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四十五章 辕门对峙
    <div id="content">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糟蹋民间女子,嫁祸骑营,事情七弯八拐,终究绕到李素头上,因为李素是骑营的头,他是事实上的骑营主官,下面的人犯了罪,李素逃不开罪责,当他被万夫所指的时候,这座大漠里的荒城李素也待不下去了。

    很烂俗的套路,可是很有效。

    有效的套路,就不算烂俗。

    李素知道,在西州,他并不受欢迎,很多人盼望着他滚蛋,包括那位西州刺史曹余。

    很不可理解啊,如此英俊讨人喜的帅哥居然不受欢迎,都瞎了么?

    西州是个多民族混杂的城池,外表看去似乎并不排斥外来者,可是,李素除外。

    李素这个外来者太强势了,他不仅带来了一千骑营,而且还是皇帝陛下亲旨任命的别驾,在这座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西州官场里,李素的存在就像一颗钉在所有人眼中的钉子,不拔掉它,会很痛。

    李素感到很挫败,他没想到自己居然有被人如此讨厌的一天,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除了挫败,还有深深的愤怒,当一个人被周围所有人都排挤,甚至以阴谋诡计的方式赶他离开时,这个人……会变成阻碍社会安定团结的不稳定因素,千百年来监狱里关的,大抵都是这类人。

    “骑营派几个机灵点的人乔装出去,连夜进城打探消息,到底谁给咱们右武卫骑营泼脏水,把这个杂碎揪出来!”

    帅帐内,李素咬着牙,脸色阴沉地道。

    “是!末将一定把他揪出来,一刀一刀剐碎了狗娘养的!”蒋权神情愤怒,表情狰狞,比李素更像社会不稳定因素。

    蒋权气冲冲出去,帅帐内,王桩啧啧有声:“这蒋权虽然人不咋地。可还算条汉子,说一不二,他说能把那杂碎揪出来,一定能揪出来。”

    李素奇怪地瞥了他一眼:“你不是跟他不对付么?今咋说他好话了?”

    王桩叹道:“昨晚他遣人送了坛酒给我。真奇怪,自从喝了他的酒以后,我忽然看他很顺眼了……”

    李素沉默许久,忽然拍了拍他的肩:“今生居然能认识你这个兄弟,实在是……”

    王桩咧嘴憨笑:“缘分?”

    “造孽。”

    *****************************************************************

    第二天。动静更大了。

    清晨时分,李素还在帅帐里呼呼大睡,营地却喧闹起来。

    营地辕门外,莫名出现了上千人,全是城里的百姓,这些人成色很杂,有披着皮裘的突厥人,戴着圆帽的龟兹人,穿着麻布短衫的汉人,人群里甚至还夹杂着几个穿得邋里邋遢的和尚和道士。一锅大杂烩站在营地前闹哄哄跟煮沸的火锅似的。

    领头的不是百姓,而是刺史府的十来名官员,那位白白胖胖的冯司马赫然在列,为首者竟是西州刺史曹余。

    此刻营地辕门前剑拔弩张,两拨人马仗剑对峙,蒋权和西州折冲府的果毅都尉项田各自拔剑互指,脸红脖子粗地互相瞪视着对方。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一点火星便能将整个营盘引爆。

    “本官西州刺史曹余,进大营欲见李别驾,尔等拦我。所为何故?”曹余穿着浅绯官服,脸上布满正义的固执。

    蒋权眼睛看也不看他,虽然官职不如曹余,可蒋权毕竟是长安禁宫里出来的右武卫将军。平日里见的都是那些上朝的国公,国侯,开国大将军,三省宰相等等,区区一个下州刺史,他怎会看在眼里?

    “曹刺史。大营有大营的规矩,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刺史大人领着上千百姓来营房前喧哗,末将敢问所为何故?”蒋权冷冷地道,手里的剑仍纹丝不动地指着项田。

    “大胆!”项田大怒,剑尖又朝前挪了数寸。

    “没错,蒋某就是如此大胆!”蒋权狞笑,手上的利剑也不甘示弱地朝前递了几寸。

    空气越来越紧张,两军相拼,一触即发。

    “蒋将军,本官是西州刺史,可酌情节制西州境内所有兵马,包括你和你麾下的兵马!”曹余踏前一步,神情渐怒。

    “曹刺史,末将乃长安太极宫右武门所属,只遵皇帝陛下亲旨,对任何地方官员不听调,不听宣!今日任何人敢闯进我辕门一步,末将管教他试试我手上的三尺青锋!”

    曹余气得脸色铁青,身躯微微发颤。

    项田大怒,喝道:“好个不懂规矩的东西,今日项某教你做人!折冲府将士听令!”

    轰!

