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恩将仇报
    <div id="content">

    城外的战况令守城的军民们欢欣鼓舞,直到高昌国全线溃败时,城头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将士们发了疯似的摇着城头代表大唐的旌旗,一时间城外突厥骑兵气势如虹,宜将剩勇追穷寇,城头将士万众鼓舞,欢天喜地庆余生。

    兵败如山倒,高昌军主将扬刀劈翻了几个带头逃跑的军士,却仍挽不回颓势,当全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纷纷朝四面八方逃窜时,高昌军终于彻底败了。

    三千人的高昌军,攻城时死了一千余,另外千余人被突厥骑兵左右侧翼包抄的战术切割得零零碎碎,彻底丧失了士气,全军一旦败退,乱象是惊人的。骆驼嘶鸣,将士惨叫哭嚎,乱军中互相拥挤踩踏,还有气急败坏的将领扬刀杀一儆百,却被求生心切的普通军士夺过弯刀,反劈于乱军之中……

    乱军中,突厥骑兵的队伍不见散乱,仍然有条不紊地分成四支队伍,不慌不忙地追击着败军,气定神闲地收获着此战的战果。

    西州城头上已是一片欢乐的海洋,连蒋权都露出了笑容,无论那支突厥骑兵是敌是友,城外的高昌国敌军终究已溃败,西州暂时保住了。

    众人欢庆之时,唯独李素面无表情,目光散发出一股冷意,死死盯着那支不慌不忙追杀敌军,收获战果的突厥骑兵。

    良久,突厥骑兵已完全将高昌军击退,正在城外打扫战场时,李素忽然厉声大喝道:“蒋权!”

    蒋权一呆,马上抱拳:“末将在!”

    “领兵出城,把他们截下来!”李素下了军令。

    蒋权傻了:“截……截下来?可,可他们已经败退了啊……”

    李素扭过头,满脸狰狞地瞪着他:“你傻了吗?我要你截的是那支突厥骑兵!”

    蒋权倒吸一口凉气:“突厥骑兵……刚才不是帮咱们……”

    李素眼神愈发凶狠:“不把他们的底细摸清楚,你凭什么断定他们是在帮我们?就凭他们刚刚击退了高昌军吗?焉知他们下一个要击败的会不会是我们?”

    蒋权呆呆看着李素,脸上仍布满了不敢置信。

    这个年代的人道德观念还是很强的,无论读没读过书。廉耻与节操是从小便被教育的内容,真正的狼心狗肺之辈还是很少的,对一支刚刚帮助过自己的骑兵突下狠手,蒋权委实有些不能接受。

    可惜。李素与这个年代的人不一样,太不一样了……

    “战机稍纵即逝,蒋权,你还在等什么?马上把他们截下!”李素厉声喝道。

    军令如山,无论蒋权和麾下骑营将士再怎么不情愿。李素终究是守城首官,他的军令无可违抗。

    蒋权咬了咬牙,一声不吭转身走下城头,一边走一边大吼着集结兵马。

    很快,西州城门被缓缓开启,千余大唐将士骑着马匹和骆驼,出城朝城外突厥骑兵方向疾驰而去。

    李素静静看着蒋权和将士们的背影,神情露出几分凝重。

    自从来到西州,听钱夫子说过一支突厥兵马帮大唐守住西州后,李素便一直坐立不安。这支神秘的突厥兵马已成了深扎在心中的一根刺,他总觉得这支兵马的背后深藏着某些东西,如果能把他们掌控在手里,西州许多不可见人的秘密或许便会大白于天下。

    李素需要这些秘密的真相,意欲经略西州,将整个西州完全掌握在手中,那么西州方圆千里内,不能容许有任何他所不知道的秘密,对西州的了解必须像佛一样,无所不知。无所不在,西州才真正完全掌握在手里。

    西州藏得最深的秘密,或许便着落在这支突厥兵马身上,更何况。当初李素领兵入城,杀官立威的那天,有支突厥兵马袭击了他的空营,这件事八成也是这支突厥骑兵干的,所以今日尽管这支突厥骑兵帮他们抗击高昌军,可李素仍不敢相信他们。仍对他们怀着深深的戒意,原因就在这里了。

    此时此刻,这支突厥兵马就在眼前不远,而且,他们刚刚经过一场大战,无论人畜的体力,还是兵马的士气,都处于即将消耗殆尽的状态,更重要的是,这支突厥兵马死活想不到城里有一位狼心狗肺的守城主官,竟敢悍然对刚刚帮助过他们的友军痛下杀手,这位主官岂止是没节操,简直是没人性。

    …………

    蒋权出了城,领着千余将士朝突厥骑兵慢慢悠悠地走去,脸上挂着几许无奈和愧疚的神情。

    正在打扫战场兼欢呼胜利的突厥骑兵忽然停下来,满是戒备地盯着这支出城朝他们行来的唐军。

    蒋权骑在骆驼背上,脸上甚至挤出了一丝难看的僵硬的笑容,这抹笑容令突厥骑兵渐渐放松了戒心。固有的道德观念害死人,他们怎么想也觉得眼前这支唐军不可能对他们动手,毕竟他们刚刚可是在城池最危急的时刻力挽狂澜,扶大厦之将倾,有了这份施恩的底气,再加上前方领兵的将军那满脸和蔼可亲的笑容……这分明是来犒军顺便感恩的架势啊。

    蒋权心中满是苦涩,更充满了浓浓的罪恶感,他觉得此刻自己正在干一件畜生行径,而向他下这道军令的人却毫无愧疚地站在城头,笑眯眯地看着他的背影,令他的后背直发凉……

    一千余头畜生……将士离突厥骑兵越来越近,双方大约二十丈距离时,突厥骑兵们渐渐察觉不对了,因为对面这支唐军一边走一边以不着痕迹的方式悄悄摆成了阵型,而且是适用于骑兵进攻的锥子阵型,锥尖恰好便是那位一马当先笑得和蔼可亲的将军。

    突厥骑兵顿时开始骚动不安起来,为首一名长着大胡子的主将扬手指着蒋权,不知说了几句什么,蒋权脸上的笑容忽然一变,变得冷酷凶悍无比,忽然拔出腰刀,遥遥朝前方一指,厉喝道:“攻!”

    轰!

    唐军将士同时发力,像一头饿极了的凶兽,恶狠狠地扑向突厥骑兵。

    ****************************************************************

    PS:还有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