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所谓民心
    <div id="content">

    西州无英雄!

    辕门三丈空地,无数箭矢长戟相指,并无一人敢往前迈出哪怕只是小小的一步。^^%搜索@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不仅如此,许多胆小的百姓趁着人群里的官员们不注意,悄无声息地往后挪退,还有的顾不得看官员铁青的脸色,索性掉头就跑,有人带头,颓势愈发无可阻挡,刹那间便跑掉了数百人,剩下的则一脸惧色强撑着站在辕门外。

    曹余快气疯了,他没想到李素这竖子做事竟如此蛮横霸道,一句“称量英雄”便令整个西州气短。

    蒋权仗剑立于辕门前,随着骑营将士列出战阵,蒋权整个人的气势徒然一变,利剑平举,满脸杀机,剑尖直指项田,然后,重重向前踏出一步。

    项田脸色一变,有心迎剑而上,然而看见辕门内杀气冲云霄的骑营将士,再看看今日自己身后寥寥不到百人的部曲,项田心生惧意,情不自禁往后退了一步,蒋权平举利剑再向前踏出一步,项田再退……

    如此反复,官员和百姓们仅剩的一点余勇终于消失殆尽,人群开始缓缓朝后挪退。

    曹余脸色铁青,颌下三寸青须微微发颤,努力强撑着刺史的脸面和尊严,心中却如巨浪滔天。

    十多岁的少年郎,能有如此胆气和魄力,他的官职和爵位……难道真是靠邀宠得来的?

    李素盯着曹余,淡淡一笑,道:“曹刺史,既然如此想进我大营看看,下官怎敢不从?刺史大人,您请进来吧。”

    曹余看了看辕门内依旧杀气冲天的骑营将士,和那一支支搭在弓弦上散发着幽冷寒光的利箭,再看看李素满脸恭谨温和的微笑,曹余心中一寒,和刚才的官员百姓一样,这一步怎么都迈不出去。

    “本官,本官……哼!”曹余狠狠一甩袍袖。转身离去。

    曹余一走,剩下强撑着的官员们如蒙大赦,忙不迭跟在曹余身后离开,今日所谓缉拿真凶的正义行动。终于成了一场闹剧。

    李素盯着曹余等众人的背影,满脸疑惑地扭头望向蒋权:“刚才喊打喊杀要进我大营,现在我主动请他进来,他怎么跑了?”

    蒋权嘿嘿冷笑:“别驾下了将令,谁敢踏进辕门一步便当场射杀。姓曹的匹夫哪有这个胆子?”

    李素恍然,再看曹余等人的背影已走远,只剩一个个小黑点,李素扬扬手,放了一句颇具暧昧意味的马后炮:“哎,我又不射你……”

    ***************************************************************

    风波暂时平息了,李素用无比蛮横霸道的方式将这桩案子强压下来。

    可是,这种方法终究落了下乘,当时箭在弦上,李素也是被逼无奈。但凡有更温和的法子,他也不会选择用这种得罪全城官民的办法消弭灾祸。

    在西州,李素不是暂留的过客,少则要待两三年的地方,如今刚来就把全城官民得罪了,以后李素如何还能悠然自得地在西州大街上闲逛?城里的二把手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大家以后怎么愉快玩耍?

    “今日末将遣人出营采买粮食,结果空手而回,城里东西两市的商人们不愿卖粮食给咱们,而且城里官民怨气颇大。骑营出去的人处处受人白眼谩骂,李别驾,看这架势,他们想孤立咱们啊。”蒋权闷闷地蹲在帅帐角落里。一脸的郁闷,昨日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样子全然不复再见。

    一旁的王桩也愁眉苦脸的叹气:“酒肆也不卖酒给我了,城里街上走一圈,莫名其妙总有几个臭鸡蛋烂菜叶砸脑门上,回头找人也找不着,营里的吃食难吃得紧。我都好些天没沾荤腥了……”

    李素呆怔不语,许久,苦笑叹了口气:“这是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啊……”

    “啥暴力?”新名词令蒋权听得一愣一愣的。

    李素瞥了他一眼,懒得解释。

    “李别驾,如今营里的粮食大概只能支撑三五天,若再采买不到粮食,三五天后大营要断粮了,这茫茫大漠里,除了西州,怕是找不到别的买粮食的地方了,该怎么办,您拿个主意吧。”蒋权苦着脸道。

    李素翻了翻白眼:“我能怎么办?我又种不出粮食,离西州最近的城池在千里之外,三五天恐怕也跑不过去……”

    蒋权满怀期待的脸渐渐变成了失望,蹲在地上垂着头,活像遭遇天灾的老农,一脸无处逃荒的绝望表情。

    李素摸着光洁无毛的下巴,沉吟片刻,犹豫地道:“要不……咱们叫几百人扮作沙漠里的盗匪,也学着盗匪老前辈那样见到商队就抢,回头故意留点把柄,就说是受西州刺史曹余指使,你看,既解决了粮食危机,又能祸水东引,我简直是个天才……”

    蒋权瞪大了眼睛,仔细端详着李素的神情,沉默许久,道:“您认真的?”

