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七十二章 逆流而上
    <div id="content">

    商人是逐利之辈,如果把利益比喻成一只有缝的鸡蛋,那么商人就是一群苍蝇,专找有缝的地方叮。

    在这之前,西州在他们眼里自然是一只有缝的鸡蛋,而且他们为之激动欣喜,欣喜的是,这只有缝的蛋是他们先发现的,原本只是给西州送一批盖房子的砖石,结果无意插柳发现这里居然酝酿着巨大的商机,不仅可以安然端坐在烈酒生意的垄断上游,而且以后自家商队来往于大漠还可以得到大唐精锐禁军的保护,可谓收获颇丰。

    然而一听到西州即将面临战争,几位商人又开始动摇了。

    说到底,这是商人的天性,也算不得什么劣根性,趋吉避凶是人类的本能,只不过商人将它表现得更极致,更**罢了。

    馆驿院子里坐着的都是玉门关内外赫赫有名的大商人,那焉依照李素的安排放出风声要砖石,这个风声还是有根据性的,说得直白一点,从运砖石开始便是李素布下的一个局,不过这个局是个双赢的局,李素没存着坑害谁的意思,当然,敲诈那焉为他免费盖房子除外,这个……属于交情范围,管鲍之交的那种。

    几位大商人做的生意有大有小,小生意随便扔个几千上万贯,赔了赚了聊博一笑或一叹,然后日子该怎么过便怎么过,可是西州的这笔生意,在他们眼里却是一笔庞大的生意,庞大到单靠在座的单独个人是吃不下来的。

    从玉门关外,到西域三十六个小国的烈酒买卖,还有畅通无阻无损无耗的丝绸之路,这两桩加起来对商人而言是个绝大的诱惑,这种诱惑大抵可以让他们愿意把家里的婆姨侍妾拿出来换取,然后对外人仍旧是一副恭谦有礼,诚意满满的样子。

    ——不用怀疑,这个年代的商人真做得出,对自己的女人可以绝对的无情。对外人却善良得无可挑剔,典型的人格分裂,而且是集体分裂。

    商人的本性如此,有利则趋。无利则避,西州对他们而言原本是一个绝对有利可图的地方,然而一旦沾上“战争”二字,再大的利益都不敢往前凑了,毕竟。钱和命哪样重要,这群人格分裂的家伙们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院子里的沉默一直在继续,没人说话,各自都在动着心思。两名商人抬头张了张嘴,终究还是叹了口气垂下头继续沉默,然而犹豫迟疑的样子落在旁人眼里,大家都明白他们想说什么。

    其实,院子里所有的商人差不多都是同一个心思,都想打退堂鼓了。

    最冷静的莫过于那焉了,对西州的真实境况。他比谁都清楚,甚至比李素都清楚,西州如今面临的危机根本就是他家堂叔一手炮制出来的。

    冷眼看着众人的沉默,那焉嘴角勾了一下,很快恢复如常。

    龚狐最先按捺不住,转过头盯着那焉,道:“那焉兄,西州果真要与外敌接战?”

    那焉面无表情点点头:“不错,确有战事,短则数月。长则半年。”

    众人脸色又是一变。

    龚狐身子微微向前一倾,道:“不知跟西域哪一国接战?”

    龚狐到底还是多了个心眼。

    打仗,自然有敌有我,战争来临前。搞清楚敌人是谁很重要,如果只是譬如高昌啊,焉耆啊之类的小**队来攻打西州,那么西州胜出的几率显然不小,战争的胜负几率,能够直接影响投资风险的数据大小。而投资风险的大小,则直接影响着他们去或留的决定,所以龚狐问的这个问题至关重要。

    五双期待的眼神紧紧盯在那焉脸上,那焉暗暗一叹,苦笑道:“突厥,龟兹,或许还有高昌,焉耆等,西域三十六国大概会有一小半会联兵而指西州城下!”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愈发难看了。

    从进城的那一刻,商人们便看到西州那面一泡尿便能冲垮的城墙,现在马上要面临十几个小国,少说数万人的攻打,这座城怎么可能守得住?

