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六十六章 美人恩重
    <div id="content">

    李素有点吃惊。

    他从不知道许明珠悄然无声间把他观察得如此细致,他的笑,他的愁,他的欢喜与悲怒,都一丝不漏地落在她的眼里。

    李素不得不承认,简短平淡的一句话,令他心头忽然浮上几许感动。

    她眼里的世界,唯有他最清晰,美人恩重,何以报之?

    一刹间,李素的脸上流淌过无数表情,可许明珠却一直垂着头,并没有发现李素脸上那难得一见的真实模样。

    “妾身知道夫君定然遇到了难处,而且难处不小……前些日子,夫君领着骑营将士出营进城,妾身不知道夫君要去做什么事,可妾身能看得懂将士们脸上的模样,他们……好凶的样子,,蒋将军大清早点兵时,一千多人站在校场上静悄悄的,夫君当时站在点将台上不发一语,妾身却被你身上的那股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待到夫君回营时,你身上的那股气势泄去了,可又多了一股血腥味,后来听大营的将士们说起,妾身才知道当时夫君身上那股气势名叫‘杀气’……”

    “夫君那日领兵进城做什么,妾身是不敢打听的,但妾身知道夫君那天一定在城里杀了人,而且杀了不少,从那天起,妾身听将士们说,西州城的官民对夫君越来越敬畏了,连骑营的将士都对你越来越敬畏了,王大哥告诉妾身,夫君那天杀人是为了立威……”

    许明珠的头一直低垂着,似喃喃自语,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可捉摸的味道。

    “妾身的夫君是个了不起的人,嫁过来之前,爹娘便告诉妾身,夫君是个英雄,上马管军,下马治民,连皇帝陛下都时常夸赞夫君是百年难遇的少年英杰,少年英杰永远是光芒万丈的。任何地方都能发光发亮,哪怕是万头攒动的人群里,也能轻易让人第一眼看见你,妾身曾试过。今早夫君混杂在骑营将士中间巡视操练,妾身放眼一望,果然第一眼便看见了夫君……”

    “夫君初来西州,举目无援,西州的官员和百姓对夫君不善。夫君出手便令满城官民敬畏,将西州轻易掌握在手中,妾身眼里的夫君是顶天立地的,任何事都难不倒你,可这几日夫君愁眉不展,神色阴郁,妾身知道,夫君一定遇到天大的难处了,这个难处一定是夫君如今无法解决的……”

    许明珠终于抬起头,第一次勇敢地直视李素:“夫君。妾身帮不到你什么,可是,妾身很想帮你……夫君的眉间,应该永远像春天的柳叶那样,轻柔的舒展,那才是妾身最喜欢看到的模样。”

    李素没说话,一直静静听着,自成亲以来,许明珠从未一口气在他面前说过这么多的话,今日说的这些。或许在她心里存攒了很久。

    说不清现在什么感觉,李素只觉得脸上莫名其妙冒出了一层鸡皮疙瘩,或许算感动吧。

    今世的夫妻,是十世修来的缘分。许明珠是真正把今世当作了缘分,所以她很珍惜,尽管她知道夫君到现在还未与她圆房,是因为心里认同的缘分并不是她。

    她不知道李素的心正在慢慢融化,她只是很努力的留在他身边,拼命的融入他的世界。尽管这个世界她并不了解,可是,有夫君在啊。

    许明珠说完这番话后,很快又垂下头,似乎说的话已用尽了她一生的勇气,此刻她螓首深埋在胸前,雪白的脖颈后渐渐泛起一抹羞红的霞光。

    李素久久看着她,心中却想着另外一件事。

    “我确实遇到难处了,你确定真的想帮我?”良久,李素终于打破了沉默。

    许明珠猛然抬头,眼里闪烁着喜悦,拼命地点头。

    李素沉吟不语,半晌后,缓缓地道:“你也亲眼看见了,西州情势不太好,官员和百姓对我不是很友善,所以,我杀人立威了,但是,世间的事不是仅靠杀几个人就能解决的,立威只是暂时,在西州,我的力量终究太薄弱,立一次威,或许令旁人惧怕,但他们惧怕的背后还会伴随更深的怨意,怨意酝酿着仇恨,为夫我若想真正掌控西州局势,身边必须要有能用的人,军伍将士也好,文人清客也好,我都很需要……”

    李素的话令许明珠听得满头雾水,李素说的这些终究都是男人的事,她并不太明白。

    可她还是很努力的听着,然后目光懵懂地看着他,道:“夫君,妾身该如何帮你?”

