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五十章 霸临西州(上)
    <div id="content">

    粮食是所有一切的基础,民心也好,军心也好,充足的粮食才能将它们死死握在手心里,特别在这千里荒凉的大漠城池里,粮食尤为珍贵。^^^百度$搜索@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不得不说,曹余拿捏住了重点。

    要对付李素不难,十多岁的娃子而已,要对付骑营也不难,没了粮食,骑营就是一只没牙的老虎,怎么都蹦跶不起来。无数史实都有过记载,再忠心再无敌的军队,只要断了粮食,他们会成为最可怕的恶魔。

    李素蛮横和霸道的资本全在他带来的千人骑营上,骑营若因粮食而内部瓦解崩溃了,李素何足虑?

    曹余的算盘打得很精细,从常理来说,确有可行性。

    “传令城中大小商铺,谁敢卖粮食给城外骑营,莫怪本官不客气!”曹余捋须沉声道。

    项田点点头:“折冲府的将士们也会留意,若有人不长眼卖给骑营粮食,末将先把他全家剁了。”

    曹余眯着眼笑道:“最多再过三日,本官估摸李素便会登我刺史府的门求情,千里大漠荒城里,要养活一千人可不大容易,本官不点头,他们就得饿死。”

    项田笑道:“到时也好教李素看看,这座西州城究竟是何人的天下。”

    曹余忽然沉默,良久,慨然叹道:“西州……自是陛下的天下,可是,陛下似乎已忘了西州,皇恩甘霖普降,西州却不曾沾过半滴。”

    这句话多少带着几分对李世民的怨气,项田嘴唇嗫嚅几下,终究没敢应合。

    “总之,李素一定要走,西州容不下他,他若在西州立住脚,你我的人头迟早将会被高挂在长安城楼上……”曹余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似恐惧,又似无奈。

    项田的脸色也不好看了:“刺史所言甚是,西州容不下李素。西州的秘密太多了,若被一个外人,特别是可以直接与皇帝陛下联系的人知道,整个城池不知多少人会被斩首……”

    话音未落。刺史府内院厢房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厢房内的二人互视一眼,心中同时一沉。

    大清早的,如此急促的脚步绝不是什么好事。

    一名穿着官袍的中年男子满头大汗走来,也顾不得礼仪,见到曹余和项田后。中年男子张嘴即道:“曹刺史,不好了,冯司马不见了!”

    “什么?”屋内二人大吃一惊,随即脸色一片苍白。

    中年男子惊惶道:“昨夜冯司马睡在自家府宅侍妾房里,半夜府中被人潜入,侍妾被人打昏,冯司马却不知去向……现在冯家的家眷都在刺史府门外跪着呢,请曹刺史给她们做主。”

    厢房内一片寂静,许久以后……

    “定是李素干的!”项田拍案而起怒道。

    曹余脸色阴沉,眼中露出惧意于愤怒交织的戾光。

    项田粗犷的脸上泛起两抹潮红。不知被吓的还是被气的,大嘴一张似乎想说点什么,转眼却见报信的中年男子仍呆立一旁,项田指了指他,叱道:“你,出去!”

    中年男子急忙唯唯点头退下。

    房内只剩曹余和项田二人,项田这才凑到曹余耳边,压低了声音道:“曹刺史,李素动手了!”

    曹余瞥了他一眼,没吱声儿。面若平湖,可心中却有惊雷炸响。

    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娃子啊,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竟敢主动出手。究竟是自己低估了他,还是他根本就是个疯子?

    “曹刺史,这个娃子……不简单啊!”项田脸上布满震惊之色:“他主动出手末将倒不觉得奇怪,但末将奇怪的是,为何他一出手便拿住了要害?城北赵家闺女的案子,里里外外全是冯司马经的手啊。李素哪来这通天的本事,一出手就把他拿住了?”

    曹余脸色难看地道:“必是城里哪个杀才暗中倒了边,与李素这竖子暗通消息!”