    大家面面相觑,眼神传递着同样的信号。

    好险!差点被坑!

    那焉捋须不语,众人的表情却丝毫不差地落在他眼里,然后,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莫测的光芒。

    果断抽身而退,此刻已是院子里大部分商人的决定,没办法,他们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商人,一个个脑满肠肥的,利益再诱人,可是沾上了战争,他们玩不起啊。

    说是“大部分”,意思当然不是全部,院子里还有两个人的眼神仍在犹豫,龚狐和那个名叫古扎的胡商。

    每个人的人生选择都是不一样的,趋吉避凶是一种活法,富贵险中求也是一种活法。

    正因为有了千万种不同的活法,这个世界才如此多变,也如此精彩。

    ****************************************************************

    王桩怒气冲冲闯进了帅帐。

    李素正埋着头在桌案上写写画画,不知忙着什么,见王桩招呼都不打便闯进来,李素搁下笔,无奈地叹了口气。

    军营之中,随意乱闯主帅营帐,其性质大抵跟禁军教头林冲闯白虎堂一样,发配充军都是轻的,论律该拖出去一刀砍了,然而闯进来的是王桩,李素能拿他怎么办?

    “又被郑小楼欺负了?”李素一脸明悟加鄙视,斜着眼瞥了他一下,叹道:“王桩啊,你自己算算,从长安出发到如今,差不多一年了吧?你被他欺负过多少次了?身手好了不起吗?你也该争口气找回面子了,有本事揍他个满地找牙,我以主帅身份从奴市买个胡女奖赏你。”

    王桩气得重重一跺脚,怒道:“你还有心情说风凉话!那些商人都跑了!”

    李素呆了一下,接着惊愕道:“跑了?他们为何跑了?”

    “那焉遣人来报,他们听说西州马上要被外敌攻打,于是都吓坏了,大清早便收拾了东西,遮遮掩掩领着商队出了城……”王桩咬了咬牙,怒道:“这群势利眼。没一个好东西!难怪世人都看他们不起,原来他们果然没什么值得咱们看得起的地方!”

    李素的神情也变得有些失望,皱眉沉思片刻,道:“都跑了?五个商人一个都不剩?”

    “倒是留了两个。一个名叫龚狐,还有一个名叫古扎的胡商,他们倒是没走,不过今早钱夫子依你的吩咐向他们预支银钱时,这两人却左右推搪。找了一堆烂理由,最后一文都没给……哼!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素笑了,失望的神色渐渐松缓下来,笑道:“凡事预测后果,要做最坏的打算,但看待已经发生的事实呢,要看最乐观最有希望的地方,这才是处世之道,儒家中庸,道家无为。佛家因果,说的差不多都是这个意思,所以啊,我们现在眼睛里看到的不应该是跑了几个,而应该看到留下来几个,大浪淘沙,汰石存金,留下来的人,是真朋友,而跑掉的人呢。也是一堑之师,应该多谢他们选择在此刻跑掉,才不至给咱们造成更大的损失,至于留下来的两位不给钱也没关系。既然没走,就说明他们仍舍不得西州的利益,说明他们还在犹豫,还在观望……”

    李素说到这里语气忽然顿住,看着王桩不停眨巴的牛眼,不由自主叹了口气。

    好吧。这番人生道理白说了,显然这家伙根本没听懂,牵头牛来对它弹琴都比说人生大道理强,弹嗨了说不定牛还会翩翩起舞呢。

    见李素不说话,王桩也检讨了一下自己的悟性,然后作恍然大悟状:“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留下来那两个是真正的朋友,对吧?嗯嗯,我听得懂的。”

    李素有气无力地敷衍道:“没错,他们是真朋友……”

    王桩这时的求知欲忽然爆棚:“那么,这两位真朋友不肯给钱咋办?”

    “很简单,调兵马进城,把他们的商队洗劫了,劫财不劫色……”

    王桩高兴得跃跃欲试:“真的?真的可以吗?真的吗?”

    说着话,王桩转身便往外跑,看来准备找蒋权调兵,痛痛快快干一回无本买卖了。

    “回来……”李素急忙拽住了他的袖子,好险,这一把若没拽住,后果可能会……发大财?

