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润物无声
    <div id="content">

    发展繁荣一座城池要下多少功夫,当过官的人最清楚,那焉这种身份特殊的商人也清楚。

    说来很矛盾,历朝历代的商人都是被歧视的,哪怕赚再多的钱,有再多的家产,在当官的人眼里,商人都带着浓浓的铜臭味,虽然满身绮罗绸缎,可看商人的眼神就仿佛刚从茅坑里捞出来似的,充满了各种嫌恶。

    可是,商人却是历朝历代必不可少的人,不论哪个朝代缺了商人,都会有亡国的危险,粮食,桑织,瓷器,这些东西通过商人在国内各个城池之间互相流通有无,一座城池才会慢慢繁荣起来。

    矛盾的地方在于,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很明白商业繁荣社稷的道理,可是他们又深深鄙视商人,认为商人逐利而忘义,与儒家仁义之道相悖,君子不与之交也,所以商人的地位尴尬了上千年,唯一出过一位有出息的名叫吕不韦的商人,结果还不争气,跟秦始皇的母亲闹出了绯闻,下场凄惨无比。

    幸好李素不鄙视商人,事实上他自己也是商人,在长安时买卖做得风生水起哼哼哈兮,而且非常固执的认为有钱就是大爷,所以捞钱的手段层出不穷,直到现在,李素也觉得有钱就是大爷,前提是别招惹皇帝。

    繁荣一座城池很复杂,农桑,工坊,物产面面俱到,城里官府廉洁,百姓富足,商贾畅行,还有要合适的地理位置,以及不能太恶劣的气候等等,种种条件都达到了,一座城池才会繁荣,而西州,却只是一片贫瘠的土地,论气候和地理位置,简直是大唐所有城池里的渣渣。

    这样一座城池,竟在李素漫不经心的谋划下,短短数月之期便焕发出生机勃勃的样子。那焉不能不吃惊。

    他越来越感到,这位脾气温和又爱占小便宜,而且丝毫不顾忌所谓名士风范的少年郎,能在十多岁的年纪便被大唐的皇帝陛下封官赐爵。一定有着超乎凡人的本事,从他来到西州杀人立威开始,再到如今悄无声息将这座城池繁荣起来,李素的每一个动作,那焉都看在眼里。而西州每一天的变化,他也看在眼里,越看越震惊。

    不简单啊,大唐皇帝陛下将这位十多岁的少年调任西州,绝非长安所风传的写文章得罪了皇帝而遭贬谪,看李素一个接一个的动作,杀人时看似是少年血性,冲动冒然而为,而繁荣西州,只不过漫不经心叫来了几个商人。甚至从表面上看,他关心自己的新房子都比繁荣西州更上心,西州如今繁华的现状只不过是他盖自己新宅无聊时顺手而为的结果……

    然而,西州终究被他亲手繁荣起来了,商人虽不多,城内赌档风月之地也分外简陋,东西两市商人之间交易的货物种类也少得可怜,可是相比数月前贫瘠冷清如一座死城般的西州,再看看现在街道上的人来人往,无异于天壤之别。看在那焉这种有心人的眼里,他还敢说这是李素无意偶得的结果?

    回过头再仔细看看李素来到西州后所做的一系列动作,那焉顿时觉得他走的每一步都意有所指,目的明确。

    那焉不是纯粹的商人。他的身份很复杂,所以他看待事物的思路也很复杂,看明白了李素的动作后,那焉第一个反应是震惊,第二个反应,则是……更震惊。

    不管繁荣西州是李素的意思还是大唐君臣的意思。总之,西州这座荒凉的孤城已不再是大唐曾经视为鸡肋的地方,它已经,或者说将要以光芒万丈的姿态,正式进入大唐朝堂君臣的视线内,当西州越来越繁荣,也就意味着它的地理位置将会越来越重要,那时大唐朝堂会有何反应?不管怎么说,进驻更多的兵马必是应有之义,那么,他的堂叔,龟兹国相那利欲图西州的想法……

    凡事不经推敲,推敲起来那焉顿觉心凉了大半截。

    李素在用自己的方式,唤起大唐朝堂的注意,当大唐的君臣一齐将目光投在这座大漠孤城上时,西域诸国谁还敢觊觎?

    想明白了这些,那焉忽然很想出城会龟兹国,他想跟自己的堂叔好好谈一谈人生和理想。

    人生可以有很多理想,高尚的,龌龊的,可是,这些理想里最好把“攻打西州”这一项删去,那焉越来越发觉,西州不是西域诸国能惹得起的,先不说大唐的反应,仅是西州城里那位少年郎就不是能轻易招惹的角色。

    想法归想法,可那焉还是不敢迈出西州城一步,只能老老实实待在城里,他很清楚,李素对他的监视一直没断过,他更清楚如今他与李素朋友相称,勾肩搭背兄弟长兄弟短的,关系好得仿佛连钱都可以不分彼此的共用,当然,主要是用他的……可是一旦那焉流露出想离开西州的想法,他敢肯定,李素第一反应就是对他动刀子,而且是毫不犹豫的那种。

    友谊,太脆弱了啊……

    那焉现在有种苦涩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果真交了一个狐朋狗友,花了这么多钱给他盖房子,结果仍是肉包子打狗,毋庸置疑,他就是那只皮薄肉厚的大肉包子……

    ***************************************************************

    那焉的震惊还没结束,没过几天,李素又有了大动作。

    不知他怎生说服了刺史曹余,然后西州刺史府出了一道政令,政令很简单,只有一句话,西州城方圆百里内所辖的六个县乡,包括交河县,蒲昌县,柳中县等,所居的唐人百姓迁移一半入西州城,而西州城中的突厥,龟兹和高昌等国百姓,则尽数划归城西居住。

    这个动静闹得很大,引来无数官员和百姓的不满,西州所辖六县的县令顿时急了,不约而同来到城外骑营驻地求见李素,请求李素收回成命,而李素却不为所动,首先对县令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解释迁移唐人百姓入城居住的必要性。

    县令们当然听不进去,迁移辖下百姓,无异于挖他们的墙角,先不说百姓们多少负担着每年辖内的赋税,就单说百姓少了一半,对辖下会产生多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双方争执许久,而李素呢,本来就不是什么太有耐心的人,吵着吵着,终于不耐烦了,悍然下令将六位县令棍棒驱逐出营,于是,骑营校场上尘土飞扬,哀嚎阵阵,六位县令捂头抚腚,在骑营将士的棍棒飞舞下抱头鼠窜,一直撵出骑营辕门外,六位县令又惊又怒,想指着骑营辕门交代几句诸如“你给我等着”之类的场面话,算是挽回一下丢得不能再丢的面子。然而转念一想,骑营里面这位可是真敢杀朝廷官员的狠角色,万一场面话没交代完,里面便忽然冲出五百刀斧手把他们剁了……

    六位县令站在辕门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希望对方先开口放狠话,结果这年头谁都不傻,沉默半天,谁不肯当那个敢为人先的花样作死第一人,尴尬的僵持过后,大家终于失望,暗恨同僚无节操的同事,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一声不吭地骑上骆驼悻悻回去了。

    ***************************************************************

    PS:还有一更。。。求月票提神醒脑补肾壮阳。。。。(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