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四百零五章 胡搅蛮缠
    <div id="content">

    玉门关前乱成了一锅粥。

    挟持守将已是很严重的大事了,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的儿子,现在的情形更混乱了。

    方老五挟持田仁会,田仁会的亲卫围着方老五,外围还有一千名程家庄子的老兵围住亲卫,而程处默,则站在外围指着亲卫口沫横溅地骂娘,许明珠站在程处默身旁抹泪大哭……

    太乱了,被挟持的田仁会觉得脑仁疼,想揉揉太阳**,手刚抬起来,方老五的匕首刃尖紧了一紧,田仁会的脖子上又多出一道血痕。

    程处默是个糙汉子,而且充分继承了老爹蛮不讲理的作派,对任何事的评判只是熟人,然后二话不说先站熟人一边。把对方骂了揍了再来讲道理,现在也是这样。

    程家庄子的老兵很有素养,程处默一声令下后,老兵们非常迅速地将双方围了起来,中间分出百人,很有程家行事作派地横插入亲卫与方老五中间,将双方蛮横地隔开,这下田仁会的亲卫们完全绝望了,其中两人飞快转身朝大营和城头跑去,调集玉门关兵马。

    程处默满不在乎地嘁了一声,转头如雨下的许明珠,疑惑地皱起了眉:“弟妹莫忙着哭,说说怎么回事,若是玉门关哪个杂碎敢欺负你,俺老程今日便为你主持公道,反正道理站在咱们这一边,弄死一两个也不打紧的……”

    仍被方老五挟持的田仁会脸颊直抽抽,原本许明珠挟持他意图调集兵马已然很不讲理了,这下来了个更不讲理了,不问青红皂白先给定了性,是非黑白全混淆了。

    “程小公爷,还记得田某否?先让这位把刀拿开,咱们把道理讲明白,若我田某理亏,死也甘心。”田仁会不得不大声喊道,没办法。事情越搞越乱,越闹越大,再不说点什么的话,今日怕是难以善了。

    程处默斜眼睨着他,哼了哼,道:“原本认得你的,可你今日欺负我弟妹。老程还真不想认得你了,弟妹。我不听他讲道理,先听听你的道理,你尽管放开说,有我老程和程家庄子的部曲在,玉门关五千甲士也不一定有胜算。”

    许明珠垂泣许久,终于渐渐平复了情绪,抬眼婆娑处默,目光充满焦急:“程家大哥,快去西州救我夫君吧!西域诸国大军即将兵临西州城下。西州孤城,兵少将寡,四面无援,夫君独力支撑大局,再晚……”

    许明珠小嘴一瘪,又哭了起来:“再晚……怕是来不及了!”

    程处默眼皮直跳,从长安出来时他便已明白西州危急。否则他也不会日夜兼程往关外赶路,然而见到许明珠后,程处默发觉西州比他想象更危急,几乎已到了倒悬一线的地步。

    “弟妹且宽心,我领着程家庄子老兵从长安出发,就是为了驰援西州。李素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这般危急时候也拉不下脸求人,臭德行真该改改了,咱们在玉门关补充了粮水之后马上启程……”程处默说着忽然一顿,疑惑地明珠:“不对啊,西州危急,弟妹你跑到玉门关挟持老田作甚?”

    许明珠还没说话。田仁会眼眶一热,差点流出泪来,这浑小子总算问到正题了。

    许明珠抹着泪道:“夫君心善,大战之前编个借口把我支离西州,快到玉门关我才知真相,心急夫君性命,来玉门关求田将军发兵驰援西州,可田将军不肯,万般无奈,只好出此下策……”

    程处默倒吸口凉气,小眼睛震惊地盯着许明珠。

    作为将门子弟,调动兵马的利害他自然比谁都清楚,未奉皇帝诏命,未得三省调兵文书而私自调兵,那可是杀头的罪过,玉门关纵然兵精将广,纵然素无战事,西州纵然火烧眉毛,可关内的兵马也是一兵一卒都不能动的,很要命,要田仁会的命。

