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讨价还价
    <div id="content">

    “经略丝路”是个大话题,里面涉及到的人和事很复杂,这条传延了近千年的的丝绸之路上充满了各种机遇和危险,盗匪横行,尸骸遍地的丝路,却是千年来中原与外界沟通的唯一一条大动脉,这条动脉上流淌着的不仅是鲜血和黄金,邻国与中原的文化和物产也依靠这条路传输交流融会。

    百年的人,千年的路,岁月洗刷过后,才经得起推敲。

    丝绸之路存在千年,自然是经得起推敲的,可惜这条路太艰辛,太血腥,以至于连互通有无的货物都带着几许腐锈般的血腥味。

    丝路迢迢,最难者并非旅途跋涉的寂寞和艰苦,而是路上随时可能会遇到的莫测的危险,比如潜伏在数千里丝路上的盗匪。

    丝路的盗匪并非大唐才有的产物,从西汉张骞开辟丝路,再到班超鼎定西域开始,丝绸之路上的盗匪便从未断绝过。

    盗匪自然不是天生的盗匪,终归都有来历的。有的是被各**队打散或直接灭亡而流落异域的游牧部落,有的是遭了黑灾白灾活不下去的小股牧民,还有的则是西域小国觊觎丝路财富的军队,假扮成盗匪劫掠过往商队。

    总之,丝路并不太平,丝路的安全也成了商人们最大的担忧,只是利益动人心,商人们尽管害怕,可是利益驱使着他们不得不冒着被劫掠的风险,一次又一次横穿大漠,将各国各地的物产倾销到另一个国度。

    李素现在提出大唐骑营保护商队,不得不说,这句话无论力道还是角度,都恰到好处地戳中了众商人的G……痒处。

    话刚出口,商人们又呆住了,怔怔看着李素,眼中的惊疑渐渐变成了惊喜。

    李素笑着道:“大唐境内,从玉门关到西州这段路,盗匪出没频繁。大部分皆是亡命之徒,有突厥人,也有高昌人,西域三十六小国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不过他们人数并不多,大多只有数十上百人,鲜少见数百人以上的盗匪,而且他们各自为政,互不往来。以劫掠过往商队为生,想必各位亦深受其苦吧?现在,我愿遣大唐骑营将士们保护你们,保护的路程不长,只能从玉门关到西州……”

    指了指不远处排着整齐队列仍在操练的骑营将士,李素笑道:“诸位且看,此军威武否?他们皆是大唐太极宫的右武卫禁军,——‘禁军’的意思,大家都懂吧?”

    与刚才进营时畏惧的神情完全相反,此刻再看这支正在操练的军队。商人们两眼发亮,忙不迭点头。

    李素笑得很亲切,眯着眼道:“你们商人讲究一文钱一分货,那么,我们且将此事当作一桩买卖来谈,诸位,我手里的可是高级货哦……”

    商人们一齐扭过头,摸着下巴开始对那些操练的骑营将士评头论足,眼睛都不眨地看着将士们挥戟操戈,然后。看个头,看肌肉,看牙口……

    李素脸颊抽搐几下,暗自咬了咬牙。

    商人从古至今被世人鄙视。看来不是没道理的,此刻他们的眼神便非常讨厌。

    “再给我露出这样的眼神,我就把你们的眼珠子全剜了。”李素冷冷的语声打断了商人们对美好未来的无限遐想。

    众人急忙扭过头,神情惶恐地朝李素赔罪不已。

    “别,我这人很实在,你们完全不必为刚才的无礼举动赔罪。折现吧……从玉门关到西州,一路原本只收你们千两银饼,现在涨价了,一千一百两,多出的一百两用来犒赏将士们的辛苦……”

    李素话音刚落,便轮到众商人脸颊抽搐了。

    一千一百两……这个价钱实在很妙,妙在两难之间无法取舍,李素对众商人的心理把握得很精准,提出的这个价钱既让大家觉得肉疼,又舍不得放弃,犹豫再犹豫,半晌没人答话。

    李素也不急,端起漆耳杯慢悠悠地浅啜了一口酒,然后咂摸咂摸嘴。

    虽然五步倒是他所创,可是他却从来不喜,反倒是寡淡的葡萄酿颇对他的口味,可是偏偏他不喜欢的东西,却被无数人追捧,而他这位变革了天下酒类的创始人,却悠悠地喝着寡淡的葡萄酿,冷眼看着别人为他的烈酒神魂颠倒,这种境界……叫“人生寂寞如雪”。