    项田满脸苦涩道:“冯司马被拿,咱们可怎么办?那个胖子绝非视死如归之辈,随便上个刑必然便招了……”

    曹余沉默许久,忽然嘿嘿冷笑:“招了又如何?一人之辞而已,仍是无凭无据,就算把冯司马押到本官跟前对质,本官说绝无此事,那便绝无此事!”

    项田想了想,脸色顿时缓和了许多,默然片刻,项田望向曹余,试探着道:“刺史大人,这李素不简单,做事颇有些门道,小小年纪不知哪里学来的道行,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雷霆万钧之势,如今看来,仅只断其粮草,怕是力所不逮,不如双管齐下,毕其功于一役……”

    话说得很隐晦,可曹余听懂了,脸颊使劲抽搐几下,然后默默瞟了项田一眼。

    项田见曹余态度不明朗,不由急了:“曹刺史,干系太大了啊!西州的秘密关乎多少条人命,您难道不清楚吗?若真被李素站住了脚,秘密不可能保得住,那时必然龙颜震怒,你我的性命,家小的性命,还有其余官员的性命……这些,难道不值得咱们出手么?刺史大人,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到了这般地步,您该做个决断了!”

    曹余眉梢猛跳,拧眉沉思许久,最后终于扭过头,阴沉地瞥了项田一眼。

    项田很快领会了这一眼的含义,不由大喜:“末将定不负刺史所望!”

    ***************************************************************

    李素不知道西州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秘密,他只知道西州即将有一场暴风雨,发起这场暴风雨的人,正是他自己。

    郑小楼和王桩,蒋权三人连夜将冯司马弄了回来,郑小楼实在是草菅人命,扛着这个胖子出不了城索性随地一扔,三人重新进城找时,郑小楼这家伙居然不记得把那胖子扔哪里去了,满头大汗找了小半个时辰才终于在城内一条暗巷里找到了冯司马。

    亏得郑小楼下手不轻,再次找到他时。他仍未醒过来,三人合力将冯司马弄回大营。

    这一晚绝对是冯司马有生以来最黑暗的一晚,莫名其妙被人打昏,被人扛出府后又被无情抛弃。后来好不容易被拾回来吧,进了城外骑营后,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几样精心制作好的刑具,以及火把昏暗光芒下几张狰狞可憎的脸……

    没有超出李素的预料,冯司马果然不是什么英雄好汉。“视死如归”这么高级的词儿更是连边都沾不上,第一道刑具还没碰到他的身体,这个死胖子便发出杀猪似的凄厉惨叫声,然后痛痛快快一五一十全招了。

    …………

    “李别驾,这个姓冯的胖子虽然招了,可……于事无益啊,”蒋权神情仍旧有些颓然,显然对冯司马的供词并不抱什么希望:“……终究只是一人之辞,除此别无凭证,就算与曹余那老杂碎当堂对质。人家不承认事小,若反咬一口说咱们对朝廷官员动用私刑,并且屈打成招,用以构陷上官,这条罪名咱们也担当不起啊。”

    李素淡淡扫了他一眼,笑道:“看不出蒋将军居然是个规规矩矩讲道理的人,以前倒是小看你了……”

    蒋权愕然:“凡事总要讲道理啊,大唐任何地方都是讲道理的地方,没有凭据总不能定别人的罪吧?更何况定罪的那个人还是您的上官,西州的首官……”

    李素耐着性子解释道:“道理这东西呢。要看范围的,不是任何地方都适合讲道理的,当然,也要看心情。不是任何时候都有心情讲道理的,偶尔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怎么办呢?那就不要讲道理嘛,凡事都要争个是非曲直黑白,活一辈子未免太无趣了……”

    蒋权被李素这一连串“道理”说得有点懵,半晌才听懂了这番话,嘴唇嗫嚅几下。忍不住道:“李别驾,你这番话本身就很没有道理。”

    李素眨眨眼:“刚才我说了半天你没听懂吗?做人,没必要非得讲道理,特别是对那种原本就没对咱们讲过道理的人,就更不用太讲道理了,他若一路来,我便一路去。”

    蒋权有些忐忑地看着他:“李别驾,你待如何?”

