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法师俗事
    <div id="content">

    取经不能独自一人,太幻灭形象了。

    当年见到李世民时都没这么激动过,但此刻见到玄奘却整个人燃起来了。李素也是有偶像的,偶像不是帝王将相,当然,更不是眼前这个和尚。

    李素的偶像是猴子,那只敢爱敢恨毁天灭地,一句“俺老孙来也”,担起多少道义是非,却不得不屈服于神佛的悲情猴子。

    对猴子的崇拜,连带的,李素对玄奘的印象也好了很多,虽然这家伙经常念紧箍咒折磨猴子。——再说,这可是唐僧哎,吃了可以长生不老的唐僧哎!

    李素激动的眼神渐渐变得不善良了,眯着眼上下打量着玄奘,不时发出瘆人的笑声。

    相比李素的热情,玄奘却觉得浑身发毛。

    因为……这位县子的眼神实在太可怕了,横看竖看,总觉得不怀好意的样子,就像是……就像是琢磨着从他身上哪块地方下刀似的。

    “大师记不记得前世今生?”李素很热情地问道。

    “啊?”

    “前世啊,大师,你很值钱的,佛祖座下高徒,金蝉子九世转生……你这一路上难道没遇到要吃你的妖怪吗?吃了你的肉可以长生不老呢!”

    玄奘:“…………”

    “大师,你吃过自己的肉吗?哪怕从手指撕下的一小块死皮……哦,大师恕罪,你是吃素的,哎,可惜了……”

    玄奘:“…………”

    “大师……我吃荤的。”

    玄奘脸色越来越黑,情不自禁看了看天色,结结巴巴道:“天不早了,贫僧……贫僧还是进城暂住一宿……”

    李素亲热地拦下玄奘的话,笑道:“大营内帐房甚多,大师何必进城?”

    开玩笑,进了妖怪的洞府还想出去?唐僧哪一次自己跑出去过?都是猴子救他出去的……

    “不,贫僧……贫僧还是进城吧。”玄奘脸有点白,眼前这位县子看起来很不正常,像疯子。

    “好了好了。咱们好好说话。”李素努力让自己正常一点。

    虽然眼前这位唐僧又老又黑,可现在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真想一口吞下去……

    …………

    …………

    “真没收过徒弟?”李素不死心地问道。

    “没有!”玄奘瞥了他一眼,表情仍有些惊惧。这位年轻的县子……好像病得不轻,莫名其妙说什么收徒弟,他收不收徒弟很重要吗?为何这位县子一脸失望的表情?

    “你……应该收徒弟的!不收徒弟谁来帮你打怪?谁来给你赶跑那些磨人的小妖精?”李素很痛心很谴责地看着他。

    玄奘下意识摸了摸已长出寸余的头发,这话不知如何答了,他发现大家的思维根本不在同一个位面。完全不理解这位县子到底在说什么。

    李素确实很失望,眼前这个和尚看起来很平凡,而且落魄得像个叫花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书里那位冠面如玉,风度翩翩,把女儿国国王迷得神魂颠倒的御弟哥哥,更重要的是,……怎么不收徒弟呢?

    “贫僧真没收过徒弟……再说,就算贫僧要收徒弟,也不会收一只猢狲。一只猪,虽说佛法普渡众生,但也要看万事灵性悟性,县子的说法未免太强人所难了。”

    李素叹了口气,收起了失望的情绪,其实,明知猴子是虚构的,可心里还是留存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这大抵是自己性格里纯真的一面吧,一个相信童话的成年人。终究不会坏到哪里去。

    “大师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不知大师接下来欲何往?”李素合什问道。

    玄奘叹道:“流离故土长安十余年,贫僧自然要回去看看的。历经辛苦从天竺取来经文,大唐的僧人们想必还在等贫僧回去为他们布道。”

    “大师若意欲回长安,不妨与我同行,路上也有个照应,大师意下如何?”

    玄奘笑着拒绝道:“能与县子同行,贫僧之幸也。只是贫僧另有一桩俗务缠身,怕是辜负县子美意了。”

    李素笑了笑,也不介意,命人准备素斋,为玄奘洗尘。

    …………

    跟和尚吃饭是件很难受的事,因为和尚不吃肉,李素给玄奘安排了一桌素斋,因为是偶像的师父,李素甚至很给面子的亲自给他清炒了几个素菜。

    说实话,在这荒凉贫瘠的孤城里,吃素比吃肉困难多了,搜罗一桌素菜很不容易,李素则坐在另一边,一手抄着半只烤得焦黄滴油的羊腿,一手端着酒杯,一派江湖好汉的做派。

    玄奘很有礼貌,挟了一筷蕨菜送进嘴里,然后赶紧吐了出来,合什低喃了几声“罪过”,转过头很幽怨很谴责地看着李素。

    李素被他谴责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道:“大师可是觉得不合口味?”