    有些尴尬地咳了两声,程处默小眼睛眨得飞快,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帮亲不帮理,没办法,生下来便具有不讲道理的属性,这是老程家祖传的遗传基因。

    “咳,按说呢,田将军确实不能私自调动兵马的,干系太大,可是……西州是我大唐治下,城池有了危险,玉门关当然要发兵驰援,哪有眼睁睁城池陷落的道理,这事便拿到长安朝堂上说,咱们也占着理……”

    程处默大约也是个混帐性子,眼前如此复杂的情况被自己毫无意识地捋了几句后,忽然觉得自己越说越有道理,于是腰杆渐渐挺了起来,说话的声音也大了。

    “对啊!西州危急,玉门关调兵驰援,没亏任何道理啊!来日陛下得知,老田不但无过,反而有功才是……”程处默说着眼睛便瞪了起来,指着田仁会骂道:“老田,这就是你不仗义了,手里明明握着五千甲士,却迟迟不肯发兵驰援,你存了什么心思?眼睁睁陷落你就高兴了?混帐东西,以后别说认识俺程家!”

    田仁会欲哭无泪……

    今日太邪性了,皇历上一定写着“不宜巡城”,不然碰到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不讲道理?

    “我……我懒得跟你说!反正玉门关的兵马我绝不会调动一兵一卒,刀就在我脖子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田仁会终于怒了,对李素的同情,对许明珠的感佩,还有对程家的敬畏,在经过程处默一番胡搅蛮缠后,田仁会所有的耐心终于渐渐耗尽,目光斜瞥着程处默冷笑道:“卢国公府势大,程小公爷杀个把守将应是无碍的,末将性命就在这里,有本事把我大好头颅拿去便是,想调兵?做梦!”

    程处默呆了一下,顿时大怒:“好你个田仁会,给脸不要脸,当初你在长安时我爹还把你请到府上饮酒,晚上还遣了两个胡姬给你暖床,如今你是中郎将了,眼睛鼻子高了,做人也不仗义了是吧?我家的酒算是喂了狗!你……你……”

    程处默气得满脸通红,真杀田仁会他当然不敢,只是气极之下也不知该如何骂他才能使他受到良心的谴责。结巴半晌,终于狠狠一跺脚,大手朝他一伸:“给酒钱!给过夜钱!把我爹请你的酒钱和两个胡姬的过夜钱给我!以后我程家就当不认识你!”

    田仁会真想仰天吐一口狗血。

    太没面子了,真后悔认识程家父子啊,这种事居然大庭广众说出来,简直……无地自容。

    田仁会气得直哆嗦,程处默指天大骂。许明珠垂头啜泣,方老五一脸平静。手里的匕首仍稳稳架在田仁会脖子上,场面乱糟糟难以控制。

    浓雾已渐渐散去,街道两头忽然传来有节奏的脚步声,众人脸色一变,情知刚才跑出去的两名亲卫终于调来了玉门关兵马,今日的事闹得愈发大了。

    “田仁会,你居然调兵?想围剿我们吗?今日我便死在这玉门关,让你来日去长安报捷!”程处默大怒道。

    田仁会仰天叹了口气,跟这种人真的没法说话了。道理在他一边时他得理不饶人,道理不在他这边时便胡搅蛮缠,程家的人都这个样子。

    “小公爷,你要弄清楚,你们的刀此刻还架在我脖子上,你麾下部曲现在也正把我团团围住,你能围我。我为何不能围你?难道我便该死么?”

    程处默想了想,确实是这个理,于是他很快做了个决定,……他决定暂时不讲道理了,因为道理没在他这边。

    “废话不多说,西州危急。你到底调不调兵?老田,我也不让你为难,来日陛下责罪,我程处默一肩担了便是,绝不让你受委屈,如何?”

    田仁会冷哼道:“小公爷说得未免太轻松,如此大罪。你说担下便担得下么?陛下会听你的?最后九族被诛的还不是我田家!”

    程处默也渐渐失去耐心了,使劲一跺脚,怒道:“既如此,我索性不跟你说了,兀那前面拿刀的弟兄,你架着田仁会往关外走,别怕,程家的老兵护着你,老田,得罪了,今日我便把你劫出关,一路劫到西州去,门关的兵马跟不跟来!”

