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八十一章 私怨暂抛
    <div id="content">

    “壮哉!廖顺!”

    随着李素话音落地,身后四十多名骑营将士神情哀恸,齐声大吼,不少将士顿时红了眼眶。

    石破天惊一声吼,吓得不远处的众官员又退了几步。

    李素冷冷看着众官员,忽然道:“大唐的官,戍守大唐的国土,敬我大唐的英雄壮士,诸位觉得屈尊了么?”

    官员人群里一阵骚动,不知何时,人群里忽然走出一名官员,一声不吭地在廖顺的尸首前站定,寂立半晌后,忽然双手一拢,朝廖顺长揖到地,然后,沉默地走回了人群中。

    有了第一个,自然便有第二个,第三个……

    最后,不管情不情愿,刺史府前所有的官员都朝尸首行了礼。

    李素冷肃的神情终于露出几许柔和,没有天生的坏人,能朝廖顺的尸首行礼,说明西州的官场还有救,这座城池还有希望。

    行完礼后,官员人群仍旧安静,脸上或多或少带着几分惊惧和惶然。

    这些都是文官,他们的长处是能将圣贤之言如数家珍,然而面对即将到来的惨烈的城池攻守之战,许多人还是不由自主露出了惧意。

    李素静静看着他们,忽然大声问道:“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

    人群里又是一阵骚动。

    李素这句话有出处,它是春秋时鲁定公问孔子的一句话,但凡读过两年学堂的懵懂幼子都能不假思索脱口回答出下一句。

    可是李素当着诸多饱读诗书的文官们问出这一句话后,人群里许久不闻回答。

    千古圣贤之言,终究只有问心无愧的人才能坦然答得出。

    李素神情愈见阴沉,向前重重踏了一步,面朝众官员再次重复问道:“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

    许久后,人群里终于传出低微而心虚的回答。

    “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答案很标准,一字不差。这句话正是孔子回答鲁定公的,它被收录进了《论语》中。

    可是,李素还是不满意。

    嘴角勾起讥讽似的笑,李素的语气阴冷且刻薄:“声音这么小。是朝廷的俸禄没喂饱你们,还是你们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当官做多了亏心事?”

    尖酸刻薄指桑骂槐的话终于激起了读书人的火气,官员们动作划一地抬起头,涨红了脸直视李素,眼中喷薄着怒火。

    李素浑若未见。第三次问出了同样的话,只是这一次他负手而立,仰头望天,仿佛在问苍天神灵:“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

    苍天神灵没有回答他,这一次,刺史府门外空地上响起了一阵山崩地裂般的嘶吼声。

    “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李素终于满意了,与众官员目光对视。笑道:“甚好,希望你们记得今日此刻说过的话,大敌当前,私怨暂抛,希望大家同心同德,共抗外敌!诸位同僚马上各司其职,安抚百姓,筹备军械,调集粮草,此战过后。若西州不失,仍放不下私怨的,继续在心里默默恨我便是,如果有机会。欢迎你们来扳倒我!”

    人群寂静无声,官员们目光复杂地盯着李素的脸,那张脸年轻,稚嫩,带着几许满不在乎,还有几分讨人厌的笑容。可是,那张脸上的一双眼睛里,此刻却布满了如磐石般无可转移的坚决。

    人群久久无人说话,也不见有任何举动。

    李素仍笑得很灿烂,但说话却已很不客气了:“诸位,敌军离西州只有百里了,你们还傻站在这里,等着敌人请你们喝酒么?”

    这句话终于惊醒了众人,人群中顿时传出窃窃的议论声,按官职大小,众人飞快且高效地分工,何人筹集军械,何人调集粮草,何人挑选城中健壮百姓充作辎重民夫等等,寥寥数语里,官员们各自领到了自己负责的工作。

    一阵议论和忙乱之后,人群很快四散而去。

    ****************************************************************

    廖顺传回来的军情很及时,可以说,他给整个西州争取了许多迎敌准备的时间。

    小小的斥候,以生命的代价,换来了一次当英雄的机会。

    很多人漫长的一生里,真正闪亮的,或许只有短暂的一瞬,也或许连这一瞬都没有,一辈子庸碌黯淡至死。

    李素由衷感激廖顺的同时,也不由对当初自己的决定感到庆幸。

    当初一支神秘的骑兵袭营,差点酿成大祸后,李素吸取了教训,于是每天轮流遣出十名将士聊充斥候,巡探以西州城为半径的百里范围内的敌情。

    今日看来,这个决定无疑是非常明智的,它救了自己一命,也救了西州官民将士一命。

    西州城门关闭,将士们严阵以待,数十名斥候再次被遣出城,朝西面飞驰而去。

    西面城楼上,各种滚木,擂石,火油,还有一筐一筐的箭矢,一应守城该用上的军械全部堆积在城楼上。

    守城的将士们列队站在城楼上,神情凝重,还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紧张甚至惧意。

    城中一片喧嚣,李素站在城楼上都能听到百姓们的哭嚎声,搬粮草的,运军械的,女人抱着孩子,男人搀着父母,夹杂着巡城军士的呵斥怒骂,整座城池像一锅煮沸的水,全乱了套。

    紧张,害怕,各种情绪充斥在城中,连李素都不由自主感到几分惶然,毕竟,这是活生生血淋淋的战争,会死人的,死的人更有可能是自己。

    扭过头看着王桩和郑小楼,李素试图从他们脸上发现一点恐惧害怕的神情,郑小楼脸色如同往常般死板,如同一潭死水,泛不起丝毫波澜。

    而王桩……

    王桩却一脸兴奋,手里紧握着李素给他打造的二十多斤重的大陌刀,满脸跃跃欲试的表情,充分展示了一个未来杀才的本质。

    城楼下一阵熙攘喧哗,一群官员簇拥着一个人,快步登上城楼的阶梯。

    李素眯着眼笑了。

    这些日子刺史曹余闭门不出,甚至连西州军政大权都索性放了手,任由李素大肆高调施为,曹余的这种表现很不正常,直到今日,他才终于出现在西州官民面前,面带威严,目光含煞,也不知这煞气是冲着即将到来的敌军,还是冲着李素。(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