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不堪一击
    <div id="content">

    一座城该有什么?

    它应该有络绎不绝进城或出城的人,有在街上来往穿行的商贩,城里有各家店铺伙计在门口拉客吆喝生意,马嘶骡叫驴撒欢,大人笑,孩子哭,男人抽婆娘,婆娘叉腰骂大街……

    各种声音都是城里的风景,这才是正常的城池该有的模样,绝非西州这般处处寂静,透着一股子末日绝望的萧落感。

    李素是西州别驾,这座城里排名第二的大人物,虽然曹余没给他安排任何职司,可他毕竟是李世民亲旨御封的别驾。

    一边走,一边看,城里每个角落,每个细节,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被李素收入眼底。

    想起曹余坦言西州危若累卵的局势,李素心里渐渐开始着急了。

    群狼环伺的环境里,西州如今尚在大唐的掌握中,凭的无非是贞观六年李世民平灭东突厥之余威,令西域诸邻国小心翼翼不敢妄动,如今各邻*队乔化成盗匪,在西州辖内处处抢掠,这些举动很明显是在试探大唐的反应,看看大唐容忍他们的底线在哪里。

    李素非常确信,再过不久,西州的局势即将有巨变,西域诸国特别是高昌和突厥对大唐怀恨已久,久抑的矛盾必然会在某个时刻爆发,那时的西州,该如何自守?靠那四面低矮的土城墙和仅仅两个折冲府不到三千人的将士吗?

    “那兄,陪我去城墙那里四处看看如何?”李素笑道。

    那焉楞了一下,然后笑道:“李别驾有此雅兴,小人自当奉陪。”

    于是那焉前头引路,领着李素朝城墙走去。

    穿过一条笔直而简陋的南北大街,那焉领着李素以及随同的蒋权。王桩,郑小楼等人来到南城墙下,此时已是傍晚时分。落日的余晖洒在城墙的夯土上,罩上一层金黄色的光芒。迎面吹拂而来的热风夹杂着几许黄沙尘土,给这座孤城平添几分苍凉遗世的萧然。

    城墙下,李素神情凝重,注视着这面由夯土和沙粒砌成的墙,久经岁月风霜后,墙面很多地方已开裂,注视良久,李素忽然伸出手抓向墙面。微微一使劲,便抓下一把黄土。

    看着手里的黄土化作粉尘随风飘逝,李素的神情愈发阴沉了。

    这样的城墙,能防住谁?一轮忘死的冲锋,再加一根攻城木桩,便足以破城了。

    西州看似坚固,近看其实脆弱得不堪一击,如今没被敌人攻破,靠的不是防御和战力,而是曾经的大唐余威。而余威,毕竟只是曾经,很快就会失效。当异国外族的军队有一天集结于西州城外,那时便是西州真正的末日了。

    神情阴沉地静立城墙前,不知过了多久,李素忽然笑了:“那兄,你走南闯北,见识最广,走过的城池也最多,能否告诉我,这面城墙如何?”

    那焉露出苦笑。叹道:“李别驾其实心里已很清楚了,何必问小人?”

    李素笑了笑。转过头望向蒋权,蒋权的神情比他更阴沉。他是右武卫的果毅都尉,平日所见者皆是长安禁宫固若金汤的城高墙坚,何曾见过如此破败脆弱的土城墙?他是武将,武将比谁都清楚一面如此脆弱的城墙代表着什么,若遇外敌攻城,为了守住这面破败的城墙,不知要多付出多少将士们的生命。

    看着蒋权难看的脸色,李素笑问道:“蒋将军觉得如何?”

    蒋权重重怒哼一声,把头扭过一边,道:“破烂货而已。”

    李素沉吟片刻,道:“若有一万敌军攻此城,以蒋将军之力,能守几日?”

    蒋权哼道:“若是此城别的武将守城,此城撑不过一日,若换了末将守城,顶多能守三日。”

    李素眨眨眼:“三日后呢?”

    蒋权重重地道:“城破,人亡,唯死而已!”

    李素静立半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看着他时笑时阴的脸色,众人皆不敢言语。

    许久以后,李素又从城墙上抓了一把黄土下来,双手慢慢地搓动着,黄土眨眼间在李素手中化为细细的尘土,随风飘远。

    李素哈哈一笑,拍了拍手,道:“走,回营。”

    *****************************************************************

    李素是凡人,也是懒人,来到这个世界,他只想平凡安逸地活到老,一辈子最大的理想是躺在铺满钱的床上懒散至死。

    一个平凡懒散而且没有多大野心的人,连富贵功名送到他面前他也懒得用手去接,然而,这个平凡懒散的人也是有底线的,底线很低,低到不可想象,那就是保持呼吸不断气,一直到七老八十,最好一百岁时呼吸还没断,那就谢天谢地了。

    看,这么低的底线,应该很接地气很贴近现实吧?

    然而身在西州,西州的局势和现状很明显触犯到李素的底线了,李素左盘算右盘算,以如今的局势和现状来看,要保持呼吸到八十岁,似乎很难,一旦有外敌入侵,李素的呼吸大抵在十七岁时便会停止了,乱军阵中很有可能会被敌人一刀剁了脑袋。

    与那焉道别后,李素领着蒋权,王桩,郑小楼三人往城外营地里走,一路沉默,气氛压抑。

    走进营地辕门,值守将士朝李素等人按刀行礼,李素淡淡点头回应。

    蒋权一肚子的话憋了一路,眼见李素要回帅帐了,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李别驾今日特地巡察城墙,是否有意重建它?”

    李素脚步一顿,转过身看着他,笑道:“蒋将军觉得重建一座城池的城墙,首先需要什么?”

    蒋权不假思索道:“需要砖,还有青石,糯米汁,沙土……”

    说了一大串,李素却笑眯眯地摇头:“砖,青石这些东西,它们不会凭空而降,所以,重建西州城墙首先需要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蒋权愕然:“什么东西?”

    李素叹道:“首先当然需要钱啊,吃饭要钱,喝酒要钱,建城墙当然也需要钱,没钱谁陪你玩?蒋将军难道经常在长安城里吃霸王餐不成?”

    *************************************************************

    ps:哎呀,刚刚才发现今天首页大封推了。。。好高兴好高兴。。。来几张月票一起爽一爽吧。。(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