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三赐功臣(下)
    <div id="content">

    “秦王破阵舞”是一种礼仪,每当大唐军队大胜还朝,李世民便会令全城欢庆,并在长安城最繁华的地方搭一座高台,命太常寺舞伎为得胜还朝的将军和军士们舞之,一来作为犒赏,二来为振奋军心。

    但是像今日这般只令臣子一人独自赏舞,可谓是立国以来的头一遭了,对臣子来说,这是无上的荣耀。

    高台上,“秦王破阵舞”仍在继续,二十余名美貌舞伎手执剑盾,正舞得风生水起,流畅的动作,激烈的杀伐声,还有那一张张动人心弦的如花容颜,这一刻,只为李素一人而绽放。

    围观的人群也在看着,不过他们离高台很远,众人很自觉地离李素两丈距离,将高台下最好的位置留给他,人群里的众多目光看的不仅仅是那美妙的舞姿,更多的目光投注在高台下那张平静如水的年轻脸庞上。

    没过多久,围观的人群里不可抑止地传出了窃窃的议论声,他们在议论那个平静的少年。

    大唐这些年屡战屡胜,对外征战基本都是大胜而归,甚至连付出的牺牲都不算太大,长安的百姓们早已对一桩又一桩的大胜感到麻木了,每次红翎捷报飞马入长安,引来的只不过是百姓们一阵啧啧赞叹,然后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转过身,继续过自己的日子,多少年了,仍未尝闻唐军一败。

    大胜回朝的将军他们也见得多了,秦王破阵舞也见了不少,这些都已形成了惯有的仪式,百姓见多了也就不足为奇。

    可是,今日的种种却勾了长安百姓们的好奇心,因为他们从来未见过只为一人而舞的仪式,不远处那位平静的少年,到底在西域立下了怎样的功劳,才会令陛下下旨太常寺只为他一人而舞?

    议论声此起彼伏,而李素的名字和相貌。三年前在长安城也算很出名了,百姓们交头接耳一打听,听到李素这个名字,不免便顺带着挖出了他当年的一些事迹。

    作诗。献策,烈酒,活字印刷术,与东阳公主的私情绯闻,阿房宫赋公然讽刺君上。被调任西州别驾……

    一桩桩尘封的事迹被挖了出来,百姓们纷纷露出惊叹之声,然后,惊叹很快化作敬仰,崇拜。

    没过多久,当高台上的秦王破阵舞已到了尾声,最后在一通如雨点骤落的鼓声中戛然而止,舞伎歌伎们站在高台上朝李素盈盈屈身一拜退下后,李素身后的围观百姓人群忽然一阵骚动,然后。百姓们神情敬仰地朝李素躬身一礼。

    “李公壮哉!”

    山崩地裂般的齐喝声惊醒了沉思中的李素,转身回头,见身前一片黑压压的人群躬身行礼,久久不起身,李素笑了,整了整自己的衣冠,很正式地朝百姓们回了一礼。

    许明珠站在人群中,见自己的夫君被百姓们如此尊敬推崇,兴奋得小脸通红,拢在袖中的小拳头攥得发紧。浑身不自主地微微轻颤,心跳徒然加快,望向那块空地中间的李素时,目光竟从未有过的迷醉。自豪。

    程处默和蒋权也站在人群中,羡慕地看着李素,直到歌舞毕,众舞伎退下,二人长长呼出一口气,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各自笑了一下。

    程处默朝蒋权点点头:“舞好看,歌也好听,有生之年,我必……”

    接下来的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目光中却露出坚毅之色。

    蒋权似乎明白他要说什么,点了点头,缓缓道:“不错,有生之年……”

    二人的话都没说完,但彼此都明白对方想说什么。

    沙场建功业,回师朝天阙,大丈夫当如李素!

    …………

    歌舞毕,李素仍站在高台下一动不动。

    宣旨的宦官上前,恭顺地笑道:“李县子请继续前行,一路自有皇恩浩荡。”

    李素谢过宦官,迈步继续往太极宫方向走,而后面的蒋权程处默等人却停步了。他们的神情有点为难,此刻他们也看出来了,今日是李素极尽荣耀的日子,从太平坊门到太极宫门,大约三里路,这条路,应由李素一人走下去,他们不想分走李素的荣耀和风头。

    李素走了几步,听身后没了动静,回头一看,却见蒋权等人迟疑地看着他。

    李素朝他和众骑营将士展颜一笑,然后招了招手,道:“走啊,发啥愣?”

