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六十二章 收获颇丰
    <div id="content">

    “野心”“权欲”,这些字眼总带着一些不好的意味,汉字的最奇妙之处在于,它能将人性里最美好的部分和最阴暗的部分用简单两个字血淋淋地表露出来。

    李素原本是个没有野心的人,哪怕活到第二辈子,他也没有野心,而且坚信自己的重生是老天对他的眷顾,“眷顾”的意思是,命比别人好,可以尽情享受人生,该怎么懒散就怎么懒散,懒到七老八十,最后活活懒死在床上,一生终于功德圆满。

    是啊,老天安排他重活一生,应该是让他来享福的啊,可是自从来到西州后,李素却发现自己享不了福了,因为有一把剑高高悬在头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便落下来取了他的命去,内忧外患,一脑门的官司,还有一群左右看他不顺眼的官员,直欲将他踹之而后快……

    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李素无法清闲懒散下去了,于是选择了强势,选择了用屠刀和人头立威,曾经说过要让西州官民驻足认真倾听他的每一句话,鲜血洒过西州集市后,李素做到了。

    此刻,西州的首官坐在他面前,静静看着他那份发展西州的方略,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看得那么仔细,凝神屏气,目光深思,当初同样的人,同样一份方略,得到的却只有嘲讽和轻蔑。

    李素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挣来的,在这座险恶的城池里,每迈出一步不知何等艰难,幸好,李素稳稳迈出了这一步。

    时间过得很慢,曹余这次很有诚意,至少仔细看方略时的模样表现得很有诚意,然而,眼睛盯在方略上,曹余却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此刻他琢磨的不是这份方略可不可行,方略的大概意思其实上次李素已向他详细解释过。他现在琢磨的是李素这个人,以及,权衡这份方略施行与不施行的得失和后果。

    无可否认,前几日李素强势斩杀十三名官员的举动给了曹余狠狠一击。这一击敲得有点重,曹余直到现在都没缓过劲来,以别驾的身份出其不意的清洗西州官场,实在给曹余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李素下手太果决了。而且手段毒辣,被杀的十三人全是曹余的心腹亲信,曹余任西州刺史不过三年,三年来手底下堪堪也只培养出了十三名亲信,这些人是维护曹余在西州统治的中坚力量。

    如今十三位亲信被杀,西州偌大的官场权力中枢完全空了,久经风浪的曹余都情不自禁慌了手脚,火线提拔了一批西州官员填补,甚至连辖下属县的一些小官小吏也被调入了西州城,以保证西州这座城池的正常运转。

    刺史被属官狠狠踩在头上。换了谁都咽不下这口气,曹余也不例外,只可惜,李素出手便把他的心腹亲信全干掉了,身边再没一个能用能信任的人,剩下的官员被李素的血腥手段吓寒了胆,原本可以调动的折冲府将士就更不能用了,西州城两支守军内讧而致死伤,这事无论如何都会传到长安,除非曹余抱着跟李素同归于尽的疯狂想法。否则曹余只能选择隐忍。

    李素是疯子,他曹余不是。

    气势是此长彼消的,李素不容置疑地拿出了方略,而曹余。却只能接受。

    换个思路来说,李素有句话没说错,不论敌军来或不来,发展西州终归不是件坏事,更何况,曹余笃定数月内诸国兵马不会大规模攻打西州。那么李素滚回长安也就是可以肯定的事了,反正李素在西州的日子只不过几个月,这几个月里他想怎么胡闹,且由他便是,他走后,西州还是曹余的西州。

    一番盘算过后,曹余终于露出了笑容。

    “李别驾对西州忧思之重,本官感佩。”

    李素拱了拱手,笑道:“下官忧思不及曹刺史万一,聊附骥尾而已。”

    厚厚的一叠方略轻轻搁在桌上,曹余手指按在上面朝前一推,淡淡道:“如此,依李别驾方略施行便是,方略是别驾亲手所制,本官不甚了了之处颇多,便辛苦李别驾一人施为了。”

    李素大喜,这才是今日拜访刺史府最大的收获,于是急忙道:“下官定不负刺史厚望。”

    曹余脸颊微微一扯,算是笑过。

    大事办了,目的达到,李素的心情也飞扬起来。

    心情一好,嘴上难免缺了个把门的,李素当即脱口道:“方略浩大,一人难为,还请曹刺史派几位官员为下官所用……”

    这一句终于把曹余惹毛了。

    曹余勃然大怒,拍案而起,指着李素吼道:“派官员?你还有脸要我给你派官员?你是在故意奚落本官不成?自己去数数,偌大的西州城还剩下几个官员!”

