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六十章 故地重逢
    <div id="content">

    相思,整整三年了。

    李素走在去河滩的路上,心里忍不住苦笑,这一次,他的脚步不再那么轻盈如风,比以往多了几分沉重。

    以前心里满满被占据的都是东阳,然而,这三年里与许明珠共同扶持,共同患难,赶不走,骂不走,甚至为了他不惜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去挟持玉门关守将出兵,这个傻女人做了这么多,曾经被东阳满满占据的地方,不知不觉为她空出来了一块,然后,她住进了他的心里,从此,李素多了一份牵挂和习惯。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润物无声,如影随行,可是,她住进来了,就是住进来了,赶不走,也不舍得赶。

    走在去河滩的路上,李素不停在拷问自己,心里怀着无尽的愧疚,因为他对东阳的情意已经不纯粹,不完整了。

    可是,他还是想见她。

    于是,脚步尽管迟缓,却仍一步一步朝河滩走去,每一个脚印都深嵌在泥土里,如同他在自己人生里留下的每一个不合时宜的痕迹。

    河滩边仍是一片坑洼的碎石平地,李素踏上河滩,顿觉一阵恍惚,有种隔世的沧桑。

    河滩边空无一人,东阳没在,李素抬头看了看日头,已是午时后,于是笑了笑,找到了那两块熟悉的平整石块。

    两块石头有点特别,比河滩上别的石头更光滑,甚至能倒映出人的影子,显然有人经常拂拭。

    李素掏出一块方巾,细致地擦了擦,然后放心地坐下,静静看着波光粼粼的河水发呆。

    发呆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过了半个时辰,静静听着河滩边树林里的蝉鸣,聒噪中带着几分宁静,久违的无聊且惬意的生活,李素觉得自己的人生终于回到了正轨。重新恢复了混吃等死的美好日子,于是李素又开始犯困了,脑袋一耷又一耷,和原来的生活轨迹一样。听着蝉鸣,睡个午觉,醒来再好好思考一下人生……

    眼皮快要阖上时,李素的身前出现了一双道士穿的十方鞋,鞋子小巧玲珑。脚型精致如弓,里面穿着雪白的足衣,目光顺着鞋子再往上,一身黑白相间的百衲道袍出现在眼前,李素瞳孔一缩,便看见一张布满了泪痕和浓浓思念的脸,那张脸,三年来无数次在梦里出现过,熟悉得每一个毛孔都仿佛承载着自己的相思。

    “你来晚了,以前都是午时便来的。”李素朝她微笑。眼眶却发红了。

    “我……贫道,贫道清早便来了,一直坐在树林里……”东阳抽泣,不甘被冤枉似的争辩着。

    李素扭头朝不远处的树林看了一眼,含泪笑道:“你见我来了,为何不出来与我相见?”

    东阳垂头,抽泣道:“我……贫道想看看你的背影,一直看着,你离开太久了,我怕出现在我眼前的。仍是一场梦里的虚幻,怕梦会醒,怕是一场空欢喜……”

    李素站起身,拉过她的手。东阳似觉不妥,红着脸挣了几下,力气很小,似拒还迎。

    李素不顾她的挣扎,霸道地将她搂进怀里,紧紧的。如同拥抱着自己今生最珍贵的珍藏。

    “不是梦,我回来了,真的回来了……”李素深吸着她发鬓熟悉的清香,梦呓般呢喃。

    东阳被他搂进怀里后,终于不再挣扎,瘦弱的肩膀抽动了几下,忽然放开了戒律和身份,放声大哭起来。

    “你怎如此狠心!一别三年,音讯皆无,你当我是什么?闲暇时的消遣么?”

    东阳一边哭一边抡着小拳头,一拳又一拳,不轻不重地打在他的后背上,尽情宣泄着三年来的委屈和愁怨。

    李素仍紧紧抱着她,心中无比疼惜,三年了,她比当年更瘦了,拥在怀里仿佛只剩了一把嶙峋的骨架,如一片柔弱无依的柳叶,一阵风便能将她带去天边。

    不知在他怀里温存了多久,东阳尽情宣泄完久抑的情绪后,终于稍稍平复下来,发觉自己一个出家人竟和男子保持着如此伤风败俗的姿势,不由万分羞涩,急忙推开他。

    “不,不行的,我……贫道,贫道犯戒律了……”东阳红着脸退了一步。

    李素嗤地一笑:“行了,别‘贫道’了,满天下的道士道姑,就数你最富裕了,还好意思称贫道,亏不亏心?真正的贫道杀了你的心都有了……”

    东阳本来满腹伤怀激动,情绪动荡之时,被李素忽如其来的这一句刺激到了,顿时破了功,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顺带着鼻孔都吹起了一个大鼻涕泡儿。

    李素咦了一声,万分嫌弃地撇嘴。

    东阳气急败坏,抡起小拳头使劲捶他,怒道:“三年不见,你这张嘴越来越坏了!”

