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四十章 王师甫至
    <div id="content">

    侯君集是奉皇命西征高昌和龟兹国,共计领军四万,从北方薛延陀前线直接横穿草原大漠,历时三个多月才到了西州。

    欲征高昌龟兹,西州正是唐军的桥头堡,这个城池必须要路过的,无论如何避不过去,由此可见西州的战略位置确实非常重要,李素守住了西州城,对侯君集来说省下了天大的麻烦。

    …………

    大营里面,蒋权和程处默田仁会等人忙得鸡飞狗跳,急吼吼叫麾下将士打扫清洗,然后整军列阵,准备前迎侯君集大军,至于李素,仍旧懒洋洋半趴在地毯上晒太阳,看着营地里的将士们忙活,而他火烧眉毛了都不愿意动弹一下。

    感觉有点可笑,这毛病似乎从古至今传下来的,领导来视察了,单位里火急火燎的开始整顿内务,打扫卫生,就为了给领导留下点好印象。

    李素不在乎并不是因为无礼,而是觉得没有必要,领导来了顶多认为这座大营给了自己足够的尊重,却不会傻到以为大营每天都这么干净,说来也算是人为造假了。

    侯君集的大军来得比预料中的更快。

    两个时辰后,大营东面的沙丘上便隐约可见旌旗招展,紧接着便是三三两两的骑兵出现,最后如同蚂蚁倾巢般,沙丘上布满了黑点,旌旗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若隐若现,问过才知道,这还只是侯君集大军的前锋所部。

    直到前锋已快到西州城下,东面沙丘才出现了中军的身影,照例,又是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黑点景象,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一眼会疯掉的那种。

    蒋权和田仁会等人早早迎出辕门外,安静且恭谨地等候着,直到侯君集所部中军快到大营前了,李素才被许明珠催促着,穿上官袍打扮过后,慢慢吞吞走到辕门外。抬眼一扫,却见大军在面前轰隆而过,扬起漫天黄沙,黄蒙蒙跟中了工业雾霾似的。

    李素当即抬袖捂住鼻子。懊恼叹道:“出来早了,应该再矜持半个时辰的……”

    话音刚落,却见漫天黄沙里,一阵豪放的笑声由远及近。

    “哈哈,李家娃子好不识礼数。见了本大将军还不见礼,圣贤书都读狗肚子里去了么?你家程伯伯牛伯伯是伯伯,本大将军不是伯伯了?”

    画面很恐怖,只闻声不见人,声音仿佛是武林高手的内气丹田所发,四面八方都听得到,却就是没见人,眼前的一切景象全被漫天黄沙遮盖。

    李素大惊,悚然脱口道:“什么鬼!”

    然后,李素只觉得后脖领子一紧。整个人被拎起来了,像块条状大咸肉悬在半空中,飘飘乎如遗世**。

    李素愈惊,刚挣扎了几下,耳边便听到阴恻恻的寒风拂过。

    “不毛之地待了两年,愈发目中无人了,老夫活生生站你面前你当没看见?嗯?信不信老夫现在就当你麾下部曲的面抽你。”

    李素惊恐扭头,却见侯君集一身戎装披挂骑在马上,单手拎着他,神情却轻松得很。不时还攥着李素的衣领晒衣服似的抖落两下。

    “侯……侯大将军……”李素急了,这么没面子的姿势,搞得自己威严尽失啊。

    “嗯?你叫老夫啥?”侯君集瞪起眼睛。

    “侯叔叔恕罪……”

    “叫伯伯!没礼数的混帐东西,老夫比程老匹夫还大一岁。到你嘴里就成叔叔,信不信老夫真抽你了?”

    “侯伯伯,快放小侄下来,有话好好说!”

    啪!

    李素像坠入凡间的天使,脸着地。

    侯君集腿一偏,下了马。扬起马鞭指了指李素,哼道:“今且在你部曲面前给你留点面子,下次再没礼数,先抽了再说话。”

    李素讪然干笑两声,急忙躬身给侯君集行礼。

    身后扑通几声,却见蒋权田仁会等人单膝跪地,朝侯君集大礼相见,齐声道:“末将拜见侯大将军!”

    “罢了,军帐之中莫搞这些虚礼,本将军没那么多讲究,都起来。”侯君集恢复了冷峻不苟言笑的模样,表情无比威严。

    李素撇了撇嘴,这家伙是不是有病?跟我计较时说我没礼数,跟他们又说没那么多讲究……

    大唐的名将不讲道理时都同样一副嘴脸,出奇的一致。

    “侯伯伯远道而来,帅帐已清扫干净,请侯伯伯……”

    “请个屁!阿史那副总管在后面,领我们二人去西州城楼上看看,老夫很想知道,你一个娃子到底有怎样的通天本事,竟能守住此城。”

    说完侯君集二话不说,拎着李素的衣领便朝西州城走去,后面的诸将和亲卫们急忙跟上。

    ****************************************************************

    西州城墙仍是老样子,大战过后李素早有动工修整的计划,所以跟那五位商人谈买卖时,将砖石泥瓦这些建筑材料都列入了附加条件中。

    虽然早有计划,但材料还在路上,目前西州城墙仍是以前的夯土老墙,看起来破败得没法形容,所以侯君集在看着它时,眼里的嫌弃之色就像看到自己的新鞋子踩到了一坨狗屎……

    “这哪里是城墙,分明是猪圈啊……”侯君集慨然而叹,叹完还拖了一个冗长的尾音:“猪圈啊猪圈……”

    李素:“…………”

    要不是自己打不过他,早就一巴掌啪上那张丑脸了,你家猪圈住得了我这么英俊的人么?

    拾级而上城楼,侯君集负手而立,眯眼眺望着远处无边无尽的沙漠,然后伸手在城墙的夯土上使劲一抓,城墙当即被他抓下一大块土,手心微一用力,细碎的土粒如雨点般顺着指缝倾洒而下。

    侯君集目光有些惊异地看了李素一眼,神情终于变得凝重。

    “李家娃子,你说说,当初敌军从哪面攻的城,对方兵力多少,守军兵力多少。”

    李素如实据答,侯君集边听边点头,接着闭目沉吟许久,最后摇头叹道:“这座城若让老夫来守,同样兵力和战况下,老夫最多也只能守半个月,李家娃子,你……很不错!”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