    李素眨眨眼,笑道:“卢国公程伯伯认识吧?咱们成亲时他来喝过喜酒的,也是我最敬仰的长辈,我需要一个人帮我捎一封书信回长安,书信一定要亲手交到程伯伯手上,请他从国公府里调拨几位读过书且见识谋略超凡的文人清客给我,有了他们帮我谋划,我才能彻底震住西州的官员和百姓。”

    一听李素让她离开回长安,许明珠顿时有些不乐意了,垂着头不自觉地扭了扭身子,低声道:“只是送封书信,夫君随便从骑营里挑个人都能做的,妾身……不想离开西州。”

    李素正色道:“莫小看了送信这种小事,此事非常重要,而且必须绝密,这封书信,我只能派一个能够绝对信任的人去送,否则若走漏了消息,难免被西州那些敌视我的官员所趁,放眼西州,唯有夫人是我最信任的人,我们是结发夫妻,夫人必不会负我。”

    许明珠闻言,心中禁不住一阵喜悦,他……终于亲口说出我是他最信任的人了。

    喜悦归喜悦,可许明珠还是有些不情愿地道:“妾身……还是不想离开夫君,夫君身边的王大哥,郑大哥他们……”

    李素摇头:“王桩和郑小楼当然能信任,但二人皆是有勇无谋的武夫,送信这种细致的活,他们二人怕是胜任不了,唯独夫人冰雪聪明,慧心独具,才能担此重任……”

    长叹口气,李素苦笑道:“为夫我身边缺人才,独自在西州支撑局面太辛苦了。遇到难事,却不得不劳动夫人,实在是为夫的罪过……”

    见李素脸上那抹苦笑,许明珠心一痛。犹豫片刻后,不情不愿地道:“既然夫君信得过妾身,妾身便为夫君回一趟长安,定将书信亲手交给卢国公程伯伯,然后妾身再跟卢国公遣来的文人清客们一起回西州……”

    李素展颜笑道:“多谢夫人体谅。从西州到长安,一路并不太平,我从骑营里遣百人骑队一路相送,咱们大唐的将士可以一敌十,想必路上除了辛苦一点,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更不会有不长眼的盗匪敢轻捋大唐雄兵的虎须。”

    许明珠小嘴瘪了瘪,见李素一脸度过难关的轻松模样,终究还是点点头,收起了委屈的表情。

    李素笑得愈发温柔了:“乖。去吧,回帅帐把你的行李收拾一下,明日我便遣将士护送你回长安,夫人此行重任在肩,还望多加珍重,另外……回家看看我爹,说我在西州挺好的,教他莫为我担心。”

    毫无征兆的,便要面对离别,许明珠的眼中很快蓄满了泪水。强忍着点点头,起身回了帅帐。

    ***************************************************************

    看着许明珠袅娜的背影,李素悠悠叹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已收敛起来。

    大营校场上。骑营的将士们仍执戟操戈,喊杀震天地操练着,漫天黄沙里隐约只见军阵肃杀森严,无可与敌。

    三根手指拈起矮桌上端放的一颗葡萄,扔进嘴里咀嚼几下很快吐出来,李素咂咂嘴。面露苦笑。

    奇怪啊,为何忽然间嘴里没滋没味了呢?

    “咳,咳咳……”

    身后传着很矫情的咳嗽声。

    李素吓了一跳,愕然回首望去,王桩像座铁塔般矗立在李素身后,鼓着铜铃般的牛眼使劲瞪着他。

    李素吃惊道:“你为何在我后面?”

    王桩反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是你的亲卫,忘了?亲卫一定要站在主将后面的。”

    李素拍了拍额头,一直拿王桩当兄弟,所谓“亲卫”也只是随便安一个说得过去的名头,李素和王桩谁都没当真。

    “刚才我与夫人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王桩嘿嘿笑道:“没听到多少……”

    李素一口气刚呼出一半,王桩一脸憨傻地补充道:“大概从你编鬼话诳她回长安那句开始听起,前面你婆姨说的那一大通就真不大记得了。”

    李素脸有点发黑,直起腰朝远处校场操练的骑营将士们眺望了一眼,犹豫要不要把这家伙杀人灭口算了……

    王桩盯着他,忽然叹道:“李素,你真是……用心良苦啊。”

    “好好说话,谁把你变得如此深邃了,真是不学好。”

    王桩鄙夷地瞥着他:“真当我傻吗?所谓送书信,只不过想把你婆姨从西州诳回长安……”

    李素正色道:“军国大事你懂啥?我要夫人送的书信很重要,咱们在西州举目无援,确实需要长安程伯伯的援助,况且我也在西州闯了祸,正好也需要程伯伯在长安为我转圜周全一二……”

    王桩果然学坏了,不知从哪里学到一副悠悠的模样,乜斜着眼,很欠抽。

    “书信不书信的,我确实不大懂,我只知道一个女子回长安多么辛苦,送信这种事,不管你找谁都比找你家婆姨强上许多,我更知道留在西州很危险,你与那个名叫那焉的龟兹商人说话时,我都站在后面听得清清楚楚。”

    “你编个鬼话诳你家婆姨回长安,想必是为了保住她的性命吧?西州危在旦夕,你家婆姨确实不宜留在这里了……你编的鬼话骗得了你家的瓜婆姨,却骗不了我,哈哈。”

    李素沉默片刻,忽然瞪起眼睛,飞起一脚狠狠踹上王桩的屁股。

    “灵醒了是吧?长本事了是吧?就你一个人聪明是吧?还想不想跟我混?不想混你也滚回长安去……”

    李素语气颇有点气急败坏,王桩生生挨了一脚也不躲避,没事似的嘿嘿憨笑两声,然后指了指李素,一脸我已看穿一切的睿智表情,道:“你换了一种法子想把我也赶回长安。哼哼,又被我看穿了。”

    李素气坏了,飞脚又踹了他几下。

    自己的拳脚太轻,打在他身上不痛不痒。回头叫郑小楼揍他。

    打闹了一阵后,王桩换上肃然的表情:“西州情势果真如此危急了么?”