    “女人就是没见识,这叫口才,懂啥!”李素笑着一边躲闪一边争辩。

    二人就这样闹成一团,河滩边回荡着阵阵笑声。

    一阵打闹过后,原本些许的陌生感顿时消除,仿佛从未分别一般,又回到了当初无忧无虑的情景。

    …………

    笑累了,闹累了,二人再次坐回石块上,背靠着背,仰头望着蔚蓝的天空。

    今日没有沉默,都存了一肚子的话,迫不及待向对方倾诉。

    “你这几年过得好吗?”二人竟异口同声问道。

    问完二人一愣,接着又笑开了,东阳嗔道:“我先问的,你先答我。”

    李素笑道:“我过得不错,真的,西州那地方虽然贫瘠,但你父皇遣我过去是当官的,再贫瘠的地方,当官的总不会太清苦,每日我便在大营里搭一个凉蓬,叫将士们去城里的胡商那里买点西域的时令瓜果,喝着冰凉的葡萄酿,眯着眼睛晒太阳,不夸张的说,如果身边再多几个碧眼胡姬,那日子简直跟神仙没两样了……”

    东阳捶了他一下,嗔道:“莫糟蹋了神仙,哪有中土的神仙搂碧眼胡姬的?也不怕老天降雷劈你。”

    李素笑道:“差点忘了,你已在道教入伙了,以后你是神仙那一边的,听不得别人糟践你的同伙……”

    胳膊又被狠狠掐了一下,东阳气道:“又说得这么难听,什么入伙,什么同伙的,当心道君听到了饶不过你。”

    螓首轻轻靠在李素的肩上,东阳幽幽道:“你只管诳骗我,在我面前只说好的,不说坏的,西州什么地方,你当我不知么?这几年我每日都盯着西域地图,那上面白茫茫的一片,除了风便是沙,方圆千里孤立无援,我也遣侍卫找过几个胡商,打听西州的风土,那里……根本是不毛之地,吃的喝的用的俱无,刮一阵风便能将半个城池埋了,似你这般娇惯又爱干净的人,真不知你这几年是如何撑过来的……”

    东阳说着说着,眼中又流下泪来,哽咽道:“……更别说西州还处在群狼环伺之下,半年前从西州传来的军报,我也看了无数遍,一个字一个字的数着看,守城那一战,是我大唐自立国以来最惨烈的一战,看到军报时,尽管我已知西州大捷,你也平安活着,可是仍然偷着哭了好几天,五千守军,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寥寥数百,当时的你,实不知怎样的凶险,艰难,李素……这几年,真苦了你了,我的心,一直为你疼着,直到今日,直到此刻,直到见了活生生的你,我的心还在疼……”

    李素反手举过头顶,揉了揉她的头,笑道:“不管怎么说,我活下来了,挺过了这一关,人生又是一片坦途,打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

    东阳点点头,话题却徒然一变。

    “听说……你的夫人也跟着你去西州了?而且为了你,还做了许多……匪夷所思的大事?”

    李素点头:“不错,她也是个好姑娘。”

    东阳轻轻拽了拽他的袖子,道:“她到底做了什么,跟我说说。”

    李素叹了口气,将许明珠这一路为他付出的点点滴滴娓娓道出,东阳神情先是钦佩,再是惊讶,最后珠泪涟涟,泣不成声。

    “你……你明明是个混帐,何德何能,竟娶如此贤妻……”说完东阳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还狠狠掐了他一下。

    李素苦笑道:“夸她我并不反对,但也没必要为了夸她而狠狠踩我一脚吧?怎么说我也是你父皇赞不绝口的少年英杰啊。”

    东阳擦了擦泪水,嗔道:“英杰都不知藏哪个山洞里去了,才把你这号英杰放出来招摇过市,祸害人间,老天真瞎眼了!”

    幽幽一叹,东阳轻声道:“李素,以后你要好好待你的夫人,她是个好女人,扪心自问,她为你做出的这些事,我都不一定能做得到,老天终究是公平的,拆散了我们的姻缘,却还是补偿了你一段更完美的姻缘,跟她相比,我不如她。”

    李素转过身,搂紧了她,叹道:“你不比她差,你也为我舍命付出过,老天待我不薄,赐给我两个完美的女人,今生但能做到不负你和她,已是我一生最大的成就……”

    绵绵的情话,听得东阳面红耳赤,羞得把头埋在他怀里,偷偷的笑,笑靥如春花。(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