    “诸位都不说话,看来对这个价不甚满意,无妨,买卖不成情义在,这件事当我没说过便是……”李素和蔼可亲地笑道。

    大家顿时急了,一支商队从东到西,穿越茫茫千里大漠,可能遇到的危险实在太多了,而但凡商队启程,大唐精美的瓷器,云朵般美丽细腻的丝绸,长安的蓝田美玉,还有各种效用奇妙的名贵药材等等,这些货物贩卖到各国后利润颇巨,当然,货物的成本往往是非常巨大的,载在骆驼背上的货物常以万两甚至十数万两计,若遭遇盗匪,运气差一点的,往往整支商队的货物都会被劫掠一空,现在只需要付出一千多两,便能雇得大唐精锐禁军保驾护航,这个令人心动又肉疼的价钱,在李素的欲擒故纵之下,终于逼得大家……愈发心动加肉疼。

    又是龚狐带头,面露犹豫挣扎之色道:“县子欲保护我等商贾,自是天大的功德,我等无不弹冠而庆,只是这价钱……价钱,能否……”

    “便宜点?”李素很识趣地含笑问道。

    众人急忙点头。

    谁知李素却很坚决地摇头:“这个价是跳楼挥泪价了,一点也不能少,买卖嘛,本是你情我愿的事,你们觉得这个价不合适,可以不用理会,跟以前一样自己雇佣护卫,我们禁军骑营另外再找舍得出价的商队,出得起这个价,我们骑营可保他的商队从玉门关到西州这段路的平安,不出这个价,纵然路上遇到商队被劫掠,我们也会视若无睹,既然是一桩买卖,就不能牵扯人情和道义了,我想,我的这个想法你们商人应该能懂的,对吧?”

    懂,当然能懂,买卖无关人情道义,这是一个合格商人该具有的最基本的素质,可是……你特么不是商人,你是官啊!满嘴市侩跟咱们商人谈买卖,到底有没有一点当官的觉悟?

    众人面面相觑,仍在犹豫挣扎,表情皆苦涩。

    良久,龚狐忽然狠狠一咬牙:“李县子,小人愿与县子做这笔买卖!”

    有人带头,其他商人顿时急了,僵持状态顿时被打破,众人继龚狐之后纷纷表态答应。

    李素笑得愈发开心,这次是真开心了,眯眼看着龚狐,嗯,怎么看怎么像是个托儿,……谁请的?骑营最近没这笔开支啊。

    买卖谈完了,李素很大方地命人将五步倒再次端上来,斟满后端起酒杯平举,笑道:“李某与诸位皆是初识,可能你们还不了解我这个人,没关系,来日方长,我等共期之。”

    众商人纷纷恭谨地一口饮尽。

    与众人闲聊了几句后,酒宴差不多到了尾声,李素拍了拍手,打算命人送客。

    商人们顿时慌了,急忙小心翼翼地拦在李素身前,又战战兢兢朝不远处杀气腾腾的将士们看了一眼。

    李素皱了皱眉,拦路可不是好习惯,特别是商人,敢拦官员的路,在这个阶级等级规矩森严的大唐,被打死都活该。

    “李县子,恕小人无礼……”龚狐哭丧着脸,一副凄婉哀怨的苦瓜相。

    “还有事?”李素和颜悦色地道。

    “确,确有事……”龚狐小心地看了看李素的脸色,见他并没有施召唤术叫刀斧手的意思,这才壮起胆子道:“小人的商队从沙州启程,穿行千里大漠来到西州,商队没带别的货物,满载的全是盖房子用的砖石泥瓦,这些砖石泥瓦……不知李县子还要不要?”

    “当然要,没有它们,我难道天天住帐篷里?”

    “既如此,不知银钱……小人该向哪位收取?”

    李素愕然:“砖石泥瓦这些东西在长安基本不要钱的,你们……难道还要钱?”

    商人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变得分外难看起来。

    千里迢迢给你运砖石,不收钱?你当我们是活雷锋吗?大家还不太熟好不好?

    “李县子,小人……”龚狐大嘴一瘪,快哭了。

    “哎呀,好啦好啦,给你钱啦……”李素叹了口气,装傻充楞居然还是没能糊弄过去,造孽啊……

    然后李素眼神一转,望向在人群中拼命畏缩却依然那么鲜明出众的龟兹商人那焉,眼睛不停眨巴眨巴,很萌。

    那焉浑身一颤,苍凉地仰天长叹一口气,此刻的感受和李素很相似,装傻充楞居然还是没能糊弄过去,他才是真正的造孽啊……

    “砖石钱,我来给……”那焉无力地道。

    众商人高兴极了,纷纷松了口气,高兴过后,望向那焉的目光难免便带了几分异样,就好像看到一只能喘气能说话还能直立行走的冤大头……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