    “认真的。”李素无比诚恳地点头,随即问道:“可以这么干吗?”

    蒋权摇头:“不可以。”

    “那就当我没说。”

    遗憾地瞥了蒋权一眼,这家伙,最大的缺点就是太有节操了,都快饿肚子了,居然还不肯做伤天害理的事,蒙着脸打劫点粮食,多大点事,迂腐!

    “李素你不是会造震天雷吗?多造几个,半夜点着了朝刺史府里一扔,一了百了!”王桩满脸杀气地道。

    李素朝他投去一记欣赏的眼神,看,这家伙明显没节操多了,……话说,谁把王桩教得这么缺德了?

    …………

    “西州的民心才是解决问题的源头啊……”李素叹道。

    蒋权颓然道:“咱们几成西州公敌了,末将此生从未在大唐的城池有过如此遭遇。”

    随即蒋权咬牙道:“这个曹余真该死,搞出个所谓糟蹋良家女子的案子,让满城百姓对咱们深恶痛绝,而咱们却有口难辩……”

    李素笑了笑,道:“你知道什么叫‘民心’吗?”

    蒋权疑惑地看着他,摇头。

    “看过赶羊吗?你看那放羊的人要把羊群赶回圈里去,他不会围着一整群羊团团转,只会盯着领头的那只羊。走偏了,走远了,一颗小石子扔过去,把领头羊的方向纠正了。后面的羊群便老老实实跟着它走……”

    蒋权满头雾水,神情依然疑惑不已。

    李素笑着解释道:“所谓民心,也是如此,这不是什么太玄妙太深奥的东西,子曰‘民可使’。其实反过来说,民亦可愚,咱们只要找到那只领头的羊,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蒋权看着他,快速眨眼。

    李素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刚才这番话白说了。有些人永远只会服从于命令,从来不会**思考什么,比如蒋权。

    “王桩,去城里秘密将那位钱夫子请来大营。这一次客气点,温柔点。”

    王桩挠头:“若他不肯来呢?”

    “啧!”李素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这还用问?揍他啊,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人,值得拥有。”

    …………

    …………

    钱夫子来得很快,而且很主动,虽只是个屠户,却显然是个喜欢喝敬酒的人。

    李素和颜悦色地看着他,目光充满了欣赏,因为他发现钱夫子今日气色不错,而且布满疙瘩和粉刺的脸上隐隐带着几分莫名其妙的睿智光辉。李素知道,今日将他请来大营的决定没错,他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钱夫子,你一年所入几何?”李素笑眯眯地问道。

    钱夫子想了想。道:“除去官府重税,所剩不多,大约三两银饼左右。”

    李素点头:“能在西州这块荒蛮之地岁入三两,也算是殷实中产人家了,你的日子过得不错啊。”

    钱夫子咧嘴笑道:“城里吃得上肉的百姓不多,小人的生意主要靠刺史府官员和折冲府的将军们所赐。”

    李素盯着他的脸。缓缓道:“我给你三十两银饼咋样?当你十年所入。”

    钱夫子楞了一下,接着满面惊喜,最后却很快冷静下来,陪笑道:“不知官爷有何吩咐需要小人效力?”

    李素点点头,嗯,是个聪明人,相比上次被揍得满地打滚,今日的钱夫子显然顺眼多了。

    “没什么吩咐,我只要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值三十两,你做不做这笔买卖?”

    钱夫子毫不犹豫点头:“做!”

    顿了顿,钱夫子满脸堆笑,用一种市侩的表情神秘兮兮地道:“其实小人大致知道官爷想要什么消息,说实话,早在城里事发后,小人便打听清楚了,就等官爷一声吩咐。”

    李素眨眼:“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是。”

    “好吧,那么你告诉我,这件事到底是谁在后面搞风搞雨?”

    钱夫子面现得色,显然对这个问题的答案胸有成竹:“官爷,小人是城里的屠户,来小人这里买肉的都是刺史府的各位官爷家仆,有些消息很容易便入了小人的耳朵,指使这件事的人是刺史府的一名官员,却并非曹刺史,您猜猜是谁?”

    李素笑得有点阴森了:“钱夫子,我告诉你一个道理,如果想拿到这三十两,说话就痛快点,不要制造什么悬念,更不要让出钱的人当你的捧哏,你再多说一句废话,三十两马上要变成二十两了……”

    钱夫子一惊,急忙纠正了自己的错误,很痛快地道:“冯司马,刺史府里那个白白胖胖的家伙,此事全是他暗中指使。”

    “城北赵家的闺女果真被糟蹋了?”

    “确有此事,不过赵家闺女上吊到底是不是她本人的意思,那就不清楚了……”

    李素眼中迅速闪过一道杀机。(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