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僧俗论道
    <div id="content">

    跟和尚聊天其实还是不错的,太罗嗦的话情当是对自己的耐心测试,测试自己被罗嗦多久后才会一拳抡上去宣泄久抑的心情。

    于是李素找上了玄奘,决定让他为自己开解一下。

    玄奘独自一人睡在一个小营帐里,这是李素对他的特意关照,连平日里的吃食都为他单独准备一份,每天拔营启程时,玄奘只管收拾包袱骑上骆驼,营帐和一些杂物自有将士帮他收拾,这样的待遇对玄奘来说,实在很不错了。

    为和尚付出了这么多,李素觉得应该收点利息才对。

    所以李素选了一个艳阳高照的黄道吉日,进了玄奘的营帐,准备请老和尚开解一下心情。

    玄奘正盘腿坐在营帐正中的一块波斯地毯上,嘴里喃喃念着经文,帐帘掀开,带来一片刺眼的光亮,玄奘浑无所觉,仍阖目念经,神情无比虔诚。

    李素心里跟明镜似的,他知道,这种方外之人的姿态一般都很高的,权贵的身份再高他们也要端着架子不搭不理,这样才显得高深莫测,然后……批八字时就能收到额外的小费。

    按正常的剧情发展下去,这个时候李素应该像茅庐外的刘备等待诸葛亮睡醒一样,毕恭毕敬等着大和尚念完经,然后才能上前攀谈。一个有教养有学识并且涵养也很不错的贵族,耐心和素质是他们最拿得出手并且能令外人赏心悦目的本事。

    只不过,李素向来不怎么喜欢按正常的剧情发展,而且严格说来,他虽是贵族,但绝不是什么有素质的贵族。特别是在西州杀的人多了以后,李素如今的性格已隐隐有了一点变化,说是潇洒不羁也好,说是大繁化简也好,总之,对小节已不再那么在乎。

    进了营帐后。先是耐着性子等了片刻,以为玄奘大师见来了贵客怎么也该起身招待客气一下的,结果片刻后玄奘仍阖目念经,一派世外高人的样子。李素未免就有点不耐烦了,更何况今日李县子的心情也不算太好。

    于是李素便使劲咳嗽了两声,玄奘仍不为所动,连眉毛都没抬一下。

    “大师念经是为了普渡众生么?”

    玄奘念经的声音终于停下,睁开眼看着李素。眼中一片纯净湛然。

    “和尚念经不一定为了普渡众生,有时候和尚连自己都渡不了,身在凡尘里,那么多世情俗礼,哪怕孤居山林亦避不开它,念经只是提醒和尚不要陷进去。”

    “出家人不是讲究入世即是出世么?凡尘闹市,世情人情,正是修炼佛心的好地方呀。”

    玄奘摇摇头,苦笑道:“世上僧人何其多,有的僧人连自己为何会当和尚都不清楚。哪里谈得上什么‘入世’‘出世’‘修炼佛心’?贫僧辛苦从大唐到天竺,再从天竺到大唐,路上花了好几年,天竺修行佛法又是十数年,用尽半生时光求取佛法真经回长安,为的首先是解开僧人心中的魔,僧人有了天竺真经,便知佛法无边,渡化世人以后便要靠他们了。”

    李素点点头,大概理解了玄奘的意思。

    “普渡众生”这个话题太大。若说靠玄奘一个人能将大唐众生全普渡了,未免有点可笑,先普渡和尚才是正理。

    大道理懒得扯,况且以李素这种半桶水的文墨。多半也辩不过和尚,今日进营帐没别的目的,主要是来跟和尚聊天的,努力达到权贵和尚一家亲的境界才是和谐美好的境界。

    “念经为何不敲木鱼呢?”李素忽然问道。刚才进营帐时便觉得玄奘念经很好听,有种令人涤思静心的魔力,只不过。似乎少了点什么节奏,仔细寻思很久,才发现少了木鱼声。

    “木鱼?”玄奘愣了一下,随即眉头渐渐皱起。

    “对啊,木鱼,敲啊敲的那种。”李素很不解,眼前这位也是大唐高僧了,为何一点都不专业?

    玄奘皱眉想了许久,展颜笑道:“县子所说的‘木鱼’,原名应叫‘木扑’,确是念经时所用,不过……它是道家所用的器具。”

    李素大吃一惊,这句话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木鱼怎么会是道家用的?不都是和尚敲的吗?”

    玄奘笑道:“出家人不打诳语,确是道家所用,原本是一个木头做的方块,后来因谓之‘鱼’者昼夜不阖眼,便在木扑上雕以鱼状,以警醒出家人昼夜不忘修行之意,直到晋代时,才渐被寺庙僧人所用,不过也不是拿来念经的,而是寺庙召集僧人用膳的,晋代有一位名叫‘法显’的高僧,写了一本《佛国记》,里面有一句‘三千僧共犍槌食’,意思是说僧人听到犍槌声后开始用饭食,其中‘犍槌’二字,便是木鱼的意思……”

    李素睁大了眼,木鱼啊,多么高大上的东西,原来却是和尚们的饭点敲的钟,瞬间觉得弱爆了……

    “李县子今日找贫僧,是有心事吧?”玄奘淡淡瞥了他一眼。

    这句话问出来,李素刚刚淡泊宁静的心情顿时变得很差。

    “大师,我丢钱了……”李素委屈地看着他。

    玄奘低宣了声佛号,缓缓道:“钱财,呵呵,腌臜物也,又名阿堵物,世人有别于出家人,正因了权欲与利欲,这利欲,大抵便跟钱财脱不开干系,其实,人之一世,草木一秋,钱财在手,够用便可,何必……”

    玄奘果然开始巴拉巴拉巴拉……

    李素眼皮抽了几下,忽然能够理解孙悟空为何非要把师父献给牛魔王了……

    “大师,道理我都懂,可是……我丢钱了啊!”

    玄奘一滞,然后……就不知该如何劝导了,这人根本就是油盐不进啊。

    “终是凡俗之人,看不透权与利,李县子不如多读几本佛经,《楞严经》有云:……”

    “大师,我很忙的,再说我也没空读佛经,看不懂。”

    玄奘叹了口气,可以肯定,这位年轻的权贵怕是无法渡化了,善了个哉的,刚才白说了……

    “李县子今日究竟为何来找贫僧?”玄奘无奈地道。

    总算说到正题,李素精神一振,朝玄奘伸出了白净的左手,笑道:“请大师帮我算个流年,看看我今年还会不会破财……”

    ****************************************************************

    PS:好冷,据说今天零下七度。。躲在被窝里懒得起床,所以更新晚了。。。(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