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二十四章 胜败生死
    <div id="content">

    今晚的夜袭很突然,没头没脑又透着诡异,留几个活口审问一下很有必要。

    三五百个突厥人敢朝一千唐军精锐发动夜袭,原本还是有一些把握的,夜战最忌有心算无心,双方都是骑兵,趁着夜色朝唐军营地发起一轮冲锋,仅只需一轮,猝不及防之下便能将唐军打懵,接下来的第二轮第三轮,基本就是属于单方面屠杀了。

    然而突厥人却没想到,唐军将领竟有临危不乱的将才,第一轮冲锋不仅毫无战果,己方反而折损了不少,更没想到的是,唐军里面居然有人出了一个如此阴损的主意,用火把当照明弹,将他们的形迹和人马照得分毫毕现,大家都是夜战,其中一方若突然亮了,敌人还不把你当成苦海明灯啊?

    输了,输在意料之外,也输在大意轻敌之中。

    大唐铁骑无敌于天下,一千对五百,特别是这五百人还亮得跟黑夜里的萤火虫一样鲜明出众,若还不输那就真是没天理了。

    圈中数十个突厥人浑身伤痕,挥舞着刀剑的手臂明显虚弱脱力,却咬着牙一声不吭,一次又一次重复着渐渐已失去杀伤力的劈砍动作,眼瞳涣散无光,布满了绝望。

    随着李素大喊一声留活口,杀得哈皮无比的蒋权顿时醒觉,断然下令:“下马!生擒来敌!”

    将士们纷纷下马,战圈也越缩越小,像一座座四面八方堵住生机的大山,将仅剩的数十名突厥人围在中间。

    见包围圈越缩越小,活着的数十名突厥人神情越来越绝望,为首的突厥头目忽然厉声咆哮了几句,数十名突厥人犹豫挣扎片刻。蒋权心道不妙,正待阻止时,却见数十名突厥人发了疯似的忽然掉转刀口。各自厮杀起来,几十人你捅我一刀。我插你一剑,眨眼间自相残杀得干干净净。

    最后还剩下那名长相剽悍的突厥头目,头目以刀撑地,怒目瞪着周围的唐军将士,忽然惨笑几声,嘴里冒出一句听不懂意思的突厥话,然后悲壮地用刀割了自己的脖子,轰然倒地。

    一场夜袭。敌军完败,却没留下一个活口。

    唐军将士沉默地看着地上的尸首和染红了黄沙的鲜血,片刻后,有条不紊地开始打扫战场,将突厥人的尸首从里到外搜了个遍,试图发现蛛丝马迹。

    李素远远看着一具具突厥人的尸首被抬在空地上摆成一排排,眼中浮出震惊之色。

    慷慨赴死,视命如草芥,竟壮烈至斯,且先不论敌友。单只说这份决绝,实在令人震撼。

    李素静静看着这一切,心情却越来越沉重。

    大漠玉门关外。还没到西州便遭遇如此突变,西州……是否更加凶险?

    “这不是寻常的盗匪!”

    沉思之时,李素耳边传来那焉笃定的声音。

    李素斜眼瞟了他一下,懒得搭理他。

    这是句废话,寻常的盗匪纵然事败,也没有自相残杀,决然抹脖子把自己灭口的道理。

    那焉浑然不觉李素正悄然鄙视着他,仍然表情深沉,用非常权威的语气道:“小批突厥人入唐境屠戮抢掠倒是经常听说。他们主要抢掠丝绸之路上来往的商人,可甚少纠集三五百人马。三五百人足够攻下大漠外的一座城池了,这不是抢掠。是有预谋的刺杀!况且事败后也没有决然自戕的做法,所以他们……别驾?李别驾?咦?人呢?”

    转过头看着李素的背影越走越远,那焉呆了片刻,黯然叹道:“大唐的官儿……太失礼了!”

    ***************************************************************

    胜利了,大唐雄兵不愧是天下无敌,被突厥人短暂的打懵后很快回过神,然后便是单方面的屠戮。

    当然,李素出的主意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天幸突厥人与唐军对峙时只相隔了几十步的距离,一支小小的火把,一刹那间的光亮,成了他们失败的主因。

    王桩得意了,因为他立了功。

    清理完战场,蒋权难得对王桩露出一丝笑脸,然后敷衍式的夸奖了他几句,大意无非是王桩那几支火把扔得很不错,希望再接再厉超越梦想一起飞之类的。

    被团级军官亲口夸奖,王桩有点飘了。

    然后王桩开始满世界得瑟,队伍里的胡商,蒋权麾下的将士,还有郑小楼等等,都成了他荼毒的对象,逢人便开始吹嘘,火把点燃时自己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想到江山社稷赋予自己的重任,想到世界和平需要一个怎样的超级英雄,想到皇帝陛下如何焦虑地等待一位鼎定江山,匡扶社稷的英雄出现,当时如何的气沉丹田,如何的奋力一掷,这场遭遇战又是怎样因为一支神奇的火把而获得胜利……

    李素忍了,王桩不容易,一门心思想着建功立业,结果一路坎坷,不但报国无门,还每天被婆姨揍三顿,今好不容易露了脸,哪怕他逢人便吹嘘的德行有点讨厌,可李素还是决定不打击他,让他好好得瑟一下。

    李素是好人,一直都是。

    可是好人的好,也是有底线的,李素的底线就是,你跟别人吹嘘完全没问题,别在我面前吹。

    “你知道我多厉害么?知道么?知道么?”王桩眉飞色舞地在李素面前作死。

    “不知道,你说说。”李素笑容可掬,一脸亲和。

    “火把啊,那支火把,刷的一下飞出去,然后突厥蛮子兵败如山倒……哎呀,美!美滴很!”

    “哎,李素,你说我立下的这个功劳算不算大?多少该写个捷报送进长安吧?陛下客气一点的话,也给我封个县子不过分吧?”王桩开始畅想敞亮的未来。

    “这个……估摸不大可能。”李素显然现实多了。

    王桩呆了一下:“可……这次我大唐大胜,全靠了我这支火把啊……”

    李素眉眼不抬,皮笑肉不笑地道:“……可是你丑啊。”

    王桩愕然:“这跟模样有关系么?我……我那支火把扔得那么准,恰好扔进突厥人的中军阵里啊,换了谁都没这份准头,封个县子什么的……”

    “可是你丑啊……”

    “我,我曾随军出征,陌刀营里挥舞陌刀密不透风,松州城下也曾斩下百十个吐蕃贼子的首级……”

    “可是你丑啊……”

    王桩的气势显然开始走下坡路了:“……我们能不能好好说话,不说丑的事了?”

    “好。”

    “这次斩杀三五百突厥贼子,我扔的火把不管怎么说也算是首功了吧?就算不封县子,也该给个果毅都尉什么的……”

    “你一天被婆姨揍三顿。”李素冷冷地换了个打击他的姿势。

    “……果毅都尉不行,当个兵曹,骑曹什么的……”

    “你一天被婆姨揍三顿。”

    “…………”

    ************************************************************

    ps:忽然有点淡淡的贪心。。。除了月票,各位手里还有没有推荐票?那啥。。。推荐票免费的,顺手点点呗。。(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