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同路同行
    <div id="content">

    西州如何治理,如何发展,李素暂时没有动作。

    他还在等。

    他在等那些商队,商人,只有他们才能帮助自己发展西州,商人不来,李素对西州毫无办法,世上有些事能取巧,能靠聪明才智解决,有些事却只能一步一步踏实地做,比如西州的城墙,便只能靠一砖一石砌上去,除此别无他法。

    离开长安还是春暖花开,不知不觉已是深秋。

    如今已是贞观十二年十月,城外大营里与许明珠,王桩,郑小楼,蒋权等诸人一同度过了一个寡淡无味的中秋,大漠的天气仍旧炎热无比,白天热得跟蒸笼一般。

    时日待久了,李素无聊之中也打听了一下,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

    距离西州以西百里有座山,名曰“火焰山”。

    没错,就是西游记里那位给牛魔王戴了绿帽子,还跟太上老君不清不楚传绯闻的铁扇公主有关联的山,至于为什么扯上太上老君,实在是证据确凿,红孩儿那等唇红齿白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牛魔王那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基因生不出来吧?猴子一脚把太上老君的炼丹炉踢翻,丹炉里的炉砖要死不死恰好落在火焰山,连齐天大圣都拿这座山毫无办法,偏偏铁扇公主手里有面扇子,专克这块炉砖,再联系红孩儿一张嘴也能喷出三味真火……

    啧啧,贵神仙圈真乱……

    李素想着想着,忽然噗嗤笑出了声。

    沉吟片刻,李素忽有所感。

    历史上是真有唐玄奘其人的,这位高僧自贞观元年出发,前往天竺求取真经,当然,猴子猪八戒沙僧这些徒弟是虚构的,但取经是真的,算算日子,唐玄奘差不多已取到真经。该返回大唐了,说不定回来还会路过西州呢。

    李素踯躅振奋不已,若这位九世高僧真的路过西州,他一定盛情……吃几块唐僧肉。而且绝不会犯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妖怪们常犯的拖延症,非要等猴子来了,非要洗干净了煮熟了一块吃,李素决定吃生的,一见面二话不说一口咬下去。这才叫效率……

    慈悲且无辜的大唐高僧绝想不到,真的有人等在西州,像盘山而踞的妖怪那样等着他路过,没招你没惹你,居然要吃我,善了个哉的……

    李素想到这里,不由吃吃地笑了。

    垂涎欲滴,哎呀,美滴很……

    ****************************************************************

    大营帅帐外搭起了一片凉棚,棚下置一席榻。席榻上摆满了时令果鲜和米酒,李素盘腿坐在凉棚内,后背靠着两个厚垫子,许明珠跪坐在他身后,很努力地给他扇着扇子,拂面而过的热风夹杂着伊人幽幽的暗香,阴凉方寸之地,人间风月尽掬于怀。

    帅帐数十丈外的沙场上,千名骑营将士排成整齐的队列,执戟握戈。在各自的火长带领下正在进行操练,激昂狂烈的喊杀声震云霄,行走腾挪间掀起漫天黄沙,沙场无端多了几分肃杀之意。

    西州危机即将来临。李素调动不了戍守城池的折冲府兵马,能指挥的只有这支千人右武卫骑营,操练也就提上了日程。

    看着将士们在烈日下挥汗如雨的操练,李素开始还饶有兴致地观看,后来眼睛便慢慢的,慢慢的处于半开半阖状态。最后脑袋半垂着,一点一点的打起了瞌睡。

    春困,夏乏,秋倦,冬眠,归结来说,人生如梦。

    沙漠的下午特别热,尤其是西州附近的沙漠。

    不仅仅是天上的太阳毒辣,黄沙地也带着灼炎的热气,这里离火焰山不远,火焰山这地方如此炎热当然不是因为太上老君的炉砖真的落在这里,真实原因是火焰山下埋着煤,因为炎热而引起煤层自燃,结果便理所当然,上面太阳烤着,下面煤层烧着,中间的人便成了五成熟的人肉,——所以说,玄奘高僧特别适合来这里,都不用下锅放作料了。

    凉棚下睡觉仍旧有些炎热,睡得深沉了,李素的脑袋不自觉地往前一倾,短暂的失重令他在梦中惊醒,吓了自己一跳,身后的微风仍旧很执着地一下又一下地扇着,连节奏都不曾乱过。李素回头望去,见许明珠双手握着扇子,不急不徐地在他背后扇着风,晶莹细密的汗珠顺着她的脸颊缓缓流淌而下,两手明显有些发酸,李素甚至能清晰看到她握着扇子的指节微微发颤。

    李素劈手夺过她的扇子,叹道:“说过多少次了,这种事你不必做,好歹也是陛下钦封的诰命,无论在什么地方,我还缺个打扇的下人么?”

