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水落石出
    <div id="content">

    虽然早已清楚是刺史府的官员布下的局,然而听到事实真相时,李素心中仍冒出一股怒火。^^^百度%搜索@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一条人命啊,正值芳华的女子,因为这个针对他的阴谋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人心,到底有多脏?

    “赵家的闺女被糟蹋,也是那个冯司马干的?”李素阴沉着脸问道。

    钱夫子笑道:“那胖子胖得跟猪一样,说话过年就能宰了,哪有力气干这事儿?是冯司马遣了别人干的,他叫那人穿上骑营的服色,酒肆故意装作喝多的样子,大声嚷嚷自己是城外骑营的骑曹,然后装醉晃晃悠悠到了赵家门前,故意一脚把门踹坏,闹出了大动静,这才堂而皇之入室糟蹋了赵家闺女,闺女的爹娘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被他打昏过去,糟蹋之后,那人走得无影无踪,闺女的爹娘急忙去报官,冯司马遣人过来看了看,单独跟那闺女在房里待了一阵,不知道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官府的人走后,闺女的爹娘进房一看,发现闺女已上吊了……”

    随着钱夫子的述说,整件事的脉络渐渐清晰,这桩藏在阴暗角落里的阴谋终于水落石出。

    李素沉吟片刻,又问道:“曹刺史在这件事里面充当什么角色?”

    钱夫子很简洁地道:“事情都是下面的人谋划的,可是曹刺史若不点头,这件事做不了。”

    李素面无表情地点头。

    很奇怪,知道所有真相后,刚刚愤怒的情绪竟然渐渐平复,此刻心中无悲无喜,感觉心态像只风筝般飞向天际,用一种超脱世外的目光冷静地看待地面上发生的一切。

    这只是一件不平事。它掺杂在人世间所有的不平事里面一点都不显眼,可它发生在李素的眼皮子底下,李素不想为这件事徒劳愤怒。他只想站在最冷静最客观的立场上铲掉不平,还世间一个天理公道。不仅仅为了针对自己的阴谋,也为了那个素不相识却无故惨死的姑娘。

    目光深沉地盯着钱夫子,李素忽然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钱夫子,今天有问有答说得如此痛快,你不怕事后刺史府官员找你麻烦?”

    钱夫子神情明显闪过一丝惧意,最后还是咬咬牙,道:“小人虽然是个屠户,可眼睛却雪亮得紧。官爷您迟早将取曹刺史而代之,小人跟着您走,总归不会错的。”

    李素笑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有这本事,你凭什么知道我能将曹刺史取而代之?”

    钱夫子咧嘴笑道:“很明显么,官爷您是长安来的,是皇帝陛下的近臣,陛下肯定天天请您喝酒吃肉咧,而曹刺史怕是连皇帝的面都没见过,论亲疏的话,皇帝陛下肯定偏向您啊。所以您不会倒,曹刺史却危险了……”

    李素面容浮起几分古怪:“你就是靠这个来断定我能取曹刺史而代之?”

    “是。”

    李素揉了揉鼻子,慢吞吞地道:“可是……如果我告诉你。我之所以来西州当官,是因为我在长安大大得罪了皇帝陛下,被皇帝陛下贬到这个荒蛮之地来眼不见为净,你觉得在陛下心里,我与曹刺史孰亲孰疏?”

    钱夫子脸颊狠狠抽搐几下:“官爷……您莫闹!”

    李素很严肃地摇头:“我没闹。”

    钱夫子一眨不眨地盯着李素的表情,发现李素神情严肃,不像开玩笑后,钱夫子惊恐地睁大了眼,垂下来的右手蠢蠢欲动。时而化拳,时而化掌。招式变幻莫测……

    李素看懂了他的招式,他想抽自己的嘴。

    李素哈哈大笑。使劲拍了拍他的肩,道:“放心吧,借你吉言,没有皇帝陛下撑腰,我也能靠自己在西州挣得一块立足之地,有我在,保你性命无忧。”

    钱夫子急忙躬身道谢。

    “你的消息很有用,说好了给你三十两,我绝不食言,王桩,给我取三十两银饼过来。”李素扬声道。

    帅帐帘子掀开,王桩魁梧的身影遮住门外的光线,令帅帐内徒然一暗。

    三十两银饼塞进钱夫子手里,钱夫子千恩万谢地躬身退出了帅帐。

    没过多久,帅帐的帘子又被掀开,钱夫子那张市侩讨好的脸又出现在李素面前。

    李素奇道:“你回来做什么?难道银饼分量不足?”

