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四十三章 身陷算计
    <div id="content">

    房子订金就这么半抢半赖的给出去了,那焉不得不接受这笔很无赖的订金,理论上来说,这笔订金是他出的,钱花了,却在李素嘴里落了个“死要钱”“小气”的评语,两头不讨好。

    接过李素的两颗猫眼石,那焉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新宅材料的运输是大事,要去城里东西两市散播消息,与落脚市集的商人们敲定价钱,别人才愿意把材料从遥远的沙州运来西州。

    看着那焉不甘不愿的背影,李素露出深思之色。

    扭头看了看旁边的王桩,李素忽然道:“如果你是商人,一桩明知亏本的买卖摆在你面前,你会不会做?”

    王桩憨憨一笑,露出满嘴白牙:“当我傻吗?明知亏本的买卖谁会做?”

    李素的笑容颇有深意:“是啊,连你都知道不能做亏本买卖,那焉怎会不知道?这事……有点意思了。”

    “啥意思?啥叫‘连我都知道’?”王桩听出话里的意思不对,显然不是在夸他。

    李素朝远处那焉的背影努了努嘴,笑道:“那焉是商人,很成功的商人,商人这辈子要做的是以本求利,这四个字应该镶入商人的骨子里,一刻不能忘记,否则他就不是合格的商人,可是就在刚才,那焉做了一件瞎子都看得出是赔本的买卖,沙漠里一幢华宅值多少钱我不太清楚,一定不是小数,那焉刚才假装犹豫了一下,大概只有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收了我两颗猫眼石当订金,这笔买卖做得跟闹着玩似的,一个合格的商人,为何会答应做这笔买卖?”

    王桩没好气道:“你是西州别驾。这座城池的老二,他要讨好你,为将来考虑。偶尔做笔亏本买卖也很正常啊。”

    李素失笑:“就西州这座死气沉沉的城池,城里百姓穷困。市集萧条,正常人都看得出这座城对商人毫无吸引力,他有什么必要讨好我?”

    王桩眨眨眼:“说不定他看上的是你在长安的人脉呢?”

    李素笑得更大声了:“天下人皆知我被陛下贬谪西州,不知何年何月才会被召回长安,他把劲儿用在我这么一个贬官身上,难道他吃错了药?”

    思考显然不是王桩的强项,现在王桩已感到有点头痛了,揉了揉太阳**。王桩叹道:“那他一定是吃错了药。”

    李素沉吟道:“现在再想想那焉的身份,他是龟兹国相那利的堂侄,龟兹国与我大唐这些年不太和睦,常与西突厥勾结一处,祸害丝路上的商贾……”

    王桩一惊:“你的意思是说……那焉有问题?”

    李素眨眼:“我说过这句话吗?我只是想说,那焉这个人很有意思……”

    远处,那焉的背影只剩一个小黑点了,李素久久凝视着那个小黑点,嘴角泛起一抹深深的笑意:“嗯,这个人。确实很有意思……”

    ***************************************************************

    忙完闲事,李素心满意足地领着王桩和郑小楼走进城东一家酒肆里。

    酒肆很简陋,看起来有不少年头了。地上的木板踩上嘎吱嘎吱响,透着一股子年久失修的腐烂味道,仿佛随时会垮塌似的,店内只有几张同样年久失修的矮桌,和两个懒洋洋打不起精神的伙计,就像走进了一家阴森的中世纪吸血鬼城堡。

    李素今天心情不错,任何人能用两颗别人送的猫眼石搞定一幢大房子,心情都会不错的,再加上自己还带了两个超级打手。一看就属于惹不起的那类人,所以李素走进酒肆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伙计懒懒散散走过来。没精打采地给李素送上一坛酒,反正没得选。整个酒肆只有这一种酒,看在伙计懒散的欠抽样子颇有自己当年的神韵的份上,李素决定不抽他,还很痛快的多给了几文钱。

    钱能让鬼推磨,自然也能让伙计振奋精神,几文赏钱塞进怀里后,伙计的表情忽然变得非常的宾至如归,简直就像热情的沙漠。

    酒肆是个很纯正的酒肆,经营理念很固执,他们只卖一种酒,而且连下酒菜都没有,酒端上来倒在破烂的陶碗里,李素凑近看了一眼,不由皱了皱眉。

    这酒……闻起来有点像馊水,而且是隔夜的馊水,实在不能确定它到底是不是酒。

    “告诉你,你今天走运了,来,你先喝一口。”李素把王桩揪过来,端起酒碗朝他嘴里灌。

    王桩也不嫌弃,很痛快地一口喝干,还咂摸咂摸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好喝吗?”李素眨眼。

    “还行,稍微有点酸。”王桩咧嘴憨傻的笑。

    李素不说话,也不喝酒,静静盘坐在方榻上。

    王桩奇道:“你咋不喝?”

