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大战余生
    <div id="content">

    跟李素这种人没法聊天,一不小心便深深伤害了别人幼小的心灵,两斤肥肉都补不回来。

    王桩气坏了,大口大口地朝嘴里塞肉,每塞一口便狠狠瞪李素一眼,然后用力咬下,仿佛嘴里嚼的是李素的肉,非常解恨。

    “会聊天吗?会聊天吗?啊?”王桩抄起酒壶,直接对着壶嘴狠狠灌了一大口酒。

    李素心疼得脸颊一抽。

    这壶不能要了,西域的镂空雕花银壶啊,因为别人的不讲卫生,直接导致自己损失四百文钱。

    想不通啊,别人的坏毛病,为何要自己来承担苦果?

    “李素,说真的,这次守住了西州城,咱们又是流血又是拼命,我听蒋权说,守住这座城的意义不小,说是因为这座城,大唐西面的布局全都活泛了,既然如此,陛下应该不会亏待咱们这些守城的弟兄们吧?”

    李素点点头:“应该不会亏待,不过呢,封县男你就别想了,陛下自登基以来封爵极吝,近年来刻意削减爵位,自不可能再立新爵,不过守城的弟兄们估摸都差不了,少说都会提一级吧,而你,我再另上奏表一封,当个队正应该没问题的,皇恩多浩荡几下的话,说不定还会封你一个营官校尉什么的……”

    王桩高兴得不行,开始掰着手指掐算人数:“队正下分三火,每火五十人,那么队正可以管,管……嘶——”

    王桩算着算着忽然倒吸一口凉气,瞪圆两眼大惊道:“一千五百人!这……这,皇恩如此浩荡,我王桩何德何能……”

    李素重重叹气:“连算数都算不清楚,我也不知你当上队正究竟何德何能……你没学过乘法口诀表吗?”

    “啥?”王桩茫然。

    “乘法表不知道?换个说法,九九表,九九歌等等,你都不知道?”

    王桩摇头。

    李素忽然想起来了,当初东阳办村学。他和王桩是同一天去上课的,结果这家伙毫无读书天赋,上学没几天便逃课不读了,如今斗大的字都不认识几个。说什么九九乘法表实在是羞辱他的智商。

    仔细回忆一下,这个年代应该是有乘法口诀歌的,而且这东西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便有了,《荀子》《淮南子》《战国策》等典籍上均有记载的。

    “没错,队正手下管一千五百人。开心不开心?惊喜不惊喜?”

    李素很没节操地附和,阳光晒得如此舒服的时候,就没必要去给别人科普一些煞风景的知识了,何必去破坏人家此刻又傻又白的小快乐呢?

    “开心!”王桩乐得咧嘴傻笑,笑容很阳光,充满了无知无畏的天真烂漫。

    “来,多吃肉,养出一身肥膘才有威严模样,才能镇得住你将来那一千五百多个部下……”李素笑得像喂公主吃毒苹果的老巫婆。

    王桩很痛快地一张嘴,一大块肥肉入了肚。抄起酒壶灌了口酒,再打了一个冗长的饱嗝,最后露出满足的表情。

    “李素,大营里的弟兄们都在说,陛下封赏旨意来了之后,你会被调回长安,那时我和你一起走,如今我算建功立业了,封个小官回去也对得起爹娘婆姨了。”

    “好,我们一起来。便一起走。”

    王桩忽然露出忸怩的模样,犹豫半晌也不说话,李素冷冷看着他矫情,也不催促。他知道人一旦矫情起来,说出来的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果然,王桩矫情够了,老脸微红道:“李素,还记得当初松州之战后,你被陛下召回长安吗?”

    “记得。”

    “那次我和老二陪你一起回长安……”

    “没错。”

    “一路上餐风露宿的。很辛苦。”

    李素打了个呵欠,今日天气不错,阳光温和,凉风习习,王桩这家伙铺垫太久太长,铺垫得李素犯困了……

    “再给你说三句废话的机会,说完后,我……就……睡……着……了……”李素脑袋一点一点,已在沉睡的边缘。

    王桩急了,矫情症瞬间不药而愈。

    “这次你再被陛下召回长安,路过泾阳县时,你陪我再去一次青楼……”

    李素身子忽然一挺,瞬间精神奕奕。

    “青楼?睡姑娘?”

    王桩点头,理直气壮道:“对,睡姑娘!大战余生归来,睡一回姑娘不为过吧?就当为我大胜凯旋而贺了。”

    李素喃喃道:“别人大胜凯旋归来都是放礼炮,你倒好,直接放炮了……”

    “成不成,就等你一句话。”

    “成!”

    *****************************************************************

    大破西域联军半月后,李素身上的伤口差不多也结痂了,每日各种名贵膳食和药材的进补,再加上李素又是年轻人,伤口愈合得特别快。

    能下地走动后,李素便没闲着,每天在大营里走来走去,不过去得最多的地方,却是伤兵的营帐,闲着没事便钻进营帐里,长久的洁癖毛病不药而愈,进了伤兵营帐从来也不嫌弃里面的气味难闻,面不改色地与伤兵们谈笑风生,偶尔还唱几句前世情情**的流行曲子,博得伤兵们虽不明但觉厉的满堂喝彩。

    伤兵人数不多,只有区区不到五百人,每个人身上都带着轻重不一的伤。

    人数越少,李素看见他们时便越心酸。

    曾经的五千守军,如今只剩下这么一点了,看到这些大战过后侥幸余生的袍泽,李素便会忍不住想起那些逝去的人,想起当初那充满了血与火的惨烈之战多么的辛苦,艰难。

    除了看望伤兵,李素每天做的另一件事便是坐在大营辕门前,痴痴盯着茫茫大漠的东面,每天一坐便是两个时辰,目光无神地盯着那片被风吹得平平整整的沙漠,不知在想着什么。

    这个举动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终于有一天,许明珠实在忍不住问了出来,李素才收回目光,一脸温柔笑意地告诉她,他在等人。

    能让李素等的人,自然不是寻常人。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