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七十章 顺手而为
    <div id="content">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冤大头。

    那焉愿意当这只冤大头自然是有原因的。

    西州这个城池很重要,它已成了他堂叔龟兹国相的必取之地,于是,渐渐掌控了西州局势的李素也变得重要起来。

    那焉与李素的关系很复杂,或许连他们自己都有点分辨不清到底是敌是友,曾经有过同路且共同抗敌的交情,又有着截然相反的敌对立场,成为敌人还是成为朋友,彼此都身不由己。

    所谓“谋国”,并不仅仅谋他人之国,有时候也谋自己的国,为自己的国家做打算,找出路,寻支持,弭兵灾,这些都可以称为“谋国”。

    那焉不是商人,他是谋国之人,谋国之人的目光放在大局上,一双眼睛能穿透过去现在的迷雾,直视遥远的,数十年上百年的光阴,未来的国势国运,全在眼中纤毫毕现,无可遁形。

    那焉虽然没达到这种地步,却也不平凡,西州的分量,李素这个人的分量,全看在他眼里,敌人或朋友的定论属于未来,至于眼前这盖房子的材料钱……实在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连搬上台面的资格都没有。

    然而那焉与众商人结算材料钱时仍是一副肉疼表情,众商人欢天喜地告辞离去后,那焉仰头长吁短叹,一脸刚被盗匪抢了的模样,从他痛苦的表情上看,盗匪不但劫了财,顺手还劫了他的色……

    盖房子的钱是小事,可是被敲诈勒索后,冤大头该有的态度还是得拿出来,那焉敢肯定,如果此刻自己一副云淡风轻不差钱的样子,李素这家伙一定顺杆子往上爬,绝不会和自己客气。或许真会在新房子里挖个人工湖出来,那时他就会真的肉疼了。

    …………

    那焉苦着脸告辞出营,与众商人一同离开,李素很客气。亲自将他们送出辕门外,看着他们骑上骆驼不急不徐地朝城里走去。

    四周俱静,只有呼呼的大漠炎风拂过,夹杂着细小的沙粒,海浪拍打在脸上。有种微微的刺痛。

    王桩仍站在他身后,挠着头道:“开酿酒作坊好说,西州需要钱财的地方太多了,可是……你说什么让骑营保护商队,这是为何?咱们骑营本来人少,只有一千人,这点兵马要守城,要巡边,还要维持西州城内的稳定,人手本来就不够用。何必抽调兵马去保护这些商人?”

    李素叹道:“保护商队当然为了挣他们的钱啊……我刚才跟他们说话时你耳朵用来出气了?”

    王桩愈发疑惑不解:“挣钱?护送一回也才一千多两银饼,算个啥?”

    李素喃喃道:“‘也才’?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一千多两银饼都看不上眼了,站着说话不腰疼,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种人应该被活活打断腿才对,为何他还好好站在我面前?”

    “……你自言自语太大声了。”

    李素耐着性子跟王桩科普:“你看啊,护送一趟一千多两银饼,从玉门关到西州路程一个月左右,那么,一年十二个月。我们能赚多少?赚来的这些钱我们用来修砌城墙,能修多少丈?”

    王桩掰着手指,懵懵懂懂算了半天,接着两眼徒然睁圆。倒吸一口凉气,惊道:“十多万两?”

    李素重重叹气,没办法了,聊不下去了,就这样吧,其实年轻人活得糊涂一点挺好的。前提是别管帐。

    王桩兴奋得浑身直颤:“好厉害,十多万两啊,啧啧,修整个西州的城墙估摸也差不多够了吧?”

    李素笑眯眯地点头,——他很忙,就算不忙他也没闲心去教王桩的加减乘除。

    让骑营护送商队的主意倒并非真为了赚钱,事实上当李素知道沙漠盗匪基本都是以数十上百人的小股存在后,便有了荡靖丝绸之路的打算,西州需要一个安定平稳的环境,需要一条安全无忧的平坦大路,吸引未来无数商人蜂拥而至,那么,从玉门关到西州这段路上的绿林好汉们,只好让他们去别处发财了。

    既然存了收拾沙漠盗匪的心思,护送商队往来便只是顺手而为之事,还有白花花的银饼赚,何乐而不为?

    见王桩沉浸在天文数字里不可自拔,李素不由拍了拍他的肩。

    “没事的话你进城一趟,把那个钱夫子给我请来。”

    王桩一楞:“找他做啥?”

    李素笑道:“找他当然是谈买卖,你没发现我最近跟买卖人很有共同话题吗?”

    ***************************************************************

    钱夫子不算买卖人,至少不是大买卖人,他只是个屠户。

    只不过这个屠户有点特别,因为他认识李素。

    看在上次钱夫子表现不错的份上,李素决定送他一场富贵……“贵”或许尚早,但“富”是肯定有的。

    钱夫子来得很快,王桩按规矩站在帅帐外通禀后,钱夫子进帐时还在微微喘气,脸上不仅淌着汗,还泛起一抹雨后梨花般的潮红,再加上旁边同样也有些**的王桩……

    李素的目光忍不住邪恶地在二人身上转来转去。

    不赶时间啊,这俩货为何一副刚刚那啥过似的模样,教人忍不住想祝福……嗯,好羞耻。

    “坐。”李素朝旁边的矮桌方榻示意。

    钱夫子很听话地跪坐下来。

    “喝酒吗?”李素客套地问了一句。

    钱夫子吞了口唾沫,眼中露出馋色,显然,这家伙是好酒之徒。

    “多谢李别驾……”

    谁知李素摇摇头:“大白天的喝什么酒,喝水吧。”

    钱夫子:“…………”

    多么虚伪的客套啊,没一句能落实的。

    狂灌了几口水,钱夫子的**也渐渐平静了。

    李素很直接地说起了正题:“想发财吗?”

    “啊?”钱夫子呆住了,没头没脑的,这句话啥意思?

    李素耐着性子道:“做人要有志向,哪怕是屠户,也该有志向,不然跟咸鱼有何分别?志向无所谓远大与渺小,只要有,人生便圆满,哪怕只是想发笔财,也算是志向,有了志向你便不再是屠户……”

    钱夫子被绕得有点头晕,傻傻地问道:“不再是屠户……是啥?”

    李素正色道:“……是一个想发财的屠户。”(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