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官赐土地
    <div id="content">

    八月,最火热的季节。

    关中平原像一座火炉,炙烤着万千生灵,毒辣的阳光毫不留情地直射大地,连树上的蝉儿都仿佛被晒蔫了似的,有一下没一下的嘶鸣。

    李家院子中间的银杏树下,阳光从茂密树荫里执拗地透洒出星星点点,不规则地铺在树荫的空隙间。

    李素穿着自己改良过的齐膝犊鼻裤,五分长短,腰间松松垮垮系了一根带子,上身精赤,光着脚,躺在竹躺椅上阖目养神。

    身后的丫鬟给他不停地打着扇,右手边的矮桌上摆满了各种零食,还有一碗晶莹剔透的冰块,离开长安的那年,李素便叫人在自家挖了冰窖,将冬天里纯净的冰雪成块地敲击切割,送进冰窖里,到了夏天终于享福了,每隔半刻便拈起冰块扔进嘴里,一阵噶嘣脆响后,满腹透心凉爽。

    仍旧很热,睡个午觉都不踏实,躺下没多久,背后便冒了一层汗,湿湿的,黏黏的,很不舒服,李素这种有洁癖的人绝对无法忍受。

    放弃似的叹了口气,李素睁开眼,坐直了身子。

    关中这天热得邪性,好像孙大圣踢翻了太上老君的丹炉,里面的炉砖使用了过期的军事地图,不小心落在长安了。

    抬头看看从树荫缝隙里透下的阳光,哪怕只有星星点点,李素仍被刺得眼睛生疼。

    今天已洗了五次澡了,现在又出了汗,怕是又要跳进澡盆里冲洗一番,饶是李素如此爱干净讲卫生,也情不自禁觉得自己是不是干净得太过分了一点,洗得快脱皮了。

    薛管家匆匆从门外走进来,先给李素行了一礼,笑道:“侯爷,有喜事,官上来人了……”

    李素热得有点烦躁。没好气道:“大热的天谁吃饱了没事到处晃?官上谁来了?”

    “户部度支司,一位姓吴的郎中……”

    李素挠挠头:“姓吴的郎中?咋这么耳熟呢?他来做甚?”

    薛管家喜滋滋地道:“说是给侯爷丈量土地,还有,从汉水那边迁来了五百户人家。往后他们就是咱家的庄户了。”

    李素愣了愣,道:“五百户庄户?”

    薛管家看着他道:“前些日陛下给您的封赏旨意,您难道忘了?实食邑五百户呀,‘实食邑’,就是朝廷实打实的送您五百庄户。”

    李素恍然。这几天忙着算家里的钱财,倒真忘了李世民还给自己赐了地和庄户。

    想着想着,李素烦躁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脸上甚至露出了笑容。

    实食邑啊,可不是以前当县子时虚头巴脑的“食邑”了,前面多了个“实”字,性质完全不一样,从此这五百庄户就是李家的人了,当地官府对李家的田地也要划出来单独造册,因为李家的地已经算是朝廷的封地。每年田地所产不必向朝廷上缴分文,全便宜自己了。

    “哈哈,好事,喜事!吴郎中人呢?”李素拽着薛管家道。

    薛管家笑着指了指门外,道:“门外等着侯爷召见呢,今时不同往日,咱家可是堂堂县侯府,区区一个郎中,可不是想进来就能进来的,侯爷是何等权贵人物。哪能说见就见?终归等侯爷心情爽利了,想见他时,他才能进门……”

    薛管家面带傲色,胸膛挺得直直的。眉宇间露出几分小人得志的意气,罗里罗嗦一大通,全是抬高身价的马屁。

    李素大手一挥:“请他进来,快,送人又送地,可不敢让人家久等。要客气点。”

    薛管家得了吩咐,急忙踮着脚往门外走,忽然停住脚步,转身打量了李素一眼,为难地指了指他。

    “侯爷,您这光着身子待客,是不是,呃,是不是有点……那啥。”

    李素垂头,发现自己还精赤着上身,露出洁白如玉的胸膛,没什么胸肌,胳膊上也没有虬结隆起的腱子肉,这等形象见客,着实很污。

    “傻愣着做甚?还不赶紧侍侯侯爷更衣!”薛管家瞪圆了眼睛,朝李素身后打扇的丫鬟吼道,丫鬟吓得一激灵,忙不迭取过一件青色绢丝圆领长衫,正待服侍他穿上,却听身后一道雍容平静的声音道:“你退下,我来服侍夫君更衣。”

    李素回头,见许明珠穿着一身湖绿色的宫裙款款盈盈走来,乌黑的发鬓边斜插着两支长长的金步摇,随着步履有节奏地摆动。

    许明珠接过丫鬟手里的长衫,细心地给李素穿上,一边穿一边轻声埋怨。

    “夫君是陛下封的侯爷,正经的大唐权贵,放眼整个长安城,哪个权贵似夫君这般打着赤膊,毫无威仪的?妾身听说如今朝里的御史可管得宽,若夫君这模样传出去被御史知道了,一道奏疏递进宫里,参您一本,不大不小也是桩罪过,平日夫君多提神些,也能省了这点麻烦……”

    李素笑着点头应了。

    许明珠美眸左右一瞟,见四下无人,声音愈发放轻了。

    “夫君,官上给咱家丈量土地,夫君万万留些心眼,咱家要良田,可莫教人坑了,量一些劣田给咱家可不成,夫君记住了,咱家要好地,不要劣田,夫君把薛管家一同带去丈量,薛管家知道田地优劣的,夫君只管问他,若官上不依,夫君哪怕不要地也万莫将就了事,田地可是留给子孙后代的,开不得玩笑。”

    李素笑道:“夫人放心,我又不傻,倒要看看谁敢欺负我这个侯爷,敢敷衍了事,先抽了再说。”

    说话间,院外传来脚步声,许明珠是妇道人家,自是知道规矩,急忙快步走进内院回避了。

    李素穿戴整齐,眯着眼望去,只见一位身着绯色官服,身材微胖的中年人朝他走来。

    走到面前五步距离时,官员忽然躬身施礼,道:“下官户部度支司郎中吴扶风,拜见李县侯。”

    声音很熟,而且……不知是不是幻觉,李素总觉得这道声音透着几许心虚和颤抖。

    “哈哈,吴郎中当面,本侯有礼……咦?好面熟啊……”李素愕然。

    吴扶风抬起头,朝李素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呵呵……”

    啪!

    李素猛地一拍大腿:“哎呀!这不是吴郎中吗?真是冤家路窄……”

    话音刚落,吴扶风脸色大变,刷的一下全白了,以异常熟稔的动作双手护住头部,双膝一软,蹲在地上一副准备挨揍的标准姿势。

    李素急忙改口:“不好意思,说错话了,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还是不对,呵呵,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吴郎中,久违了。”(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