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一去十章 去留之争
    <div id="content">

    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

    听到斥候军报后,李素长长松了口气,胸中涌荡着一股很激昂风发的情绪,有一种……马上打包行李收拾细软的冲动。

    第一次军报过后,斥候们禀报军情的频率徒然加快,无数人骑着骆驼和快马飞驰出城,或是风尘仆仆回城,一道道军报将原本单薄的敌情渐渐丰满起来,敌军的轮廓和样子在斥候们的禀报下勾勒出骨架和血肉,很直观地呈现在李素面前。

    西域诸国联军,人数大约三万左右,集结于龟兹国,目前前锋一万人离西州只有三日行程。

    三日说多不多,大概也只有数百里的距离。

    三万人说多……确实很多,西域人口原本单薄,诸小国联军三万,委实算是近年来少有的大手笔,更说明了诸国对西州是何等的势在必得。

    李素心情很沉重,城中只有区区五千兵马,说是五千,其实有一半是临时组成的乡勇,说难听点实则是一群乌合之众,真正有战斗力的只有两千多。

    两千多守军加一道脆弱得不堪一击的城墙,抵挡敌人三万兵马,如果要坚守,将是一场惨烈的血战。李素怀疑连敌人的一万前锋都抵挡不住,不是悲观,残酷的事实现状实在没法给他信心。

    帅帐内,蒋权和项田一左一右端坐,曹余面无表情坐于一旁,捋须不语,李素神情冷凝,注视着面前的羊皮地图,地图上划了一道红线,箭头直指西州。

    良久,蒋权按捺不住,耐心已被耗尽。起身抱拳道:“别驾,敌军已至,请别驾下令布置城防。调动兵马!”

    项田也跟着起身抱拳。

    李素与曹余的恩怨彻底揭过后,项田自然便归心了。说来他和曹余一样,对朝廷并无二心,只是西州这些年太艰难,项田不知不觉被曹余所影响,于是为了守住这座城而渐渐变得没了节操。

    曹余仍旧不发一语,如同局外人般静静坐在一旁,而李素,在曹余面前虽是下官。却当仁不让地坐在帅帐主位,帐内各自的位置有点怪异,可帐中众人谁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天经地义一般。

    “李别驾,请下令吧。”项田也抱拳催促道。

    李素没理他,仍定定注视着地图,不知过了多久,李素的目光从地图上移开,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此题无解,简单的说。死定了。

    转过头看着闭目养神的曹余,李素忽然咧嘴一笑:“曹刺史,我把权力还给你。你还当你的刺史如何?”

    曹余嘴角一扯,皮笑肉不笑:“呵呵。”

    好熟悉的呵呵,依稀记得自己以前用过,而且短短两个字信息量很大,大部分是脏话……

    “李别驾,还是莫推搪了,赶紧下令布置城防吧。”曹余慢悠悠地道。

    李素沉默片刻,道:“若我来布置城防,很简单。城楼置草人数千,以为疑兵。旌旗不易,城门紧闭。城中的五千余兵马全部出城……”

    蒋权听到这里,脸色已有些灰暗了,项田不明究竟,兴奋地接口道:“莫非别驾欲于城外伏击敌军前锋?”

    李素咳了两声,面不改色地道:“不,五千兵马出城,往东面玉门关而去,简单的说……”

    项田脸色也变了,脱口道:“弃城?”

    李素点头:“不错,弃城,水无常形,兵无常势,注目于大唐西域大战局,不必在意一城一隅之得失,只待时日,陛下从薛延陀腾出手来,再遣大军西进,收复西州只在我大唐雄兵的翻覆之间。”

    帐内众人皆不说话,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李素叹了口气,继续解释道:“弃城只是避其锋芒,西州百姓已被尽数迁出,兵马走后,此城变成了一座空城,让敌军占去,他们能讨得什么便宜?据说如今陛下御驾亲征薛延陀,大军推进得越来越顺利,半年内必能灭其国,半年后,我大唐将士集结兵马西征,那时攻守已易位,敌人区区三万兵马,守这么一座脆弱得不堪一击的城池,我大唐收复西州,岂非翻覆之间可定?从战略上来说,眼下放弃西州,正是明智之举。”

    帐内仍旧沉默,李素心情也沉重起来。

    他不明白这个年代的人到底有着怎样的价值观,看众人的架势,似乎想在西州坚守下去,这些人……是不是傻啊?

    “李别驾,若你早有弃城的打算,为何这些日子不停做军粮,囤军械,甚至造火器,你做的这些,不是为守城而准备的吗?”项田迟疑地问道。

    李素点头:“是为守城准备的,不过有个前提,那就是敌我数量相距不大,比如说,如果西域诸国攻打西州的兵马只有一万左右,我可以选择留下来坚守,我做的这些准备也是为了这一万兵马,我算了一下,以西州眼下的城防和兵力,一万敌军已是守城的上限,超过一万,城必破,如今你们也听到军报了,来犯之敌有三万……”

    李素嘴角一勾,悠悠地环视众人:“各位,咱们只有五千守城将士,其中有一半还是乌合之众,这点兵力对敌人久已蓄谋的三万攻城兵马,胜算何在?明知没有胜算还坚守此城,岂非愚蠢之极?”

    这番话是大实话,从一开始,李素便做了两手打算,敌人来得少,他可以守下去,所以囤粮囤军械,造火器,都是为守城而准备,但敌人若来得多,比如眼下的三万敌军,李素便完全没有兴趣也没有信心守下去了。

    很残酷的现实,哪怕换了当世名将程咬金李靖等人,守这座西州城恐怕也守不住,战争终究靠的是实力,没有那么多的捷径可走,以寡敌众而胜的例子不是没有,但很少,通常来说,以寡敌众的下场都是被注定了的。

    见大家仍不说话,李素有些不耐烦了,环视众人道:“诸位的意思莫非要守?”

    众人不说话,神情却分明露出坚决之色。

    李素笑了,朝三人拱了拱手,道:“好,李某生平最佩服的便是各位这种铁汉子,曹刺史,两位将军,以数千敌三万,李某请教各位,如何守?能守住吗?”

    说着李素露出天真烂漫的目光,开始恶意卖萌:“我还只是个孩子,你们教教我好不好?”(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