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五十二章 破财救命
    <div id="content">

    漆黑的帐篷里,许明珠的声音听起来愈发幽怨,像一缕怨魂。

    “夫君骗妾身,你明明没睡……”

    李素嘴角勾起一道上翘的弧线,嘴里却道:“不,我睡了,包括现在回答你的这一句,都是梦话,梦话……”

    噗嗤一笑,许明珠嗔道:“夫君连编瞎话诓骗妾身都不肯用心点么?你明明没睡的……”

    李素也笑了,躺着侧过身,面朝许明珠,笑道:“夫人为何没睡?”

    许明珠的眼睛睁着,一双美眸如星辰般点缀着帐篷里的黑暗。

    “妾身……睡不着。”

    李素眨眼:“有心事?”

    “嗯,妾身确有心事……”

    说完二人都沉默了,帐篷里洋溢着一股莫名的异样情调。

    夫妻夜半谈心,怕是成亲后的第一次吧,有点暧昧,也有点小小的朦胧的心悸,两颗心的距离,此刻仿佛只隔了一层比纸还薄的窗纱,想扯破它,又舍不得,因为想享受这种欲破而未破的旖旎情愫。

    “说说看,有什么心事,有我在呢,天大的事都有我担着。”李素的声音充满了笑意。

    黑暗中,许明珠沉默片刻,轻声道:“妾身给夫君惹麻烦了,妾身……对不起夫君。”

    李素哭笑不得:“还惦记那件事呢?我说了,不怪你,不但不怪你,我还要感谢你,玉门关里你做的一切,程兄都一五一十跟我说了,若非为了我,你怎会做出如此大胆疯狂的事?夫君不是没心没肺的人,你为我甘愿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我又怎能不如你?难道我连这点小担当都没有吗?乖,别想这个了,真没事,瑕不掩瑜,西州守住了。再大的罪过都不值一提,陛下不会治我的罪。”

    许明珠又没了声音,过了许久才委屈地道:“夫君,妾身还是觉得对不起你……”

    李素急了:“哎。你这女子咋……真顽固啊,要怎么说你才信?陛下真不会拿我……”

    话没说完,许明珠忽然打断了他,委屈地道:“妾身对不起夫君,不是指的这件事。除了玉门关挟持田将军外,妾身还做了一件对不起夫君的事……”

    李素愣了一下,快速眨了眨眼。

    “又做了一件对不起我的事?夫人你……又惹了祸?”李素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

    李素脸色顿时有些发苦,这女人……是个惹祸精啊!

    而且以玉门关挟持守将这桩事来看,自己这位夫人惹祸的本事不小,连她都觉得对不起自己,一定是惹了一桩很高级的祸,太低级的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说。

    黑暗里,李素发出一声幽幽的长叹。

    “夫人啊……赶了一天的路,为夫我很累了。承受能力也不大好,你惹了什么祸,还是明日再告诉我吧,好让我有个准备……”李素叹道。

    许明珠似有几分赧意,乖巧地“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然后……李素失眠了。

    说是承受能力差,但既然起了这个话头,便忍不住朝这个方面去想,左思右想,仍不得头绪。

    想不通啊。一个柔弱小女子,到底多有本事,闯的祸一个接一个?难道她又挟持了什么人?比玉门关守将更高级的人还有谁?不会是……宣旨的人吧?

    李素的眼皮子猛地跳了几下。

    挟持田仁会他还能兜得住,大不了在李世民面前将功抵罪便是了。若挟持了更重要的人,事情可就严重了,不是一句将功抵罪便能交代得过去的。

    静寂不知多久后,漆黑的帐篷里,终于传出李素悲苦的声音。

    “夫人啊,你到底闯了什么祸。还是如实告诉我吧,早说早有安排,就算解决不了,早点抹脖子也能死得痛快点……”

    许明珠犹豫了一下,终于轻声道:“那个……夫君,可能要破点钱财了……”

    李素只觉心腔猛地一收缩,有种命根子被人猛力拽住的惊惶。

    “破财……啥意思?破多少?”李素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个……当初玉门关和程家庄户驰援西州,日夜兼程赶路,军中颇多怨气,为振奋将士的士气,妾身擅自做主,战前许诺……李家出钱,每人五贯,若然战死,每户十贯补恤,驰援西州的将士,算上程家庄子和玉门关将士,总计……总计五千人。”

    许明珠听着黑暗里李素一阵又一阵惊惧的吸气声,越说越没底气,最后声音已微若蚊讷。

    “每人……五贯?”李素艰难地道。

    “嗯。”许明珠愧疚得不行,接着解释道:“那时为了振奋士气,消弭将士们行军的怨气,救夫君的性命,妾身当时已顾不得许多了,夫君,……莫责怪妾身可好?”