    玄奘摇摇头,叹道:“颠沛行路之苦行僧,有口吃食已然不易,怎会挑剔口味?只是……恕贫僧无礼,县子为何非给贫僧吃荤?”

    李素神情一整,急忙站起身朝玄奘面前的矮脚桌走去。

    这事说小不小,如今大唐普遍对佛道都很尊崇的,若真不小心给玄奘吃了荤,传回长安会被万千佛家善男信女唾骂。

    仔细看了看玄奘面前的几道菜,却都是绿菜,没见一丝荤腥,李素凑近闻了闻,也没闻到动物油脂的味道,不由奇道:“大师怕是看错了吧?这些都是素斋,不见一丝油荤,何来吃荤的说法?”

    玄奘也奇怪地看着他:“这些菜里放了姜蒜,自然是荤菜,县子难道不知?”

    李素目瞪口呆看着他,然后展颜一笑:“大师莫闹,姜蒜都是土里长的,哪里算什么荤菜,这玩笑开不得,会害死我的……”

    玄奘叹气:“贫僧没有玩笑,姜蒜属荤,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啊。”

    李素呆怔不语。

    玄奘见他茫然的模样,便知他是无心之举,并非故意羞辱出家人,于是叹了口气,耐心地给这位小白权贵科普常识。

    经玄奘解释过后,李素才恍然,原来按佛家的说法,佛门弟子的饮食是禁荤腥的,《楞严经》云:荤腥生食生嗔,熟食助**,所以佛家要求门下弟子禁食,而所谓荤腥,是“荤”和“腥”分开的,所谓的“荤”并非指各种动物的肉,而是葱姜蒜韭菜等这些含有特殊气味的蔬菜或调料,因为在佛家眼里,这些东西属于“恶臭”,“异味”,食之不洁,而所谓的“腥”,才是指猪鸡鱼等各种动物的肉。

    不知道这条规矩是谁定的,但可以肯定,定这条规矩的人一定有慢性鼻炎,那么香喷喷的东西,非说有“恶臭”,鼻炎很严重了。

    玄奘解释过后,李素无语地看着他。

    这和尚好麻烦,要不……撤去宴席,命人把他扔出大营算了?累了,不想请客了……

    或者……真切他一块肉下来尝尝?万一真的长生不老呢?和尚吃素,他李素可不吃素的。

    思绪无限发散,李素看着玄奘的目光又渐渐不对劲了,充满了邪恶。

    玄奘不经意一瞥,正好迎上李素的眼神,顿觉浑身寒毛直竖,生生打了个冷战。

    好邪恶!为何有种误入龙潭虎**的错觉?

    善了个哉的!

    ****************************************************************

    惊惶不安的玄奘在大营内度过了漫长的一夜,早上出营帐时两只黑眼圈挂在脸上,显然昨晚睡得不太好。

    李素笑着与他见礼,见玄奘黑眼圈高挂,不由幸灾乐祸的笑。

    这就是不收徒弟的弊处啊,书里面的唐僧哪怕被妖怪捆绑吊起摆出无数少儿不宜的姿势,睡觉也睡得无比香甜,因为他笃定会有只猴子救他出去。

    “西州是大唐的城池,大师远从天竺而来,多年未见大唐风土人情,今日不妨在城里四处看一看,我遣几个随从侍侯您。”

    玄奘摆摆手,笑道:“多谢县子,贫僧是化外之人,万丈红尘与贫僧已无缘……”

    “那么,大师便在营帐内静修也好,再过几日,待陛下旨意来,我再与大师一同启程回长安。”

    玄奘摇头道:“贫僧昨日说了,另有一桩俗务缠身,怕是不能与县子同行……”

    李素眨眨眼:“大师是化外之人,不沾红尘俗事,怎会有俗务?”

    玄奘笑道:“出家人,生于尘俗,活在尘俗,说是四大皆空,可谁能真正避得开尘俗凡事?和尚除了念经,多少也要交几个尘俗朋友的。”

    李素奇道:“不知大师交了哪位朋友?他也在西域吗?”

    玄奘笑道:“十二年前,贫僧从长安出发,沿丝绸之路向西而去,欲往天竺求取佛法真经,贞观三年路经高昌国,当时的高昌国主麴文泰深具佛缘,领国中臣民出城而迎,极尽隆重,贫僧感激不尽,遂应邀进城,住进高昌王宫内,与国主麴文泰论了三天三夜的佛法禅理,皆引彼此为生平知己,贫僧与他约好,待求取真经归来,定要去高昌国一行,与他再续十余年知己之情。”

    玄奘说着说着,笑了起来,那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温暖笑容,可见他与高昌国主麴文泰交情确实不浅。

    而李素,脸色却渐渐变了。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