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杀身成仁(上)
    <div id="content">

    那焉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楚,这场战争快到尾声时,可以用一种双方都体面的方式结束它。

    西州城,他们要了,李素和活着的五百残军,可以任其离开,绝不加害。

    活着的只有五百人,已经对西域联军没有任何威慑力了,可以说,下一轮的攻城战里,五百人只会被潮水般的敌军碾压成齑粉,毫无悬念。

    这个时候派那焉来说合,放李素和将士们一条生路,这是很明显的示好,示好的对象不是李素,而是李世民。

    大唐终究太强大了,西域联军夺取西州之后,他们的脚步也只敢到此为止,因为他们惹不起大唐,惹不起天可汗陛下,拿下西州是因为出师有名,在这之前,西州是属于高昌的,拿回来问题并不大,之前的攻城战里,杀了那么多的大唐守军,也交代得过去,毕竟这是战争,战争不可能不死人。

    然而到了最后,若还将仅剩的一位大唐天子钦封的爵爷和五百残军也灭掉,那就未免有些过分了,大唐这些年行事霸道,没事都能找出事来,杀了大唐天子钦封的县子,后果很严重。

    所以,在最后一战的最后关头,那焉出现了,带着使命出现在李素眼前。

    “回长安吧,李别驾,你和将士们已尽力了,以五千敌数万,整整坚守了半月,五千守军最后只活了五百,身上个个带伤,已是战后余生之躯,任谁都不会责怪你们,大唐天可汗陛下更不会责怪,你们回去后只会升官晋爵,像挽扶大厦之将倾的英雄一样。接受长安臣民的欢呼拥戴,哪怕城池丢了,你们回去仍是体面的,光荣的,等待你们的只有满城赞颂与褒奖……”那焉深深叹息:“……李别驾,回去吧。天可汗陛下交托你的使命,你已做得很好了。”

    李素已经很疲倦了,半边身子无力地倚靠在城墙箭垛上,嘴角的笑容仍如往常般懒散。

    “天可汗陛下交托我的使命,是守住西州城,我,是西州别驾,不是被人打得抱头鼠窜的逃兵!”

    那焉抬头,怔怔看着城头那位形容狼狈的少年。疲倦,颓靡,伤痕累累,可神情依旧倔强,眼中露出绝不妥协的坚毅,那焉忽然间意识到,自己无论怎样舌灿莲花,也根本无济于事。这位少年的意志,比泰山更稳。更硬。

    “李别驾,相识一年多,你我算是朋友,难道你真听不进朋友一句劝告么?西州已不可守,何苦葬身于此,留着有用之身。来日复仇也好,一展抱负也好,天下任你驰骋,可是若你今日死了,那便死了。世间所有一切,与你再无干系。”那焉面容黯然,苦苦哀求。

    李素缓缓摇头,随即转过身,环视城头上参差不齐的五百袍泽,大声道:“弟兄们,敌军主将说,放我们一条生路,只要退出西州即可,你们……退不退?”

    五百残军有的连站都站不起了,闻言顿时呆了一下,然后,有人露出犹豫挣扎之色。

    沉寂许久,人群里忽然传出一道虚弱却坚定的声音。

    “我……不退!”

    这道声音仿佛开启了洪水的闸口,很快,人群里传出三三两两的附和声。

    “不退!我们是大唐的府兵,守大唐的城池,我们不退!”

    “不退!凭什么要我们退?要退也是他们退!”

    “对,咱们不退!”

    最后,乱纷纷的表态如涓水入海,汇聚成异口同声的惊涛骇浪。

    “不退!不退!不退!”

    仿佛巨浪拍岸,余波不息,坚毅倔强的声音在茫茫沙漠中震荡传扬。

    那焉站在城墙下面如土色,脸色不由自主地苍白起来,远处敌军前阵的军士被大唐守军的怒吼声震得一阵骚乱,整个前阵队列竟生生被吓得退了两丈才止住。

    李素哈哈一笑,转过身时顺手抄起身旁的长枪,雪亮锋利的枪尖颤巍巍指住城下的那焉,李素神情一肃,厉喝道:“听清楚了吗?要战便战,勿复多言!”

    那焉泪如雨下,脸孔迅速涨得通红,单薄的身子颤动半晌,不顾身后中军阵中的主将阿木尔敦冷冷的注视,忽然推金山倒玉柱,面朝城头扑通跪倒,大哭不已。

    “李公壮哉!大唐勇士,壮哉!”