    漆黑的帐篷里,李素久久不发一语。

    许明珠慌了,急忙唤道:“夫君,夫君?”

    不知过了多久,李素幽幽叹了口气,道:“每人五贯,五千人就是两万五千贯,难怪回长安这一路上,这帮人兴高采烈跟捡了钱似的,若算上战死的补恤……算了,先不算这个,总之,这钱该花,夫君岂是为了钱财而不晓大义之人?若非夫人花钱振奋士气,援军就算到了城下,也不见得能将敌军一击而溃之,这钱花得值,该花!”

    许明珠这才高兴了许多,多日萦绕心头的心事一扫而空,心情轻松了许多,闻言高兴地道:“夫君不怪妾身么?”

    “不怪,夫人为了救我性命,纵把天捅了个窟窿,我也不会怪你的。”李素闷闷地道。

    “夫君不怪妾身便好,妾身终于松口气了……”

    帐篷里又安静下来,许明珠放下了多日的心事,安心地睡了。黑暗里只听得隐隐一阵接一阵吸鼻子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许明珠声音再次幽幽回荡在帐篷里。

    “夫君,你……哭了?”

    “没哭。”李素瓮声瓮气道。

    “你哭了,妾身听到你吸鼻子了,分明哭了。”许明珠很犀利地拆穿了他。

    “没哭!”

    “夫君,你真哭了,声音都变了。”

    “我……只是鼻子发酸而已,钱财是身外物嘛,可是一想到这些身外物丢了那么多,我也不知道为何……悲从中来……”

    *****************************************************************

    钱没了,李素整个人仿佛被掏空了似的。

    钱应该给,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是救命钱,救自己的命,当初那种情况,许明珠做的这个决断是无比正确的,换了李素在场的话,肯定也会这么选择,不得不说,这笔钱确实极大地鼓舞了士气,所以西州在即将破城的当口,援军从东面杀出来时,那种猛虎下山,一往无前的气势,短短两个时辰便将两万敌军击溃,或多或少都有这笔钱的作用在里面。

    道理李素都懂,可是……钱没了啊!

    活了两辈子,钱这个东西有多重要,没有谁比李素更清楚,人在江湖飘,哪能没有钱?所以自从来到这个年代后,李素捞钱的手段可谓风生水起,丧心病狂。所以李家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积累了一笔庞大的钱财,于是大房子有了,左右两排对称工整的丫鬟有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什么时候躺下就躺下,李素如此消极懒散的人生态度,归其根源,一切都是因为“老子有钱”的底气。

    可是现如今……钱没了啊!

    不忍心去计算家里还剩余了多少,只想到马上就要花出去几万贯,李素就觉得自己不该活着,自己应该死亡……

    …………

    接下来的行军,队伍里的将士们再也看不到李素俊朗的笑颜,这位被皇帝陛下召回长安的县子阴沉着脸,看谁都好像欠了他五贯钱似的,眼神非常的反人类。

    李素不高兴,周围的人也不敢高兴,甚至都不敢靠近,于是李素身边一丈方圆内出现了真空状态,走到哪里真空到哪里,就跟牧师开启了保护罩技能似的。

    情绪低落了两天后,李素觉得自己应该找人聊一聊,开解一下,可惜这个年代没有心理咨询师,不过队伍里有个人倒是勉强可以充当这个咨询师的角色,这个人是个和尚。

    自从知道高昌灭国后,玄奘伤心了好几天,放弃了去高昌国的打算,李素启程回长安时,玄奘便跟在队伍里一起走。

    李素印象里的和尚应该是很健谈的,特别是玄奘这位和尚,一想到“唐僧”俩字,李素的脑海里便情不自禁冒出一张温和友善的脸,眨着萌萌的小眼睛非常关怀地看着你,嘴一张一合没见停歇:“你想要啊?想要你跟我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不可能你想要我不给你,你不想要我偏……”

    巴拉巴拉巴拉……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