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西州立威(下)
    <div id="content">

    一个接一个追问,李素一步接一步紧逼。

    大家都没有选择,李素要在这座荒城里活下去,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想活得滋润一点,惬意一点,那么,该死的就是别人了,只要是该死,死多少人都没关系。

    冯司马这时也大概明白,今日怕是自己的大限到了,当着满城百姓的面,一切阴谋交代得明明白白,纵然李素饶过他,百姓也饶不过他,至于曹刺史,肯定不会为他出头的,更何况……

    冯司马忽然抬起头,望向远处被骑营将士簇拥在中间的一双儿女,眼里露出留恋和懊悔的目光。

    嘴唇抖抖颤颤,冯司马几次欲开口,却仍犹疑踯躅不已。

    干系太大了,若把参与此事的西州官员交代出来,西州官场无异一次山崩地裂般的地震,他的嘴一张,刺史府的官员会死多少人?

    冯司马犹疑的模样被李素看在眼底,李素冷笑道:“冯司马,此时此刻此地,你已自顾不暇,西州官场怎样对你而言还重要吗?识时务者为俊杰,冯司马,我一直以为你应该是俊杰才对。”

    这句话终于击破了冯司马内心最后一道防线,冯司马仰天绝望一声长叹,黯然道:“参与此案者,刺史府博士刘余生,刺史府录事胡笃,刺史府司户孙宏,司仓潘贵……”

    一连串官职和名字从冯司马嘴里说出来,每说出一个名字,冯司马的脸色便白了一分,十余个名字说完后,冯司马大汗淋漓,满面灰败,无力地瘫软在台上,再也提不起一分力气。

    李素的眼神却越来越冷,待到冯司马说完,李素眼里的目光如同万年寒铁般冰冷。

    抬头望着台下呆若木鸡的百姓。李素忽然扬声道:“都听清楚了吗?耳朵都不聋吧?我不知道你们平日受了多少官员的欺凌,可你们都摸着良心问问自己,我李素自来西州十余日,我与骑营将士们可曾欺凌过你们?可曾做过任何一件对不起西州父老的事?尔等何以待恶贼如上亲。待良善如仇寇?难道你们要和赵家一样,等到自己灾祸临头,才知痛呼天理公道?你们自己瞎了眼,聋了耳,天理公道靠谁给你们?”

    台下数千百姓静寂无声。不少百姓悄然羞惭垂头。

    李素沉默片刻,忽然暴喝道:“蒋权!”

    “末将在!”

    “刚才冯司马说的名字,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一字不漏!”

    “按图索骥,拿人!”

    蒋权呆了一下,神情有些迟疑。

    李素终究只是别驾,上面还有刺史呢,今日冯司马念出的一串名字,几乎占了西州属官的一小半,这些人若全部被拿下。曹刺史那里会有怎样的反应?

    见蒋权迟疑,李素不耐烦了:“蒋将军,是不是要我亲自去拿人?”

    蒋权狠狠一咬牙,自从离开长安开始,他的命运已和李素紧紧绑在一起,在西州这个内外皆险恶的地方,只能选择与李素同进同退,今日此时,李素清洗西州官场到了最紧要的时刻,就算他李素现在在发疯。蒋权也只能陪着他疯,李素是疯儿他是傻。

    “末将遵令!”

    思忖毕,蒋权重重抱拳,领着一群如狼似虎的将士飞奔而去。

    西州城池不大。官员在城中各处居住,要找到他们并不难,大家只知道今日李素领兵进城闹出了大动静,官员们却并不着急,李别驾哪怕把天捅了个窟窿,上面还有一个曹刺史顶着。至多也就把冯司马一刀砍了。

    所以这个时候,大家都在自己家里等着最终的结果,谁都没想到,他们等来的却是一队队凶神恶煞的将士破门而入,然后将他们绑上便走。

    半个时辰后,十余名官员惨叫连连,被将士们粗鲁地押赴西市木台上,每个人看到台上面无表情的李素时,表情都充满了不敢置信。

    这小子疯了?他真敢动自己?他知不知道今日会闯下多大的祸?

    转眼再看到面色惨白的冯司马,不少人顿时露出怨毒的目光。

    “冯善,你敢出卖我们,不想活了吗?”

    冯司马此时已知道自己今日必无幸理,又得了李素保他全家平安的保证,索性也豁出去了,嘿嘿冷笑不已。

    “李别驾,还有人参与此案,犯官愿为李别驾指认。”冯司马凛然道。

    李素摇摇头,微笑道:“够了,足够了,我不需要知道更多人了。”

    冯司马愕然,嘴张了张,终究还是不再说话。

    李素表现得很平静。

    对他来说,确实够了,冯司马名单上的官阶一个比一个大,再交代几个,曹余怕是真会拼个鱼死网破了,从拿到冯司马的供状到现在,事态一直在李素的掌控之内,就是因为李素拿捏住了尺度,“除恶务尽”这个字眼在西州不适用,至少现在不适用,清洗要有个范围,株连蔓引只会令西州的局势愈发恶化,杀鸡儆猴才是最合适的做法。

    盯着台上被五花大绑的十余名官员,李素的目光像一只锁定一群绵羊的狼,戏谑中带着森森杀意。

    “糟蹋良家,构陷上官,瞒上欺下,目无王法,各位,你们信不信报应?”