    李素瞥了他一眼,既然他已看穿,索性也不瞒他了,于是叹了口气道:“我连自己婆姨都要送走了。你说危不危急?”

    “还能过多久太平日子?”

    李素有气无力地道:“那焉说了,少则三月,多则半年,这回估摸闹得有点大,龟兹国串联高昌,突厥两国联兵来攻,或许吐蕃人也会来凑凑热闹,西州……都快凑成一桌麻将了。”

    王桩不懂何谓麻将,茫然地挠挠头:“西州眼下情势严重,所以你编了个送信的鬼话把你婆姨诳去长安?”

    李素失神地看着远处骑营将士们的操练。叹道:“终归有了夫妻之名,我怎能让自己的婆姨陪我留在这座即将战火连天的荒城里?既然做了人家的夫君,多少要为她想想,至少莫害了她的性命……”

    王桩拍了拍他的肩,露出敬佩之色:“李素,你是条汉子,我王桩运气不错,这辈子交的兄弟都是顶天立地的……”

    话没说完,李素一脸痛苦之色,铁青着脸。咬牙恶声道:“把你的手拿开!我这条汉子差点被你拍成残废的汉子……以后禁止碰我,违者自领十记军棍。”

    王桩嘿嘿憨笑,随即又道:“你把婆姨送走,又整日操练骑营兵马。看你的意思,是想与西州共存亡了?”

    李素嘁地一声,嗤笑道:“共存亡?你哪只眼看到我这么有骨气?西州这座城虽然重要,可我的小命更重要,守得住就守,顺便给自己挣点军功回去换田换地。守不住便跑,所谓殉国殉城,都是不正常的疯子才干的事,你看我像疯子吗?”

    王桩看了他一眼,悠悠地道:“自从前些日你一口气斩杀十三名官员后,西州城里到处都在说,新上任的李别驾是个疯子,这个人不能惹,惹急了咬人……”

    ****************************************************************

    第二天一早,许明珠带着收拾好的行李,依依不舍珠泪涟涟地离开了骑营,百名骑营将士骑着骆驼,将她簇拥在队伍中间,一行人不急不徐地向东而去,踏上了回长安的旅途。

    李素亲自将她送到大营辕门前,临行仔细交代了随行的火长务必保护好她,然后硬起心肠挥挥手,在许明珠幽怨的目光里,毅然转身回了帅帐。

    大战即启,这里已容不下她了。

    李素没有走,兵临城下以前,他的职责不允许他离开。

    倒没有为国尽忠之类的想法,事实上李素的心里对李世民仍存着几分恨意,没躲在屋子里画圈圈诅咒李世民早升仙界,位列仙班已然算得上宅心仁厚了,至于李世民的江山,还轮不到李素去尽所谓的忠心。

    李素没走是因为情势还没到万分危急的时候,一切皆有可能,距离兵临城下至少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里,李素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诚如对王桩所说的,能守住最好,大赚一笔军功,回家不丢面子,让老爹长长脸,如果守不住,李素拔腿就跑。

    据他所知的历史里,大唐军队在李世民的有生之年还没吃过什么大亏,基本上见一个灭一个,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西州被人抢了没关系,横扫宇内天下无敌的李世民肯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事后定会派大军前来征讨,丢了的西州迟早会被夺回来。

    既然迟早都会夺回来,何必在意暂时的一城一隅之失?非要在城池陷落的那一刻一头从城墙上倒栽下去就算是为国尽忠的忠臣了?世上的忠臣未免太不值钱了。

    李素觉得自己很值钱,所以,若西州城池快陷落了,他一定领着骑营拔腿便跑,民间都是打了孩子,引出大人,很不争气的说,李素就是那个孩子,挨了打回去叫大人,若孩子不止是挨打,而是被人杀了,那就是个悲剧了,大人会不会给他报仇是一回事,自己的命没了,谁赔?

    …………

    不知不觉,许明珠已走了半个月。

    大漠不知年月,掰着手指算算日子,估摸如今已是贞观十二年腊月,已然入冬了,可大漠的气候仍是那般反复无常,白天炎热,夜晚冰凉,太上老君的那块炉砖掉得实在不是地方。

    日上三竿,李素打着呵欠没精打采走出帅帐,惺忪的睡眼望向天上那轮通红的朝阳,喃喃咒骂了几句后准备洗漱,王桩却快步朝他走来,告诉了他一个消息。

    一个很不错的消息。

    从沙州来了五支商队,满载着李素盖房需要的砖石泥瓦,千里迢迢进了西州城。

    ***************************************************************

    PS:大章大章大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五千多字合成一章发,因为懒得分了。。。

    嗯,似乎有底气要几张保底月票了哦 。。。。月票快到碗里来~~(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