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是非黑白
    <div id="content">

    从逃跑的路上掉转回城的时候,李素大抵便清楚自己的命运了。

    连他都没想到,自己如此聪明的人,有一天也会干出这种与城皆亡的蠢事,明知毫无希望,仍义无返顾。

    聪明人不可能一辈子都干聪明事,偶尔干点蠢事,至少让别人看着还像个活生生的人,而且萌萌哒,李素这个聪明人干的这件蠢事与别人干的蠢事没什么不一样,脑子犯抽后的产物,如果一定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干的这件蠢事很要命,这种要命的蠢事一辈子只有一次机会,干完后无论蠢事还是聪明事,都没机会再干了。

    慷慨就义,从容赴死,形象很高大,也许,史书里面顺带着会提他几句,然后被千百年后的后人翻阅出来,当着外人的面嘴里赞叹几句,心里偷偷骂一句傻x,不用怀疑,李素的上辈子就是这么干的。

    现在李素大约也想明白了,老天赐给他第二次生命,真不是让他来享福的,而是让他尝试一下自己前世嘴里的傻x,在干着蠢事时心里是怎么想的,是不是真如史书里所说的那样视死如归,或者如他前世嘴里说的那样愚蠢傻痴,个中滋味,此刻尽知。

    “遗憾吗?”

    李素看着被风吹散殆尽的灰烬,忽然问道。

    王桩一呆:“啥?”

    “咱们十有**要死在这座城里了,遗憾吗?”

    王桩神情有些怔忪,随即憨笑几声:“没啥遗憾的,这不有你陪着嘛……”

    “你的意思是,临死拉了我这个垫背的?”

    “搞清楚,是你拉了我这个垫背的……其实我也不知咋想的,像上次在松州,我要第一批攻城赴死,那时我很害怕,而且还很不争气的哭了,怂了。因为我怕自己孤孤单单死去,到了黄泉地下。没一个人陪着我,这一次我真的不怎么害怕,死便死吧,你在,郑小楼在,蒋权也在,还有骑营这么多兄弟。大家要死一起死,我心里便松快多了,生也好,死也好,大家都在一起,上天入地,怕个毛球!”

    李素万分感动地看着他,缓缓点头:“听着很动情,只是仔细一回味。大概意思还是你拉了一群垫背的……”

    王桩笑道:“左右是个死,正如你所说,早晚而已。”

    李素叹了口气。神情阴郁地道:“死,我并不怕……好吧。还是很怕的,非常怕,回头想想,这一生短短十几年,活得昏昏噩噩不知所为,思来尤觉遗憾,甚至有些地方连你都不如……”

    王桩奇道:“你样样比我强,无论模样,性子。机智,官爵……哪点不如我了?”

    李素没答话。仰头望天怆然一叹。

    这话实在难以启齿,王桩虽然与他同龄,可至少娶了婆姨洞了房,而他却至今仍未破身,这一点,实在比不上王桩,也算是此生的遗憾之一吧。

    拍了拍王桩的肩,李素神情有些愧疚:“固守此城对我来说,算是干了一件蠢事,令我愧疚的是,这件蠢事把你和郑小楼也拖累进来了,你与婆姨成亲未久,也没给王家留个种,来日你我纵然战死,只怕你爹娘也会怪我……”

    王桩笑道:“说啥咧,我没留种,但下面还有王直啊,王家绝不了后,倒是你,你们李家就你一根独苗……”

    李素摇摇头:“没办法了,家国天下,忠孝难取舍,只能对不起老爹了……”

    目光投向城外远处,此时已是日落时分,敌军已全部退去,残阳的红光铺洒在沙漠上,赤地千里,如血如花。

    “王桩,那支助我们守城的突厥骑兵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首领名叫巴特尔,他把曹余供出来后,你不是如约将他和族人放走了吗?”

    李素点头,淡淡地道:“巴特尔曾把他们族人的驻地告诉了我,天黑以后派个人从东面出城,找到那支突厥骑兵的驻地,跟他说西州面临危难,请他召集族人相助,告诉他,不管此城能不能守住,我大唐很快便能从北方腾出手来西征,并且不久以后还会在西州建立安西都护府,今日他若愿相助,我不会给他任何银钱粮草,但来日我可向陛下保荐,将他和族人划入大唐安西都护府治下,并任他在西州范围内选一块草肥水美之地放牧,繁衍族群……”

    扭过头看着王桩,李素轻笑道:“让人问问他,敢不敢用族人的性命搏一个敞亮前程,他若愿意,我李素,大唐泾阳县子愿与他结拜兄弟,日后祸福同之,生死共之。”

    王桩眉头跳了跳,迟疑道:“你是打算请那支突厥骑兵帮咱们守城?可是……这做法岂不是跟曹余当年所为一模一样?擅调外族军队,这可是犯忌讳的事……”

    李素古怪一笑:“忌讳?咱们命都快没了,还管什么忌讳!王桩,行事不可墨守陈规,到头来规矩守住了,命没了,值吗?曹余是曹余,我是我,做法一样,但说法不一样,别人说来是我与外族私通,可反过来,我何尝不是力挽狂澜?既然是西州别驾,自有临机专断之权……”

    王桩不解道:“曹余也是这么干的啊,说法为啥不一样?他当年雇请突厥人,不也是力挽狂澜吗?”

    李素笑道:“一件事正着说,反着说,端看说的人是谁,怎么说,曹余流年不利,得罪了我这个小人,还被我拿了把柄,所以他成了勾结异族,而我,是被陛下亲自贬谪到西州来的京官,是天子近臣,哪怕是被贬谪,圣眷也比他隆厚,所以我这么做便是力挽狂澜……”

    叹了口气,李素摇头道:“这些,是官场里的套路,黑与白,是与非,不在其事,而在人心,你听不懂这些,也没必要学这些,官场看似光鲜,剥开一看,里面脏得很。”

    王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正要说点什么,却猛然听到身后传来幽幽的声音。

    “我都听到了……”

    二人大惊,急忙转身,却见曹余赫然站在他们身后,神情幽怨地看着远方,似沉思,似悲怆。

    “曹……曹刺史,你……你怎么在这里?”这回连李素都尴尬了,老脸热得慌。

    曹余没理他,手扶着城墙的箭垛,眺望着远处如血残阳,无限幽怨地叹息:“难怪今年走背运,难怪稀里糊涂被人夺了权,原来我得罪了小人……”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

    <center>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