    十余人身躯同时剧颤,看到李素那张充满了杀机的脸,顿时心头一沉,一种不祥的预感徒然而生。

    预感没有骗他们,李素盯着众人看了一会儿,忽然暴喝道:“犯官冯善,及西州十二名属官横行不法,丧尽天良,按律当斩……”

    众犯官吓坏了,其中一人忍不住挺直了身子,大怒道:“李素!你好大胆,我乃大唐三省所任朝官,你只不过区区别驾,有何资格斩我?不怕陛下降罪么?”

    李素森然一笑:“陛下降不降罪,是我这个大活人以后该考虑的事,就不必劳烦死人操心了……刀斧准备,开斩!”

    ******************************************************************

    刺史府大门不断有人进出,无数家仆和差役神情惊惶频频来往于刺史府和西市之间,将西市发生的事一桩桩禀告刺史曹余。而李素满带杀机的那张脸,自然也被家仆们绘声绘色描述得清清楚楚。

    “这竖子……好重的戾气!”曹余铁青着脸冷笑。

    直到此刻,曹余仍坐得住。

    冯胖子已无法救了,索性舍去。成熟的政治人物懂得在危急时刻该保住什么,该舍去什么。

    今日便由得这竖子胡闹,至于冯胖子,杀了剐了都无所谓,竖子发泄了心头的火气后。明日再与他好好聊一聊,既然他不似自己想像中那么容易对付,日后换个方式与他相处便是。

    思忖方毕,一名家仆慌慌张张跑进来,颤声道:“不好了!冯司马供出了十多位官员,李素已派骑营一一缉拿,他……他要杀那十多位官员!西市现在已炸了锅了!”

    “什么?”曹余心神大震,拍案而起,浑身剧烈颤抖着,咬牙怒道:“这竖子。这竖子他怎敢……怎敢……”

    “是真的!那十几位官员被按跪在台上,骑营派出了十几人在磨刀,眼看马上要问斩了!”

    曹余的脸色刷地白了,失神地喃喃道:“疯子……他简直是个疯子!”

    “走!去西市!本官就不信,他真敢杀我西州十多名官员!”

    听到李素命人赫然拿下西州十余名官员,五花大绑准备问斩,脸色铁青的曹余终于坐不住了。

    拿了冯司马倒也罢了,是杀是剐任由他,情当是曹余为自己低估李素而付出的代价,也算是对这位重新认识的李别驾做出的妥协。杀了冯胖子便杀了,大家以后还能愉快的玩耍。

    谁知李素那混账得理不饶人,竟打算深挖赵家闺女一案,欲将所有与此事有干系的官员连根拔起。这般做法可就有点不讲究了。整个西州虽不敢明言是他曹余的西州,可是……它也不是你李素的西州啊,都是朝廷正经任命的官员,你一个别驾哪有说杀便杀的资格?而且一杀便是一大批,此事传到长安,陛下将会怎样震怒?西州这座城池里深藏的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还保得住吗?

    带着几名随从。曹余身形慌张地朝西市赶去,每走出一步,心头便愈沉坠一分。

    …………

    李素在等。

    他在等曹余。

    今日要做一件震惊西州的大事,这件事必须当着曹余的面,否则收不到立威的效果,所做的一切便白费了。

    十多名临时充作刽子手的骑营将士威风凛凛站在台上,手上的横刀在阳光下璨然生辉,折射出幽冷的寒光。

    一众官员垂头丧气跪在台上,绝望地等待着加颈的钢刀挥落。

    冯司马神情最为淡定,他知道,今日自己已无任何生机,人一旦确定无法逃出生天,反而变得豁达了,眼神充满懊悔和依恋地看着人群的某处,时而又仰首看着晴朗无云的天空,似乎在追思自己一生的喜悲。

    半个时辰后,西市大街转角的尽头,几道慌张的身影快速朝他走来,开始是几个模糊的小黑点,然后小黑点慢慢变大,最后曹余那张熟悉的脸已能略见轮廓。

    李素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

    “李别驾刀下留人!此事尚可商榷……”曹余惶急的声音远远传来。

    话没说完,李素忽然暴喝出声。

    “时辰到,西州犯官十三人罪无可赦,斩!”

    雪亮的刀光毫不犹豫地挥落,在曹余惊骇万分的目光里,十三颗大好头颅冲天飞起,十三道触目惊心的血泉喷涌而出。(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