    田仁会大急:“程处默,你知不知道你在给程家闯祸?不要命了么?”

    程处默大笑:“要不要命的,先救了我兄弟再说,弟兄们,走,咱们出关!”

    挟持着田仁会,千人的队伍一步步走到玉门关的城门甬道下,然后便走不下去了。

    数千兵马在甬道前早已列好了阵势,幽冷的箭矢,寒光闪烁的刀尖长戟,还有一排排拒马,铁蒺藜,滚木……将甬道堵得严严实实,滴水不漏,玉门关数千将士神情冷凝,严阵以待,甬道前一片肃杀。

    程处默呆了一下,接着脸色冰冷地仁会,森然道:“老田,真要拼个鱼死网破么?”

    田仁会重重地道:“末将之责是守玉门关,五千甲士未奉诏命,绝不出一兵一卒!”

    沉默片刻,程处默忽然放声大笑:“今日本要称量玉门关甲士的斤两,但我麾下一千部曲要驰援西州救我兄弟,路上不容折损,今且记下这一遭,待我从玉门关回来,非把你们拆零碎了不可!”

    扭过头明珠,程处默眼中充满歉意:“弟妹,玉门关兵马已指望不得了,我麾下就这一千兵马,咱们先去西州吧。”

    许明珠点点头,面朝程处默屈膝盈盈下拜:“程大哥高义,夫君幸甚,没交错兄弟。”

    程处默大笑:“这话中听!老田,你不仗义,你要保命升官且由着你,来日西州解了围,我再来与你讲讲道理,但愿朝堂和我爹那里你能说得过去,今且放了你,后会有期!”

    方老五拿开架在田仁会脖子上的匕首,狠狠一推他的后背,田仁会朝前踉跄几步终于站稳。

    眼处默和许明珠领着程家庄子的老兵列队朝关门外走去,明明是赴身生死难料的险地,可每个人的神情却那么的顾盼飞扬,仿佛赴一场奢华高贵的盛宴。

    田仁会呆呆伍,眼眶忽然一红,握紧了拳头嘶声道:“我岂是不仗义的小人之辈!小公爷你了!只是,忠与义,你教我如何取舍?你如此说我,我田仁会不服!”

    程处默身形一顿,然后哈哈一笑,接着迈开脚步往前走。

    田仁会正在郁愤之时,却听身后马蹄隆隆,只听马蹄声便估摸有千骑之数,田仁会心中不由一沉,今天到底什么日子,出的大事为何一桩接着一桩?

    扭头望去,却见一名商贾模样的中年汉子领头,后面跟着一支千人规模的商队,商队里无论伙计还是护卫,皆是平民短衫打扮。

    田仁会仅只眼,眉头便深深皱了起来。

    他久守玉门关,见过南来北往的商贾商队如恒河之沙,数都数不过来,只消一眼便路经玉门关的商人身家如何,哪国人,装着什么货物,可眼前这支商队落在田仁会眼里,他的第一反应却是马上调兵。

    实在太不像商队了,队伍里没有老弱,每个人皆是二三十岁的壮年汉子,每个人的神情皆是冷凝寡言,一脸肃杀的模样,换下平民装扮,配上一身铠甲,分明便是一支百战沙场的精兵!

    田仁会还没来得及开口,却见为首的商贾汉子策马在他面前停下,仔细一眼,冷冷道:“尊驾可是玉门关中郎将田仁会?”

    田仁会楞了一下,淡淡道:“正是。”

    商贾从怀里掏出一卷明黄色的绢布,还有半面金色的虎符,伏身递给他,大声道:“陛下旨意,玉门关中郎将田仁会即刻调动三千精锐兵马出关,日夜兼程驰援西州,接旨后马上启行,不得耽误!这里是陛下的圣旨和调兵虎符,请田将军核对后马上集结兵马!”

    ***************************************************************

    PS:这两天胃不大舒服,嗯,但还是坚持更新,不掉链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