    一阵热风掀起帅帐的帘子,帘子外面是一望无垠的茫茫大漠,还有头顶一轮火热的骄阳,除此,万籁俱静。

    凝视茫茫大漠许久,李素淡淡地道:“蒋将军,我们千人骑营横穿数千里沙漠,来到这座大漠孤城,前无依后无靠,内有忧外有患,可谓身临渊池,步步惊心,大漠,有大漠的生存法则,这里相信的是强权,是实力,是横扫一切魑魅魍魉的霸气!”

    蒋权似有所觉,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了几拍。

    “李别驾的意思是……”

    李素转过头凝视着他,一字一字地道:“蒋将军,集结骑营队伍,明日辰时,我要带兵进城,给西州城的官员和百姓好好上一课!”

    ***************************************************************

    深夜,距离西州城北面一百里之遥的一处小小绿洲。

    绿洲很小,只有一里方圆的低矮乔木和胡杨树,软耷耷地生长在沙粒和尘土混杂的土地上,绿洲西侧有一排简陋破旧的房子,此刻房子内外灯火通明,人影幢幢,骆驼嘶鸣。

    半个时辰后,一支五百人左右的兵马迅速集结完毕,为首一名穿着黑衫,裹着黑色长袍的魁梧大汉骑在骆驼背上,猛地拔出腰刀,朝正南方无声一指。

    队伍仿佛听到了进攻的号角般同时动了起来,五百名骑兵催动骆驼,不急不徐朝正南方行去。

    驼蹄踏在沙地上,扬起一阵黄沙,一股凌厉的杀气在行走间渐渐升腾,蔓延。

    …………

    清晨,辰时。

    太阳刚从东方惺忪地冒出了头,火红色的圆球带着几分慵懒的意味,懒洋洋地挂在大漠东边的地平线上,不甘不愿地徐徐升起。

    西州北城。

    破旧腐烂的城门随着一阵令人倒牙的吱呀声缓缓开启,摇摇欲坠的两扇门在金色的朝阳下如同鸟儿的翅膀般渐渐张开,驻守城门的十来名折冲府军士打着呵欠,各自握着手里的长戟长矛,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没精打采开始列队。

    一名军士看了看一片静寂的城门甬道,喃喃咒骂了几句,随即张开大嘴,又一个呵欠即将喷薄而出。

    一边打着呵欠,一边顺势转过头,面朝城门外,接着,军士两眼徒然圆睁,嘴仍张得大大的,打到一半的呵欠戛然而止,眼中露出极度的惊恐,震惊地看这城门外一望无垠的沙地。其余的军士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每个人都张大了嘴,呆呆地注视着那块原本空无一人的沙地。

    沙地上,一支骑兵静静伫立,千余人的队伍排成一只锥子的形状,典型的战场进攻架阵势,巨大的锥尖不偏不倚正指着西州北面的城门方向。

    十余名守城门的军士惊呆了。他们不是没见过外敌攻城的画面,数千人骑着骆驼前赴后继进攻城门的惨烈战役他们也参加过,可是今日却不一样,因为此刻城外沙地上摆出攻城架势的骑兵,却是正经八百的大唐骑兵!

    大唐骑兵攻大唐的城……这群人疯了么?

    双方就这样静静地对峙着,守城军士里有机灵的家伙悄然后退几步,隐藏在袍泽的背影里,趁人不注意转身便跑,没命地朝刺史府方向奔去。

    不知过了多久,城外那只巨大的锥子顶端缓缓走出一骑,守城军士定睛望去,发现那人赫然竟是新上任的西州别驾李素!

    李素今日打扮很正式,头戴银色翅盔,身披银色软甲,手上一柄雪亮的长剑在朝阳的照射下发出刺目的金光。

    良久,李素手中利剑缓缓平举,指住目瞪口呆的守城将士,扬声喝道:“你们,去召集全城百姓,一个都不能少,全部给我集结起来,还有,去告诉折冲府果毅都尉项田,钦封泾阳县子,西州别驾,定远将军李素,今日要带兵进城,他若要战,那便战!”(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