    身后百余名折冲府将士脚步一顿,列出整齐的阵式,齐刷刷地将手中长戟平放,笔直地指住辕门内的骑营将士。

    蒋权大笑:“蒋某和麾下兄弟确实不懂做人,项将军既有雅兴教我做人,蒋某求之不得,不过,教我做人可得拿点本事出来让我信服才是……”

    说着蒋权笑脸一收,暴喝道:“右武卫骑营听令!”

    轰!

    两排弓箭齐刷刷地指住营外的官员,将士和百姓。

    辕门外,除了满脸杀气的折冲府将士外,官员和百姓们的脸色全变了,他们没想到李别驾的属下竟暴烈至斯,弓箭竟敢指向西州刺史,两军大战眼看一触即发。

    官员们尚能勉强保持镇定,不少颇具风骨的文官脸上竟露出轻蔑的冷笑,挺着胸膛勇敢地迎向散发着幽冷寒光的箭矢。可百姓却不一样了,他们可没有视死如归的勇气,原本就是被刺史府的官吏们裹挟而来,既然没钱给官员们捧个钱场,只好给他们捧个人场,然而当幽冷的箭尖指住他们时,大多数人往后退了几步,不约而同想起自己家里火上还炖着汤,想回家,想喝汤……

    空气里似乎能听见炸裂的脆响,双方剑拔弩张,眼看便是一场火拼。

    李素就是这个时候悄无声息地从帅帐内走出来,惺忪的脸上带着些许怒气,被人打扰睡觉实在是一件该杀的事,现在李素见谁都不顺眼,一个凡事追求精致的男人,有点起床气实在很正常。

    接着,李素便看见营地辕门前对峙的这一幕。

    李素楞了一下,然后笑了。

    嗯,看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不管了,蹲下来看看热闹再说,说不定会打起来呢……

    于是李素找了个僻静的角落蹲下去,很认真地看起了热闹。

    辕门前,双方僵冷紧张的空气仍旧未消散,一边平执长戟,一边拉弓搭箭,这个时候似乎谁大声咳嗽一声都会引爆这团空气,然后死伤一片。

    武将们动手,文官们动嘴。

    曹余气坏了,他没想到李素带来的军队如此桀骜,连他这个刺史都不放在眼里,不拿刺史当干部,往后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刺史大人情何以堪?

    “蒋权,你……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话没说完,曹余眼角余光依稀闪过一抹熟悉的身影,那抹身影乐呵呵地蹲在辕门内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正饶有兴致地看着辕门前的对峙,那悠闲的神态,那懒洋洋的表情,还有那一脸欠抽的笑容……

    曹余呆怔许久,接着胸中一团怒火直冲天灵盖。

    这个混帐……我们在这里为了见你一面,差点大打出手,你却跟没事人似的蹲在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热闹……

    这还是人吗?

    曹余立马转移了目标,指着李素大怒道:“李别驾,你太过分了!”

    李素也呆住了,我躲得这么隐蔽,居然都能发现我,你也很过分啊……

    快速眨着眼,李素瞬间做出了一个决定。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蹲在地上的西州李别驾面无表情地原地转了个方向,仍旧蹲在地上,用屁股对着辕门……

    “幻觉,一切都是幻觉,你们看不见我,看不见我……”李素闭着眼碎碎念。

    曹余快气疯了,陛下派来西州的这位别驾到底是个什么物种,竟混帐到如此地步!

    “李别驾,你少装疯卖傻,本官已看见你了!只问你一句,前夜糟蹋赵家闺女的真凶,你交不交出来?”曹余扬声喝道。

    当着上千百姓的面,曹余说出这句话,李素无法再装下去了,因为这件事很严肃,而曹余的这句话,也很诛心。

    李素叹了口气,站起身,面朝曹余走去,在他身前躬身施礼。

    “下官见过曹刺史。”

    曹余狠狠一甩袍袖,怒道:“不敢当,本官怎受得起你的礼,折煞本官也!”

    李素叹息不已,三天前,城里上到刺史,下到将士,对他这位别驾礼遇有加,直到今日,一切虚伪的表象终于彻底撕去,西州城的官场,终究容不下他这个外来者。

    面对曹余的怒火,李素不以为意,洒脱一笑。

    “李别驾,前夜城内发生一桩命案,想必你也听说了,贵属骑营麾下骑曹酒后失德,糟蹋了城北赵家未出阁的闺女,赵家闺女羞恼不过,悬梁自尽,这桩命案你待如何交代?”曹余冷冷地问道。

    “莫须有之事,下官何须交代?”李素淡淡笑道。

    ******************************************************************

    PS:上了一整天的课,实在没力气码第二章了。。。

    看课程表安排,似乎后面有只上半天课的,那时再两更。。。(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