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三十八章 诚信买卖
    <div id="content">

    为人处世的道理,李素早在上一世便成熟成型。他有他的行为和道德准则。

    人在面临生死之时,也是最考验人性的时候,事实上,大部分人的人性其实经不起考验推敲,只知有福同享,不知有难同当。

    面对生死,没人能淡定从容,李素自己也曾生出畏惧犹豫,曾经弃城逃跑过,“畏惧”也是人性的一部分,李素有,别人也有,李素并不觉得自己有资格可以指责别人的懦弱。

    所以,对于面前这几位商人的态度,李素既不愤怒也不冷漠,仍旧一脸笑吟吟,仍旧客气得如待上宾。

    谈生意嘛,大家没必要说交情,钱货两清便好。

    于是五位商人战战兢兢坐在帅帐内,战战兢兢看着李素招呼上酒上菜,李素一脸和气地端杯敬酒,五人神情惶恐地一口饮尽,足足小半斤的五步倒烈酒二话不说倒入喉咙,接着五人面红耳赤,呛咳得撕心裂肺。

    李素笑容不变,淡淡瞥了他们一眼,然后浅浅地小啜一口,这才是喝五步倒的正确打开方式啊。

    “诸位慢慢喝,不急,酒有很多,定让诸位尽兴便是……”李素笑吟吟地道。

    五人脸上闪过一抹赧意,急忙为刚才的失态告罪。

    五人再次来到西州,而且是厚着脸皮来到西州,自然不是来喝酒的,说到底,他们是商人,利益动人心,西域联军被击退的消息传到五人耳里,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不可置信,接着便感到有些愧疚和难为情,最后脑子里不约而同闪过念头——西州保住了,那么。属于他们的商机也保住了,曾经与李别驾谈妥的烈酒生意,骑营护卫丝路的生意,还是西州城里各种商铺各种货物流通的生意……

    各种买卖代表着巨大的利益,更何况西州大胜,西域联军被打得溃不成军。西域诸国已乱成一团,有了这次大胜,未来少说十年内,西州都是太平的,再无任何敌人敢轻捋虎须,作为一个合格的商人,他们怎能拒绝如此大的诱惑?

    硬着头皮,厚着脸皮,五人终究还是来了。此刻见李素仍待他们如此客气,商人们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只要有百分百的利润,资本家就敢铤而走险,五位商人今日也是铤而走险,他们打赌李素不会因他们的逃跑而杀他们,此刻看来,应该是赌对了。

    心情一放松,宴席顿时热闹起来。

    长袖善舞是商人天生具有的本事。席间五人几句恰到好处的马屁,几句缓解气氛的俏皮话。很快将宴席的气氛推向高*潮,酒过三巡后,大家已喝得五分醉意,透过迷蒙的醉眼,五人小心地观察着李素的表情,见李素笑容不变。脸颊微微染上一抹红润,眼中的目光仍旧友善温和,五人互视一眼,不约而同放下了酒杯,打算说正题了。

    “李别驾。小人几个先恭喜李别驾率领我大唐威武之师守住了西州城……”

    说完龚狐率先拱手为礼,其余几人也跟着行礼。

    李素眯着眼,看着众人的反应,沉默片刻,笑道:“本官也是侥幸活下来,诸位无须道贺,至于你们的来意,我很清楚……”

    众人纷纷坐直了身子,他们知道,戏肉来了。

    李素缓缓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纸上密密麻麻写着蝇头小字,纸片轻轻放在矮桌上,李素两根手指优雅地按住它,环视众人,笑道:“这个,仍是五步倒的秘方,本官不食言,西州仍会建起一座大酿酒坊,每日产一百斤五步倒,而且,我也愿意仍只向你们五家供酒,再由你们售往西域各地……”

    五人脸上顿时露出惊喜之色,互视一眼,正待起身行礼致谢,却听李素悠悠道:“至于烈酒的价格么……”

    五人一怔,急忙正襟危坐,洗耳恭听。

    “今时不同往日,价格自然也不相同了……”李素笑了笑,接着道:“所以,我决定,供给各位的烈酒价格,在以前商议的基础上提高三成,但是,卖给别人的售价,却仍须按原来的商议所定,毕竟,酒是消耗品,是大家都喜欢的消耗品,价钱卖得太高,大家都买不起了,咱们还做什么买卖?你们说对吧?”

