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大漠盗匪
    <div id="content">

    当一个人太得意忘形的时候,不能太惯着他,得时刻记得给他当头淋一盆冰水,越冰越好,这是做兄弟的作用之一。

    当王桩脸上写满了“我好厉害,快夸我”之类的表情,李素毫不犹豫给他淋冰水了,效果很不错,王桩傻了似的呆立当地,良久,发现在李素面前吹嘘实在不是个好选择,于是果断转身离开。

    李素半躺在帅帐里,眯着眼嘿嘿直笑,很快,帅帐外传来王桩继续得瑟的声音。

    “你知道我多厉害吗?知道吗?知道吗?当时那支火把离敌军……”

    “再不滚远,我亲手把你舌头割了,我说话算话。”郑小楼冷酷的声音,比冰水还冰。

    王桩很痛快地滚远了,不但滚得远,而且滚得快。

    李素坐在帅帐里挠头。

    嘴上打击则罢了,可该王桩得的功劳不能少,而且争得越多越好,李素是这支队伍的主官,这份大捷的奏报自然由他来写,该如何动笔,如何分配下面人的功劳,这也是一门学问。

    考虑很久,李素决定还是据实上报,只是在王桩的功劳上面,适当的润色一下,功劳这东西很虚幻,远在千里之外的事情,你说它有它便有,李世民也只能听着。

    据说大唐的诸多名将当年跟随李世民打江山时,也有争功劳的坏毛病,其中尤以程咬金为其中翘楚,任何微末小功到了他嘴里便是盖世奇功,不给个说法便满地打滚耍赖,死在太极殿不走了,李素发现自己似乎被老流氓带坏了……

    **************************************************************

    突厥人的尸首在黄沙地里摆成一排排,尸首浑身上下被搜遍了。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部落图腾之类的东西不少,却并不统一。刀柄上有的雕着一只狼头,有的雕着一只鹰。还有的雕着一些看不懂的图腾,雕工水平特别差,李素就亲眼见到有刀柄上雕着一只胖胖的米老鼠,萌得不要不要的,惊得李素差点跳起来,结果那焉告诉他,那其实是一只熊……

    尸首被堆在一处,蒋权收集了一些枯木。搭起木架子,一把火将突厥人的尸首全烧了,干干净净随风化去。

    留着满肚子的疑问,李素下令队伍继续启程。

    这次李素和蒋权都留了几分小心,队伍也破天荒地将斥候遣出三十里外。

    有了这次抗击突厥人的大胜,后面紧跟着的胡商也信心倍增,那焉领着胡商对李素千恩万谢,当然,贵重的珠宝是必不可少的,李素十分痛恨自己的情不自禁。怎么老是管不住自己的手呢?任何东西别人一递过来,李素的手便飞快伸出去接住,比脑子做出的判断更快……

    沙州的破落小集市里。所有的马全换成了骆驼,补充了水和粮食,请了两位对沙漠熟悉的老向导,离开玉门关,队伍正式踏入茫茫大漠。

    这是真正的沙漠,千里不见人烟,只闻风声呼号。

    马儿换了,马车留在沙州了,一切豪奢的享受全都化为浮云。李素只好苦着脸坐在骆驼上,晒着毒辣的太阳。当然,为了预防自己俊俏白净的脸蛋被晒成黑炭。他还戴上了一顶罩着黑纱的大斗笠,整个人看起来就像那种驰骋于大漠的绝世孤傲大侠客。

    “沙漠里盗匪猖獗,末将出长安时也向胡商打听过,大漠里的盗匪通常少则三五十人,多则上百人,常纠集成一伙,在沙漠深处找一处绿洲留驻,专等在丝绸之路附近,待有商队经过便传出讯火,当晚趁商队扎营时便一哄而上,将商队的货物全部劫掠,老人或孩子全部杀掉,年轻的女子或壮年男子则被当成奴隶,往大食,吐火罗那边贩卖……”

    又是枯燥的一天过去,夜晚扎营,蒋权巡完营地后坐在篝火旁,与李素聊天。

    原本李素和蒋权之间并不太熟悉,充其量只是上下属关系,只是经过前几日共抗突厥之后,二人有了并肩作战的情分,这才渐渐有了许多话聊。

    不得不说,“男人四大铁”总结得还是很精妙的,没经历过这四件事,男人之间的交情确实深不到哪里去。

    “前几天夜袭咱们的那伙突厥人也是沙漠里的盗匪吗?”

    蒋权撇了撇嘴:“三五百人的盗匪,听都没听说过,咱们这支可是千人骑队,隔着十几里望去都能看得出是大唐的精锐骑兵,哪家盗匪如此不长眼,敢以区区数百人来进攻训练有素的千骑?”

    “所以,他们应该不算盗匪?”

    “他们随身带的图腾很乱,应该不是同一个部落出来的,而是一群在沙漠各城池里流浪的突厥人临时七拼八凑起来的队伍,说是盗匪也算,说是刻意针对咱们的敌军也说得通……”

    李素叹道:“若不是盗匪,这事就不单纯了,我倒真希望他们只是临时凑起来抢点钱财的盗匪,这样我就不必那么费脑子想事了……”

    蒋权犹豫了一下,道:“末将以为,别驾现在不必思虑太多,等咱们到了西州,该冒出来的,终究会冒出来,至于路上的,骑队碾压过去便是。”

    李素大悦,这话听着霸气,也提神。

    是啊,一切问题的答案,到了西州自然便会迎刃而解。

    右侧忽然伸过来一块肥嫩的羊腿肉,扭头看去,许明珠一脸灿烂的笑。

    这几日许明珠学会了李素烤羊腿的窍门,于是烤肉的重任便由她接管了,烤出来的味道越来越香,李素颇觉欣慰。

    蒋权见许明珠一脸爱慕之色看着李素,顿时发现自己很多余,于是急忙仰头望天,胡乱找个了家里灶上还炖着汤之类的借口,闪远了。

    羊腿肉好吃,又鲜又嫩,可许明珠那道能甜腻死人的目光实在是……

    “啊呀,差点忘了,我帅帐里也炖着汤,怕是快熬干了……”李素一脸焦急地往帅帐走去。

    “夫君……”白皙纤细的小手拉住了李素的衣袖,许明珠朝他飞了个娇俏的白眼:“帅帐里哪有炖汤,夫君纵是诓骗妾身也不肯多费心思找个正经借口……”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