    蒋权和众将士面面相觑后,不约而同地大笑了几声,脚下迈开步子,跟上了李素。

    西州城楼上,大家都为社稷流血拼命过,这荣耀,也应有他们的一份。

    再往前去,整条路已空空荡荡,百姓商贩们自动自觉地将大路全部让了出来,一位风尘仆仆的少年郎,领着一群又伤又残,甲胄破烂的府兵,走在通往太极宫的路上,大路两旁店铺的矮檐下,密密麻麻站满了百姓商贩,将士们每走过一处,百姓们纷纷站在檐下行礼,无声中带着满满的,发自内心的尊敬。

    喧嚣繁华的长安城,今日,此刻,因为这群百战归来的府兵,而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安静。

    一群人穿过太平坊,离太极宫门只有一里左右时,许明珠轻盈的脚步渐渐放缓,然后,站在人群里不动,含泪看着李素和他的袍泽们迎接生命中最辉煌的一刻,而她,主动走出了参与者的角色,成为了一个旁观者。

    太极宫巍峨高耸的宫门已在眼前,宫门前禁卫如林,中间一片广袤的空地。金水桥外的空地正中,静静站着一名手捧黄绢的宦官,含笑看着李素等人越走越近。

    当李素走到宦官身前丈许,宦官缓缓展开了手中的黄绢,含笑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

    “泾阳县子,定远将军,西州别驾李素接旨——”

    李素和身后众将士纷纷拜倒。

    “臣李素,接旨。”

    黄绢是内宫所出的圣旨,非常正式的格式,也是今日三道旨意中最正式的一道圣旨。

    “敕曰:朕嗣纂鸿业,思恢至道,宁谧区宇,徼外君长,海表猷渠,无远不庭,无思不服。而高昌龟兹蕞尔小蕃,负固河右,地不远千里,众不盈一万,不量其力,不恤其人,肆情拒命,抗衡上国,犯我西州。泾阳县子李素者,器识恢宏,风度冲邈,宣力运始,效绩边隅,残部五千,克守西州,为国展效,固守贼境,久冒艰危,血战余生,岂不知委。可特进李素泾阳县侯,实食邑五百户,赐黄金三百两,丝帛二百匹,正室李许氏加五品诰命,可令所司,备礼册命。钦哉。”

    冗长晦涩的一大通制文念下来,李素眼中的茫然之色越来越深,因为他一句都没听懂。

    这道圣旨太正式了,里面的每一个字眼都是内侍舍人精雕细琢考究所出,再盖上皇帝印玺,便成了将要载入史册的封诰圣旨。

    李素没听懂,可身后的蒋权却多少读过一些书,别人还没反应过来,蒋权竟不顾仪态地兴奋大叫了一声。

    “封侯了!李别驾封侯了!”

    李素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竟封侯了,当初田仁会所言果然不虚,西州一战,有功之士该赏的都赏了,加勋号,加衔号,赐金赐丝赐田,他李素却是唯一一个晋爵的,在如今大唐天子有意无意削减爵位的大环境里,李素独树一帜竟然晋爵,皇恩之隆,天下无可比肩。

    身后,随着蒋权大叫一声后,骑营众将士也反应过来了,纷纷发出一阵欣喜的欢呼。

    旨意已念完,宦官皱了皱眉,似乎对这些不懂规矩的家伙们有些不满,目光转到李素身上时,宦官立马换上一脸笑容,双手将黄绢捧到李素面前,笑道:“恭喜李县侯,请县侯接旨吧。”

    李素回过神,急忙双手接过圣旨高举过头顶,伏地面朝太极宫门拜道:“臣李素,谢陛下隆恩。”

    宦官直起腰,笑道:“陛下有旨,着泾阳县侯李素即刻入宫,甘露殿觐见。”

    “臣遵旨。”

    李素起身,朝身后众将士笑着行了一礼,众将士急忙回礼,然后站立宫门前不动。

    显然,他们也明白,入宫觐见天颜这么荣耀的事肯定轮不到他们,大唐天子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于是,在宦官的带领下,李素独自一人过金水桥,龙首渠,走进太极宫门,缓缓朝甘露殿行去。

    *****************************************************************

    宫闱美景仍是那么的熟悉,李素一边走一边欣赏着曾经进出过许多次的宫中景色,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目光正视前方时,器宇间已多了一份沉稳自威的气势。

    马上功名,少年封侯,人生得意自飞扬。

    穿过宫中无数楼台亭阁,宦官将李素领到甘露殿门外,命李素殿外等候,他则进去通禀。

    没过多久,殿内传来一阵豪迈的大笑声。

    “李素回来了?给朕滚进来!几年不见,看你个子长高了没。”

    李素暗叹口气,脱去了鞋子,穿着足衣跨进殿内,远远拜倒。

    “臣李素,拜见陛下。”

    ****************************************************************

    PS:还有一更。。

    天太冷了,想多更新一点,但臣妾做不到哇。。。(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