    “提高三成?”五人倒吸一口凉气,然后,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不仅提高了价格,连他们售卖的价格也掐死了,也就是说,他们的成本平白无故比以前高了三成,而这三成,原本可以转化为他们的纯利润。

    “李别驾,这……以前咱们商议的价为何平白提高三成?”龚狐急了。

    李素端着酒杯,目光注视着酒杯上雕刻的细微花纹,漫不经心地道:“因为我的成本也高了啊,西州一战,将士袍泽死伤无数,城中百姓被我迁移一空,酿酒作坊盖起来了,谁来帮我酿酒?总不能让我光着膀子亲自上阵吧?”

    “这……”龚狐回头与众商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狠狠一点头,道:“好!三成就三成!”

    话音刚落,龚狐小心翼翼地道:“提高三成后,这个价……不变了吧?”

    “龚掌柜真是急性子,你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李素朝他笑了笑,道:“三成是烈酒的价,虽然你们的成本高了,可我帮你们算了算,你们卖出去仍可以赚得盆满钵满,少说可以得到两倍的纯利,说真心话,让我这个酿酒的人实在有些不平衡……要不,咱们提高四成?”

    “嘶——”五人瞪圆双眼,再次倒吸口凉气,神情变得想怒而不敢怒。

    做买卖是要讲诚信的啊混蛋,你上句定了价,下句又提价,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诚信哪里去了?

    “李别驾……”

    龚狐刚开了口打算哀求劝解一下,顺便诉诉苦博一博李素的同情心,谁知李素杀伐果决地拍了板,大手重重一挥,道:“好,提价四成,就这个价,不改了!”

    五人呆呆看着他,顿时觉得心里的肉被剜了一大块,血淋淋的痛彻心扉,随便一张嘴便又提了一成的价,这一成代表着什么?日积月累的,可是一笔天文数字啊……

    “成本太高了,李别驾,您手下留情……”龚狐苦着脸哀求道。

    李素眨眨眼:“你们对这个价不满意?”

    五人一齐点头,废话,当然不满意!谁愿意平白无故多出四成的成本?丢进去的可都是钱啊!

    李素见众人如此反应,缓缓点头:“嗯,说来这个价确实有点过分,这样吧,既然大家不满意,烈酒买卖一事就当我没说,我另外找找别的商人,看他们愿不愿意,咱们买卖不成情义在,诸位……”

    “李别驾,小人愿意!”龚狐第一个反应过来,飞快地接口。

    其余的四人也猛地一激灵,急忙点头答应。

    成本提高了四成没错,掐死了他们对外的售价也没错,可即便如此,烈酒这笔买卖的纯利仍高得惊人,谁肯放弃那才叫真正的傻子。

    见五人眼巴巴地盯着自己,目光里充满了哀求之色,李素楞了一下,然后又笑了。

    “好,既然你们愿意,我也不多说了,酒宴过后,我与你们签下正式的契书,再找西州曹刺史为中间保人,规矩立下了,以后可不能随便打破哦,否则要吃官司的。”

    李素不轻不重点了他们一句,五人忙不迭点头称是。

    “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个附加的条款,哪位商人进西州城如果能带来足够的砖石泥瓦,这个价可以降两成,而且,以后享受供酒优先权……”

    看着目瞪口呆的五人,李素笑着解释道:“酿酒作坊每日所产有限,你们五个人抢着要,但酒只有那么多,所以,没轮到的各位,便请你们委屈在城里多等些时日,至于砖石泥瓦这些东西,西州要加固城墙,扩充城区,重建两市和城中民居,所以对此物的需求很大,谁运来这些东西,自然会被西州城待若上宾,上宾插个队先领几百千把斤烈酒,自然是应当应分的,你们说是吧?”

    五位商人呆呆听着李素的这番话,听完后眼眶一红,快哭了。

    刚刚还说规矩立了不可随意打破,下一句立马又加了一条新规矩……

    这家伙的诚信被狗吃了吗?大家还能不能愉快的做买卖了?

    五人心中顿时生出戚戚之感,同时对李素的人品产生了怀疑,这种说话当放屁的人,真能跟他做买卖吗?

    可是,烈酒利润的诱惑……好大啊!

    龚狐等人沉默半晌,五双眼睛巴巴的盯着李素那张嘴,见他似乎没有再补充附加条款的意思,龚狐这才用哀求的语气道:“可以,咱们都答应了,以后每次进城必然运来砖石泥瓦,供李别驾所使,李别驾,咱不再加条件了,可好?”

    “当然,难道我是那种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的人吗?真是岂有此理!”李素不悦地道。

    众人长松一口气,急忙起身致歉赔礼。

    还没落座,却听李素慢悠悠又补充了一句:“嗯,说到附加条件,我这里忽然又想起一件事……”

    扑通!

    正打算坐下的龚狐脚下忽然打滑,重重栽倒在地。

    ****************************************************************

    ps:还有一更。。。稍晚一点。。。(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