    许明珠抿嘴一笑:“陛下钦封妾身诰命也是因为夫君,妾身服侍夫君是应该的,往后也是这样,妾身亲手能为之事,自当由妾身来做,交给下人,妾身放不下心……”

    李素只好苦笑。

    相处久了,渐渐发觉许明珠温顺柔弱的外表下,隐藏着倔强执拗的性子,她认准的事情一定会做到底,头撞南墙都拉不回,比如当初铁了心要跟着他来西州,赶都赶不回去。

    李素说过几次后,她也只是含着笑静静地听着,听完后该怎样还是怎样,半点不会改。

    这样的性格说不清是好是坏,说来已是结发夫妻,但夫妻二人之间仍旧有些陌生,当然,比在关中太平村时更近了一些,毕竟共同经历过患难,可是李素总觉得自己与她之间还隔着一层什么,说不清道不明,就是潜意识里不想和她太靠近,每次微小的感动关头,东阳的模样便会在他脑海里冒出来,然后,李素将自己与许明珠原本渐渐靠近的关系又拉开。

    人这一生很长,不是每个路人都能有缘同行,彼此或许有着同样的目的地,但不一定有同样的看风景的心情,总归要先同行走一段,再走一段,看到一处美丽的风景,异口同声说一句“好美”,然后彼此相视一笑,携手同行,直到这时,或许,缘分才姗姗而至。

    所谓日久生情,所谓细水长流,终究只是遇到风景前的铺垫而已。

    像李素和许明珠,每天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却仍隔着一层无法撕破的隔膜,或许,他和她还未遇到彼此都觉得美丽的风景吧。

    困意没了,李素精神了,远处的骑营将士还在操练,整齐的喊杀声传进耳朵里嗡嗡作响,气势十足。

    许明珠黑亮的眸子看着远处操练的将士们,眼里充满了敬畏和赞叹,扭过头看向李素时,眼中的敬畏和赞叹仍未消失。

    “他们好吓人,每喊一声像戳着人的心尖子……不过夫君更厉害,那么多吓人的人,都被夫君管着呢。”

    李素笑了笑,很朴素的逻辑,对一个女人来说,能理解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许明珠说完这句后没话了,垂着头又开始给李素打扇。

    李素也没话,许明珠在身边的时候,李素始终找不到能与她聊一聊的话题,更多的时候都是沉默,沉默着各自做着自己的事。

    打瞌睡也是自己的事,四周一沉默,李素又困了,于是半垂着脑袋,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盹。

    不知过了多久,李素正是迷迷糊糊应周公之邀打算跟他下棋的时候,沉默许久的许明珠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夫君这些日子遇到难事了吧?”

    李素又醒了,苦着脸叹了口气,今日黄历上一定写着“不宜睡午觉”。

    “啊?啊!没难事,看我日子过得这么悠闲,哪里有难事。”李素打着呵欠敷衍地道。

    许明珠小嘴瘪了一下,神情有些委屈。

    “妾身是妇道人家,夫君遇到难事也不跟妾身说,妾身……其实很想帮夫君的。”

    李素好奇道:“你怎么知道我遇到难事了?”

    许明珠抬头,怯怯地指了指李素的眉宇间,道:“夫君真正悠闲时,眉间是舒展开的,像春天的柳条儿,摇摆得很柔和,看起来很舒服,夫君遇到难事时,眉间是拧在一起的,连睡着了都是拧着的,像一把解不开的锁……”

    *************************************************************

    PS:求保底月票。。。嗯,脸皮厚的我也是萌萌哒呢。。(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