    李素打量了他一阵,发现王桩并没有中毒的迹象后,才皱着眉小心翼翼浅啜了一口。

    “啧!太酸了!”李素嫌弃地摇摇头,再也不肯喝第二口。

    酒不是中原的酒,带了几分劣质的西域葡萄酿的味道,说不出的难喝。

    “小楼兄,你也坐下,今天我请你们喝酒,一定要感恩哦……”李素很热情地招呼郑小楼和王桩坐下。

    郑小楼似乎看出了李素的险恶用心,理都没理他,只是扔过一记鄙夷的眼神,仍旧一脸高冷地环臂而立。

    王桩不在乎,坐下来咣咣咣几口,小半坛酒便下了肚。

    李素只好百无聊赖地看着他喝,片刻后,李素陷入幸福的发呆时光。

    酒肆很安静,只有寥寥三桌客人,另外两桌显然是城里的百姓,算是为数不多的中产阶级吧,不然不会有闲钱来这里喝酒。

    一座好好的城池,被曹余治理成这个样子,城里百姓穷困,百业凋零,内忧外患不绝,有这样的首官,实在不是百姓之福。

    李素现在在等待,等待将钱夫子的每一句话查实,如果事实证明钱夫子所言不虚,那么曹余这个人,李素一定要把他拉下马,好好的城池,不能放在他手里糟蹋了。

    人在发呆的时候,时间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那坛劣得不能再劣的酒被王桩喝得快见底了,扭头看看外面的天色,时候不早了,该回营地了。

    正打算起身时,邻桌酒客聊天的声音轻轻悄悄飘进耳中,李素神情微动,刚打算起身,又坐了回去,支起耳朵听着邻桌的议论。

    “城北赵家的闺女可惜了,才十四岁,出落得水灵灵的,在咱们这大漠方圆里,也算很不错的美人了,听说开春已许好了人家,是个高昌国的富商之子,虽说不是做正室,可人家聘礼给得不少,眼看赵家的光景要亮了,谁知天降横祸……”

    “呸!狗屁横祸,是*!赵家闺女是被*害的!”

    “被谁祸害的?”

    “这西州城啊,旧来的,新来的,都不是啥好货,听说新来了一位别驾,是从长安来的,场面摆得很足,还带了一个千人骑队护驾,可见来头不小,这位新别驾不是什么好货,带来的骑队更不是好货,听说赵家闺女就是被骑队里的一个骑曹给祸害了。”

    “有这事?你咋知道?”

    “我咋知道?我就住赵家旁边,昨晚赵家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一晚上只听得闺女哭,大人也哭,闹了一晚,天没亮赵家的闺女便吊了颈,尸首现在还停在赵家院子里呢,听说就是那个骑曹晚上喝多了,恰好遇见赵家闺女,觉得颇有姿色,便破门而入把她祸害了,唉,一条人命啊!咋就忍心呢!”

    “西州城,越来越不是人待的地方了,过些日子索性跟了胡商的商队离开吧,随便去哪里都比在西州强……”

    …………

    王桩和郑小楼呆呆听着,神情布满了震惊,不自觉地扭头望向李素,却见李素的脸上已是一片铁青,身子气得微微发抖。

    “李素,这……”王桩急了。

    “闭嘴!”李素叱道,站起身,面无表情地道:“走,回营!”

    三人默不出声走出酒肆,王桩和郑小楼见李素神情不善,也不敢多说,默默跟在后面走。

    从城东到城北,要穿行两条街道,一纵一横,纵横的中间叉口恰好是刺史府。

    李素的神情阴沉得可怕,快走到刺史府时,脚步忽然一顿。

    因为他听到了动静,动静不小。

    前方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将刺史府的前门围得水泄不通,看人数约莫上千,门前空出一块地,地上用白布遮着一具尸首,两名中年男女面朝刺史府大门跪在地上,哭得天昏地暗。

    千余名百姓静静站在中年男女身后,没有力竭声嘶的喊口号,也没有激昂愤慨地鸣冤,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门前,上千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紧闭的大门,沉默中却分明能感受到那股能将肩膀压垮的愤怒。

    李素抿了抿唇,这一幕根本不用解释,看一眼便全明白了。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