    “干点正经事吧……”李素叹息道:“留给咱们的光阴不多了,朝夕必争才是正理。”

    王桩挠头:“你不说我咋知道干啥咧?”

    李素想了想,道:“求人不如求己啊,等着留下来的那两位商人出钱,不知等到何年何月,若是明着把他们抢了呢……似乎又有点不要脸,所以,咱们还是不要指望他们了,你马上出去从骑营里挑个手脚利落心眼灵巧的军士,给他三头骆驼轮换着骑,日夜兼程赶回长安城,给我从长安城里带个人过来,顺便去一趟太平村见一下我爹,把我家库房搬一半,然后带着人和钱马不停蹄赶回西州……既然指望不了别人,我自己来做!”

    王桩好奇道:“从长安城带谁过来?”

    “还记得那个名叫孙平贵的毫州布商吗?我弄的大棚绿菜,上面盖的素布就是他家的……”

    王桩飞快点头:“记得,那个卖烂布头的奸商。”

    李素看了他一眼,有心想帮孙平贵解释一下,想了想,懒得解释了,反正又不是骂自己。

    “没错,就是那个人,跟西州城的那几位商人比起来,孙平贵多少也算是老熟人了,我李素上赶着送别人好处,别人却吓跑了,跑得比狗还快,留下来的也是磨磨蹭蹭看风向,既如此,肥水索性不留外人田,这桩买卖我来干。”

    王桩答应了一声,转身便往外走。

    李素又叫住了他,犹豫了许久,道:“顺便让回去的人拜访一下卢国公府和琅琊郡公府吧……”

    “没事去他们府上做甚?”

    李素叹道:“什么都不做,只是拜访一下程伯伯和牛伯伯,代我问候一下程家和牛家……”

    顿了顿,李素脸上露出无比疲累之色,道:“我一个人在西州……撑得很辛苦,这种辛苦无法开口对外人说,尝得人间百味,方知当初被人宠溺着的时候是多么的幸福……”

    王桩呆呆地道:“可是……你的辛苦,两位老国公也不知道啊……”

    李素无力地挥挥手:“去吧,叫人回长安的时候顺道拜访一下他们,两位伯伯待我如子侄,我派去的人登门拜访,纵然什么都不说,他们亦知我难处,我现在确实很需要帮助,不出意外的话,程伯伯和牛伯伯不会袖手旁观的,两府家将部曲逾千员之数,就算他们不便调动玉门关的兵马,只派各自府中家将部曲来西州帮帮我,我都不会如现在这般辛苦……”

    见李素脸上罕见的疲累之色,王桩终于意识到,他真的很累了。

    嘴唇嗫嚅了几下,王桩道:“李素,你不是愚笨之人,从你被调任西州开始,以你的聪明,总能找得到理由回长安的,当初作过那篇长赋激起陛下的怒火,事隔近一年,陛下的怒火差不多该消了,或许只消一封奏疏呈到陛下面前,他就会把你调回长安,你为何不这么做呢?你应该清楚,若真想离开西州,远离这是非之地,并不是没有办法的……”

    李素叹道:“离开西州,我一眨眼便能想到不下十种法子,可是,离开西州后,我就真的安全了吗?真的远离是非了吗?待在长安便真的高枕无忧了吗?你记不记得,仅只去年一年,我在长安便遭遇到多少次性命攸关的危难?天下虽大,哪里有真正的净土,乐土?”

    “可是……你留在西州……”

    “我之所以到现在还留在西州,并且在大敌来临之前尽心尽力为西州做着这一切,其实也是想看看自己究竟能做多少事,能做到何等地步,做的这些对西州究竟有没有用,还有……”

    李素的语气忽然变得激昂起来:“还有就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已习惯了随波逐流的日子,可我还想试一试逆流而上的滋味!”

    ***************************************************************

    PS:还是大章,没办法,每天都要提醒一遍,因为很多朋友现在是用手机客户端看书,根本不提示字数,然后就说怎么又一更云云,我多冤呐。。。(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