    恭敬磕了三个头,那焉起身,朝城头投去深深的最后一瞥,似乎要将李素的音容永远印在心中,然后转身朝中军走去。

    说合失败,谈判破裂,敌我之间已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你死我活而已。

    中军阵内迎风飘扬的帅旗下,阿木尔敦神情冷酷,眼中凶光毕露,沉思犹豫片刻后,很快做了决定,脸上杀机一闪,右手忽然高高举起,然后,狠狠挥落。

    军令已下,号角吹响,前阵轰然向前推进。

    李素站在城头惨笑连连,怕死,舍不得死,可终究还是义无返顾地死去,因为身上沉甸甸的责任,还有数千逝去袍泽们的遗愿,以及……胸中久抑回荡的一股不平之气。

    “备,战——”伤痕累累的蒋权站直了身子,厉声吼道。

    轰!

    箭上弦,戟平举,黄沙似雾,金戈如钩。

    看着步步逼近城墙的敌军,李素也举起了长枪,仰天长吟。

    “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众志士,吾与同往!”

    话音落,五百残军齐声厉喝:“杀!”

    声震长空,日月变色,天地久低昂!

    茫茫无垠大漠里,回荡一股人间英雄气。

    ****************************************************************

    血战!厮杀!

    西州城头已成了修罗地狱,浓稠的鲜血如涓涓河流,洒满城头马道。处处可见残肢断臂,火光与血腥交织成一片,如残阳消失前的最后一抹血红。

    城中四处火起,一切皆化焦土,城外,一辆辆攻城车的尖木桩正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脆弱的城墙,每一次撞击,夯土垒成的城墙便留下一个深深的大坑。

    城头搭上了数十架云梯,无数敌军攀爬上来,仅剩的残军左支右拙,拼命抵挡,然而终究寡不敌众,城头已失去了掌控,潮水般的敌军涌上来,像黑色的巨浪,将数百守军完全淹没在浪潮中。

    李素拖拽着长枪且战且退,胸前,后背,大腿布满了刀口,有的长达近尺,有的入肉寸余,鲜血从身上的各处伤口疯涌而出,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只觉得浑身的力气越来越小,生机随着鲜血缓缓流逝于体外,留给自己的,只有一副空虚的躯壳,这副躯壳仍在支撑着自己的每一个动作。

    长枪平端,双腿扎弓,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在摇晃,模糊中只见人影幢幢,麻木而机械式的一枪又一枪平刺出去,有时候刺空,有时候运气好,听到一声惨叫,每刺出一枪,身上的力气便少一分,到最后他甚至连提枪的力气都没有了,拖拽着长枪一步一步踉跄后退,而敌军则一步一步紧逼而上。

    “不知道还能刺出多少次……”李素的意识已渐渐浑沌不清,舔了舔干涸的嘴唇,视线仿佛隔着一层浓雾,依稀只见模糊而熟悉的一砖一石,那是自己和袍泽们用生命坚守了数年的防线。

    防线已崩裂,败势如山倒。

    李素已没了力气,看着步步逼来的敌军,惨笑不已。

    “杀!”

    一阵金铁相击的脆响,王桩和郑小楼浑身浴血,如天神般一左一右挡在李素身前,郑小楼手执长剑,王桩紧握陌刀,瞋目裂眦地瞪着咫尺之遥的敌军。

    二人气喘如牛,显然也到了油尽灯枯之时,所余力气已是强弩之末,唯剩一股不屈的精气,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躯。

    “杀——”

    郑小楼忽然暴起发难,瘦弱的身子腾空而起,半空里如旋风般打转,掠起一片雪白的剑影浮光,随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李素身前近丈方圆竟被郑小楼清扫一空,双脚落地,郑小楼脚步一个趔趄,蹬蹬退了两步,止不住去势仰面跌倒。

    又一股敌军踩着袍泽的尸首疯拥上前,贪婪的目光死死盯着李素。

    在他们眼里,李素是军功,是厚禄,是奖赏,志在必得。

    郑小楼坐在地上,面容惨白得吓人,脸颊痛苦地不停抽搐,侧过头望向李素,郑小楼惨然一笑:“对不住了……我只能护你到此,当初你花的三十贯……”

    李素笑了,笑得很温和:“当初花的三十贯,是我今生花得最值的一笔钱,郑兄,多谢你这几年的照顾,下一世,我来护你。”

    郑小楼呛咳,大笑,点头。

    说话间,敌军又向前逼近了几步。

    王桩陌刀在手,横挡于胸,瞠目大喝:“还有我在!杀!”

    二十多斤重的陌刀舞得虎虎生风,每一招每一式皆是当年陌刀营的套路。

    重剑无锋,一刀横扫,又是一片敌军惨嚎倒地。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