    钱夫子将手里捧着的银饼塞回王桩手里,哈着腰陪笑道:“小人刚刚想了想,决定不要银饼了……”

    李素笑看着他:“你想要什么?”

    “能为官爷做事,是小人的福分,小人希望以后能够一直为官爷做事,小人盘算了一下,这个,比三十两银饼重要。”

    李素呆怔片刻,随即明白了钱夫子的意思。

    这是想求前程啊,外表粗鄙的屠户,倒也不傻,他很清楚一份敞亮的前程与三十两银饼相比孰轻孰重。难的倒是他这份决心,一个市井小民,能慷慨舍弃已然揣进怀里的利益,转而求取一份虚幻不见光影的前程,仅只这份魄力,这份眼力,已然很了不起了。

    “我刚才说过,我得罪过皇帝陛下,以后可能被陛下越贬越远,官越当越小,你觉得跟着我有前途吗?”李素好笑地看着他。

    钱夫子犹豫了一下,使劲一咬牙:“有没有前途,也算小人赌一把了,官爷莫怪小人说话实在,日后若无前程,小人大不了卷铺盖回来继续当屠户罢了。”

    李素笑得很开心,他是真的很开心,因为他喜欢跟这种人打交道,好话坏话敞开了说,不必费猜疑,想要什么直接说,贪欲也好,野心也好,从阴暗的角落里拎出来,明明白白摆在台面上,再阴暗的盘算都变得光明正大,成了一桩公平的买卖,双方你情我愿,彼此都不累。

    再望向钱夫子时,李素的目光顿时充满了欣赏。

    没错,就是欣赏,他发现这个屠户很不错,市井里的屠户不少,有魄力做出如此决断的屠户可难得一见。

    欣赏归欣赏,李素还是淡淡地道:“我听懂你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投奔我?”

    钱夫子神情很恭谨,垂头躬身道:“是。”

    李素笑道:“不能说你投奔我我就必须得收了你吧?我的手下,可从来不养废物。”

    钱夫子仍保持垂头躬身的姿势,面不改色道:“小人虽只是个屠户,可在西州城里大小还有几分薄面,无论刺史府官员还是城里的百姓,皆了如指掌,官爷想知道什么,小人知无不言,官爷想做什么不便为之事,小人亦可为官爷分忧,官爷欲经略西州,小人这种卑贱却有用的人,官爷却是少不了的。”

    李素盯着钱夫子,久久不语。

    钱夫子垂着头一动不动,静静等待李素的答案。

    不知过了多久,李素忽然展颜一笑:“这块银饼,我收回去了。”

    钱夫子楞了一下,接着大喜过望,郑重朝李素双膝跪地,伏拜道:“小人愿为官爷鞍前马后效力!”

    ***************************************************************

    真相浮出水面,李素顿时有了把握,他感到这件事正朝有利的方向慢慢扭转,之前的被动,或许很快会化为主动。

    “可是……李别驾,咱们手里没证据,知道真相也没用啊……”蒋权满脸苦色,显然真相并未给他带来太大的喜悦。

    “谁说没用?冤有头债有主,谁都跑不了。”李素笑眯眯地道。

    “没证据如何申冤?”

    李素奇怪地看着他:“为何一定要有证据?他们污蔑咱们的时候拿出证据了吗?”

    “没……没有。”

    李素摊手:“所以,我反击回去的时候也不需要什么证据。记得上次跟你说过的‘民心’吗?争取民心从来不看证据的,一句谎话被千万人异口同声认同,它就不再是谎话,而是真理,百姓喜欢真理,不管这真理到底是不是真的真理,只要绝大部分人这么说,他们就一定会坚定不移地相信它是真理,就算有哪个清醒的人站出来质疑它,百姓们也会把他揍得连他爹娘都不认识,然后逼着他承认这个真理,这,就是民心。”

    蒋权神情若有所悟:“所以,这个也跟羊群一样?领头羊哪怕把羊群带错了方向,羊群也会老老实实跟着领头羊走?”

    李素欣慰笑道:“你的悟性不错,上辈子你的脑袋一定被榴莲砸中过。”

    “何谓榴莲?”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总之,这件事我要办好,不仅为咱们骑营洗脱冤屈,更要为那位冤死的姑娘讨个公道,这一次,我要狠狠给西州城一个下马威!”

    …………

    入夜,郑小楼灵巧的身影从大营悄然闪出,带着李素的命令,从西州那低矮的城墙上翻过,直朝刺史府而去。

    李素站在大营辕门前,仰头望着夜空里的繁星,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这一次,他要真正在西州这座城池里扫出一块立足之地,以后他发出的任何声音,西州的官员百姓都要驻足倾听。(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