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九十二章 严刑逼供
    <div id="content">

    好物件经得起岁月的推敲,人也一样。∑頂點小說,x.

    郑小楼就是个很不错的人,身手高,为人沉稳,闲极无聊时也杀杀人,惹惹麻烦什么的,总的说来,还是很不错的,别的且不说,这次西州攻守之战,郑小楼不知为李素磕飞了多少支射向他的冷箭,最后一支虽然还是射中了李素,可若没有他飞起那一脚,李素此时很可能已躺在棺材里,接受西州父老军民的祭拜了,曹余那家伙可能还会偷偷在他棺材前撒泡尿以示庆祝……

    很好用的人,真恨不得把郑小楼种在土里啊,到了春天,如果能长出很多郑小楼……

    “会审犯人么?”李素斜眼看着郑小楼。

    心里有点不爽,当初怒踹了他一脚避开了那支要命的冷箭,固然救了李素的命,可李素的腰却痛了好几天,踹轻一点会死吗?忍不住猜测这家伙心里到底对自己怀了多大的不满,那一脚全发泄出来了……

    郑小楼冷酷的脸颊微微抽搐了几下,不为别的,就因为李素斜眼看他的眼神,或许里面没有恶意,但……这种看便宜货的目光是肿么回事?

    “会。”郑小楼言简意赅地道。

    李素看他的眼神仍是斜的,而且看便宜货的目光似乎……更便宜了。

    “会审你为何不早说?就这么看我们傻乎乎的审了一天一夜都没结果。”李素很不爽了。

    “你又没问我。”

    “好吧,我的错……”李素很痛快地承认了错误,然后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你是江湖人,会的手段应该不少吧?你会什么手法?分筋错骨手?**掌?”

    郑小楼纳闷地看着他:“何谓‘分筋错骨手’?何谓‘**掌’?为何你说的这些我听都没听过?”

    “意思是说,你有更实际更有用的手法让他们老老实实招了?”

    郑小楼没说话,只是一脸酷酷的点头。

    李素眼亮了。很期待啊,唐人逼供莫非有更先进更神秘的手法?

    “走,先去会会那个大胡子……嗯,城楼上你踹我的那一脚我原谅你了,不必用这种感激的眼神看着我,我的胸襟就像那大海……”

    …………

    大胡子是个硬角色。也是个狠角色,这个角色此刻脸上充满了鄙夷,看得出他很愤怒,因为他被恩将仇报了。

    李素老神在在坐在他面前,对大胡子的愤怒目光视而不见,恩将仇报这种事嘛……对啊,就恩将仇报了,咋地?

    郑小楼环臂站在李素的身后,眼神和表情都冷冷的。李素只觉得仿佛贴了一块万年寒铁,后背一阵阵发凉。

    “来,你站我前面来,别站我后面吹冷气……”李素把郑小楼拉到前面,然后指了指被五花大绑的突厥大胡子,道:“使出点手段,让他赶紧招了,我想知道无缘无故的。他为何要助我西州守城。”

    郑小楼淡然点点头,向前两步走到大胡子身前。毫无感情的目光与大胡子直视,二人久久沉默不语。

    李素兴奋地搓着手,心里有种变态的快感。

    很期待啊,除了分筋错骨手和**掌,这家伙会用什么手法逼供呢?除了美人计,一切皆有可能。

    李素很有耐心地等待。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郑小楼就这样一直与大胡子平静地对视着,谁都不说话,李素有些无聊,甚至想打呵欠。不过还是很贴心地为二人找理由。

    嗯,现在的情况大抵是高手对决之前飙杀气的阶段,看谁的杀气大谁就占据了主动,或者他们已经在用意念交手,所谓手中无招,心中有招,更有可能二人……一见钟情了?好污啊。

    就在李素无聊的第二个呵欠脱口而出时,郑小楼突然动了。

    身影一闪,李素百无聊赖的表情立即生动起来,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然后,只见郑小楼以一种寂寞高手的冷艳姿态出手,第一招是拳,一拳当头打去,……狠狠揍上大胡子那张粗糙又无辜的脸。

    在李素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郑小楼疯了似的一拳又一拳地揍着大胡子,从脸到胸再到肚子,李素甚至清楚看到郑小楼顺带着使了一招江湖大忌的撩阴腿,踹得大胡子扯着嗓子发出变了调的**惨叫声……

    李素很无语,而且脸颊不停的抽搐。

    这……就是传说中的逼供?手段……似乎略嫌粗糙啊。

    大胡子不停的惨叫,李素不停的眨眼,渐渐地,李素仔细观察后,终于看出了一点门道。

    郑小楼的力道不小,而且下手的部位很巧妙,每一拳都击在大胡子最痛最敏感的部位,就是通俗说的神经末梢,比如肩关节,肘关节,肋骨正中,盆骨,膝关节……

    总之,每一拳都打在最痛的地方,每一拳都有着它的目的,难怪大胡子被骑营将士用刑时都没叫得这么惨过。

    没过多久,大胡子已被折腾得不成人形了,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全身上下没一块好肉了,最后大概终于受不了如此惨无人道的折磨,扯着嗓子说了句突厥话,叽里咕噜的听不懂,不过看他可怜兮兮的表情,李素看得出应该是愿意招认的意思。

    李素大喜,欣慰地看了郑小楼一眼,这家伙的手段虽粗糙,但结果却还是很不错的。

    “你愿意招了?快说,为何助我西州守城,你们这群突厥人究竟是何来历,三个月前偷袭我营盘,是否也是你们所为。”李素板着脸道。

    大胡子被揍哭了,一边垂泪一边……叽里咕噜。

    李素和郑小楼顿时傻眼,这突厥话……貌似听不懂啊。哪怕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对李素来说有什么用?大家完全无法沟通好不好。

    呆怔片刻,李素释然一笑:“没关系,我去找个通译便是,来人,速速进城,请龟兹商人那焉过来大营,帮我们……”

    话没说完,郑小楼又动了,在大胡子悲愤莫名的目光下,郑小楼的拳头再次狠狠印上他的脸,这次居然配了台词。

    “说人话!为什么你老是……老是……老是……老是……不说人话!”(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