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零九章 大敌将至
    <div id="content">

    那焉走了,领着他的商队迎着清晨的朝阳,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西州。

    李素亲自将他送出城门,看着他的身影被火红的朝霞拖得冗长孤瘦,不由怅然叹气。

    王桩站在他身后不停挠头,每次他挠头时,便代表他遇见了一件以他的智商无法理解的事情,挠头的动作大抵是为了刺激脑部皮层的活跃以达到短时间提高智商的目的……

    “想不通啊……你为何放这个龟兹商人离开?”王桩终究还是无法理解李素的行为。

    李素仍盯着那焉渐行渐远的背影,头也不回地笑道:“那焉这一年对我不错,虽然他的堂叔正调集大军攻打我们,但与他无关,眼看西域大军要攻城了,我既然狠不下心把他绑到城楼上当肉票,索性放他走吧,凡做人做事,都应该留一线的,把事做绝了,天道也会把你自己的路绝了,王桩,以后你也要记住。”

    王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随即又道:“我刚才看见那焉出城的一刹那哭了……”

    李素笑道:“我也看见了,不过我装作没看见……”

    王桩忽然咧嘴憨笑道:“被你关在城里一整年,而且这一年被你榨得一滴油都不剩,换作是我,出城的那一刻我也哭,呵呵……”

    李素:“…………”

    真想不通啊,自己已经把智商拉低了一大半,努力保持和王桩同一个水平了,可大家为何还是不能愉快融洽地聊天?

    那焉的背影更远了,在视线的尽头处,李素忽然发现那焉停了下来,转过身面朝西州城头,呆呆静立许久,忽然长揖到地,久久未起身。

    李素笑了,也不管那焉能不能看见,朝他挥了挥手。

    扭过头瞪着王桩。李素怒道:“看见没?人家那叫感动!感动得哭了!”

    **************************************************************

    整座城池都在整军备战,在李素强硬的命令下,无论军队还是百姓,皆进入戒严管制期。两个折冲府一个骑营还有一个乡勇营总共五千人左右,每日天没亮便被各自的火长叫醒,然后操练,不停的操练,百姓们也被统一管制起来。男人当民夫,女人做军粮,城里的一切工作皆以备战为主题。

    城池里的气氛因此而陷入紧张压抑,刺史府被李素狠狠整顿过一次后,官员们也忽然变得积极起来,很识趣地配合李素维持城内的稳定,并且按李素的吩咐,将城内异族百姓驱赶出城,这是没办法的选择,李素对异族太不放心了。留他们在城里,终究是一个隐患,谁知道里面有没有敌人的奸细等着与即将到来的大军里应外合?

    异族人被凄凄惨惨赶离了西州城,李素仍旧站在城楼上,硬着心肠目送他们离开。

    战争永远是最残酷的,容不得半点纵容或心软,尽管知道这些异族百姓里面绝大部分都是老实本分的,可李素冒不起这个险,眼下只是驱离异族,对李素来说已经算是尽量温和的方式了。

    每日城门前斥候来往进出不断。大战在即,斥候已被李素放出三百里之外,不停地来回禀报军情,打探敌军大部的行止。

    平静的西州城酝酿着狂风暴雨。城内百姓人心惶惶,却还是咬着牙强撑,这个时候,中原汉人的特性便显露无遗,他们善良,勤劳。而且对王朝社稷有归属感,特别是大唐的百姓,平日嗓门大,骂骂咧咧没个正形,谁都不服的样子,一旦遇到危难,却非常配合官府调派,让做什么便做什么,只要不被官府慢待,他们甚至可以豁出命帮忙。

    …………

    “蒋权,明日开始,组织百姓撤离西州,一路往东朝玉门关而去,记住,城里一个百姓都不要留,西州即将成为凶险之地,留百姓在城里无异要他们的命……”帅帐内,李素很严肃地下了令。

    蒋权重重点头,然后又道:“曹余和那些官员呢?”

    李素叹道:“那些人,去留随意,若随百姓出城,一路上由他们负责统领百姓行止,我们分不出兵去照拂他们,便由他们自己照顾自己吧。”

    “别驾宅心仁厚,末将佩服。”

    李素笑道:“我是很宅,而且有一颗很宅的心,但仁厚倒不至于,说到底也是为我们自己开脱,西州丢了便丢了,可百姓皆是陛下的子民,他们不容有失,否则陛下真会怪罪我了。”

    “李别驾,城里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按别驾的吩咐,军粮已做好,存余约莫能够支撑两个月,擂石滚木火油这些也存了不少……”蒋权说着说着忽然兴奋起来,搓着手笑道:“至于别驾所造的震天雷,果然是个好东西,末将曾命人试放了一个,哈,方圆两丈之内无论人畜皆无幸理,端的厉害得紧。这东西我们也造出了五千来个,想必守城问题不大……”

    李素摇头苦笑,没说话。

    火器或许是守城的助力,不过也只是助力而已,不能当成指望,战争的根本还是在人,当然,这些道理李素没解释给蒋权听,因为……他懒得解释,会耗费很多口水的。

    “李别驾,该安排的都安排,末将不懂,别驾为何对守城的将士没有任何安排?这个时候该布置防卫了,哪一营哪一火守城墙的哪一处……”

    李素慢悠悠地道:“这个不急,大敌将至之时临时安排也来得及,若来的敌军太多,西州注定守不住,我又何必安排?到时候领着大家逃命便是了。”

    蒋权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他没想到李素准备了这么久,整座城池都在为备战而忙碌,可李素仍旧打着弃城而逃的主意。

    李素似看出蒋权所思,盯着他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忠诚气节,还是愚蠢?”

    “气节!”蒋权果然回答,随即垂头想了想,挺起胸道:“是气节,城是大唐的城,明知不可守也要守,这是臣子的本分和气节。”

    李素摇头叹气:“这一点上,我们聊不到一块去,换个话题吧,今晚吃什么?”

    …………

    三天的时间,西州的百姓被官员们集结起来,携带各自的细软和家眷,由东城而出,离开了西州城,一路蹒跚且缓慢地朝东面而去。

    城内除了五千守军,再也看不到一个百姓,整座城池瞬间变得空荡荡的,恢复了当初那座死城的模样。

    贞观十三年二月初四,一个晴朗无云的好日子。

    三百里外的斥候军报入城,西域诸国大军已发兵!

    **************************************************************

    PS:还有一更。。。嗯嗯,求月票。。(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