    李素呆了一下,终于明白曹余的怒火缘何而起,接着露出尴尬之色。

    官员呢,当然是有的,可惜当初李素一声令下剁了十三个,如今大家都埋在地里,而且看这西州的大漠气候和土壤,明年开春也不见得能长出来……

    “刺史息怒,下官……下官再想别的办法,下官告退。”李素羞红着脸赶紧告辞。

    ***************************************************************

    目的达到就好,细节不用太在意,李素走出刺史府后,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目前最重要的是练兵,募兵,修建城墙,这三件事直接关系到自己的小命能不能保住,而这三件事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需要钱。

    大唐虽说是民风朴实的年代,可也不至于朴实道人人都是活雷锋,该花的钱还是不能少的,练兵募兵修城墙,都需要钱堆砌起来,这笔钱不是小数,向朝廷求助的希望很渺茫,如今李世民已离开长安,率领大军亲征薛延陀,前线左扔两颗震天雷,右扔两颗震天雷,嗨得一塌糊涂,比娶婆姨点爆杆还高兴。

    而长安,则委任太子李承乾和三省诸臣监国,以太子和李素目前的关系,若看到李素请求拨付钱粮的奏疏,大抵会回寄一坨风干的屎给李素,以示朝廷的支持……

    朝廷不能指望了,一切只能靠自己。

    蒋权等在刺史府门外,见李素笑吟吟地走出来,蒋权急忙迎上前。

    “别驾笑得如此开怀,想必此行必有收获……”蒋权凑趣地笑道。

    李素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家伙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当初认识时恨不得把“禁宫右武卫”几个字刻在脸上,好教世人知道他是保卫皇帝陛下的将军,就连对李素这位上官,多少也带了几分傲气,如今再看他这一脸灿烂凑趣的笑容……

    “有收获,大有收获……”李素笑得很开心。

    蒋权也咧开了嘴:“不知别驾有怎样的收获?”

    李素一本正经道:“刚才进门后,曹刺史忽然发现很欣赏我,不止欣赏,简直是仰慕,抱着我的大腿求我原谅前些日的无礼,还哭着喊着要把他的女儿嫁给我当侍妾……”

    蒋权两眼发直:“女儿……嫁给你?”

    李素叹了口气道:“本来呢,我是有点动心的,毕竟……男人嘛,呵呵,只不过后来曹刺史把他女儿请出来给我斟酒,我一看他女儿相貌,呜呼哀哉,丑死我也,长得就像头发盘起来穿上女装的王桩似的……”

    蒋权开始无限畅想王桩穿上女装的模样……

    “……作为一个有品位有追求的阳光少年,我当然温言婉拒了这门亲事,可曹刺史不答应啊,他太想把女儿嫁给我了,于是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告诉他,我麾下有一位姓蒋的将军,年方二十多,年轻英俊,事业有成,又是长安户口,简直是理想中的金龟婿,建议曹刺史的女儿去祸害……不,去服侍他,曹刺史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蒋权的脸顿时变绿了,吃吃地道:“那个,那个姓蒋的将军……”

    李素不说话,只瞥了他一眼。

    蒋权的脸色顿时由绿变黑,由黑转青,开始无限畅想女装版王桩与自己拜堂成亲的场面……

    “佳偶天成,天造地设,实在是可喜可贺……给你做了这桩大媒,红包我就不给了,成亲那天记得请我,好困,回去睡觉!”李素打了个长长的呵欠,懒洋洋地骑上了骆驼。

    “李,李别驾,……莫闹了!”蒋权哀求的声音跟了李素一路。

    李素骑在骆驼上老神在在闭目养神,很爽,刚才在曹余那里受的那点点气全找补回来了。

    …………

    …………

    曹余点了头,发展西州的事终于提上日程了。

    钱是首先要解决的,练兵也好,募兵也好,修城墙也好,都需要钱去填,所以,归结起来最大的问题便是钱。

    其实来钱最快的法子是学着沙漠里的盗匪那样,守在丝绸之路上抢劫过路的商队,来一个抢一个,以唐军和来往商队护卫目前的战力对比来说,基本不会遇到强有力的抵抗,像高中生放学回家路上抢小学生的零花钱,除了有点不要脸外,大抵是没有别的坏处的。

    可惜的是,李素可以不要脸,但蒋权显然节操值超出水平线,李素兴致勃勃刚起了个话头,蒋权便一脸铁青地拒绝了。

    李素很失望,这家伙太死心眼了,小学生的零花钱……那也是钱啊。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