,超然脱世,浑然物外,怕是不愿参与这些凡俗事……”

    许明珠眨眨眼:“夫君很了解出家人?”

    “哈!”李素发出一个毫无意义的单音节,然后朝门外看了一眼,喃喃道:“今日喝了太多水了,小解一次接一次,真是让人困扰啊,啊,啊……”

    说着起身往门外走,经典的尿遁手法。

    许明珠噗嗤一笑,揪住了李素的衣袖,道:“还是请公主殿下吧,妾身相信公主殿下一定去的……”

    李素好奇道:“你为何如此肯定?”

    许明珠笑道:“游园会是妾身操持的,而且妾身想与邻居泛舟赏月,夫君只消这样对公主殿下说,她一定不会拒绝的。”

    李素飞快眨眼,脑子乱成了一团浆糊。

    “夫君为何不说话了?”许明珠眨眼比他还萌。

    “我现在有点乱……”李素揉了揉太阳**,叹息了一声,道:“这样吧,咱们把今日游园的话题重新捋一下,行不?先从你问我要不要办游园会开始……”

    许明珠红艳的薄唇一抿,轻笑了两声,很配合地道:“好,那么,夫君,咱家中秋节办游园会吗?”

    “不办!”

    ****************************************************************

    再老实温顺的女人,都有作妖的一面。

    这是李素对女人的新认识。

    原本李素还在奇怪,无端端的为何要办个游园会,许明珠本不是爱出风头的人啊,直到最后,许明珠终于扔出了她的目的,简单的说,这次游园根本就是王见王的鸿门宴啊,说不定许明珠暗里已笼络了投奔李家的一百老兵,游园当日每人手执刀斧,埋伏在廊下,只等李夫人摔杯为号……

    风起云涌,杀气盈野,俩女人揣着刀把子找对方的要害,李素呢?鸿门宴上作为男主角的李素该干嘛?

    舞剑,不停的舞剑,为二位女人助兴……

    …………

    “游园?游哪家的园?”东阳万分不解地看着他,一双杏眼眨巴眨巴的。

    “随便哪家,反正中秋游园游定了,我李家出钱出物,你去不去?不去是吧?行,不去就不去,我回去说一声,就不煮你的饭了……”李素说话飞快,说完拍屁股就走。

    “回来!话说清楚,没头没脑的,你到底在说什么?”东阳揪住了他的衣袖不让走。

    李素仰天叹口气,真是……造孽啊!

    “你看啊,我当侯爷了,了不起吧?古人云:‘富贵不请客,如锦衣夜行’,我这位年轻的新晋侯爷想请长安城的长辈和朋友们聚一聚,顺便显摆一下自己,合情合理吧?你不去也好,那天场面肯定很乱,什么人都有,大部分的人都没素质……”

    东阳噗嗤笑了,掐了他一把,嗔道:“‘富贵不请客,如锦衣夜行’是谁说的?”

    李素大拇指一翘,指着自己,气定神闲:“李子曰的。”

    东阳点头:“楚霸王的原话改两个字,恬着脸说是自己的,也算本事了……说实话吧,你不是爱显摆的人,依你懒散得令人发指的性子,绝不可能劳心劳力又劳财去办什么游园会,到底是谁的主意?”

    李素叹道:“你不能怀疑我,懒人也有虚荣心的,凭什么懒人就不能显摆了?懒人招谁惹谁了?”

    东阳仔细盯着他半晌,薄薄的唇角渐渐上扬。

    “既然你不想我去,为何要在我面前提起此事?你不说,我不知,情当没有此事岂不更好?”

    李素笑道:“是啊,刚才过来找你,可能脑子有点抽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东阳摇摇头:“今日你说话很怪,此事……你怕是不由自己吧?”

    话声停顿片刻,东阳眼中已满是明悟之色:“莫非……你是应你家夫人所托,来请我游园的?”

    ****************************************************************

    PS:继续求月票!!冤家们,这么快便被老贼榨干了么?(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