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夜半敌袭(下)
    <div id="content">

    一场未经宣战的遭遇战在漆黑的大漠边缘突然开启,令人猝不及防。

    人吼,马嘶,惨叫,还有临死前的哀嚎,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各种声音成了恐惧的源头。

    弓箭已放三轮,不知伤亡敌兵多少人,蒋权确是一员良将,漆黑的环境里敌情不明的情况下,他没有下令主动进攻,反而严令所有人熄了火把和篝火,并且收缩防御圈,以守代攻,静观其变。

    西面的敌兵估摸也没想到唐军防卫如此严密,三轮箭雨过后不大不小吃了点亏,夜色下,对手首领暴喝了几句后,针对唐军的攻击暂时停止,纷纷收拢暂撤。

    胡商人群里,那焉远远听到敌方首领说的那几句话,脸色不由一变。

    李素离他最近,尽管夜色漆黑,可还是依稀看到了他脸上的表情。

    “他说的什么地方的话?”李素悄然问道。

    那焉深深看了他一眼,目光有些赞叹。

    不问对方话里什么意思,第一句却问说的哪个地方的语言,这个问题比敌将话里的意思更重要。

    那焉现在也渐渐清楚了,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被英明无比的天可汗陛下封官赐爵,而且听说颇受荣宠,是啊,若没个几斤几两的本事,凭什么让大唐天可汗陛下如此垂青看重?

    身处险恶的环境里,李素的头脑却仍旧十分清醒,这,也是本事。

    那焉沉吟片刻,压低了声音道:“说的突厥话,靠近大唐庭州北边一个突厥部落的方言,有些生僻……”

    李素睁大了眼:“你确定是突厥话?”

    “确定,小人多年行走丝绸之路,左近每个地方的方言都略知一二。”

    李素眉头拧得更紧了。喃喃道:“这里才刚过玉门关啊,突厥人怎会出现在此处?”

    那焉笑道:“大唐西面的国境说是远至西州,可是在这一望无垠人烟罕至的大漠里。怎会有真正的国境?突厥人来去如风,玉门关以外。出现在哪里都不奇怪。”

    二人低声说着话,不远处,唐军与突厥人却陷入了僵持中。

    夜色太黑,敌我双方都难以分辨敌情,突厥人刚才吃了一个小亏后不敢轻举妄动,又不甘就此离去,双方隔着数十步的距离静静对峙着。

    许明珠初时吓得瑟瑟发抖,被李素搂进怀里后。慢慢地平静了许多,后来发现大唐军队轻易将敌人的第一波进攻打退,双方进入僵持后,许明珠竟也不害怕了,不但不害怕,脑子里似乎还能想到些别的东西,比如……此刻被夫君搂在怀里,生平第一次被异性搂着,也是夫君第一次对她如此亲密,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原来男人的胸膛那么温暖。安全……

    脑子里越想越多,然后,许明珠的脸蛋渐渐红了。鸵鸟似的把头埋在他怀里,不管外面什么状况,死活也不肯出来。

    相比许明珠此刻满脑子的旖旎念头,李素却清醒多了。

    深拧的眉头一直没有舒缓过,漆黑的夜色里只听得数十步外敌人的马蹄声,还有他们骑的战马偶尔不耐地打个响鼻,可敌人的人数,方位,战阵的阵型等等。一概不知。

    今晚的敌袭太突然了,事先完全没有任何预兆。也不清楚对方袭击的目的,求财还是屠戮。或是……刻意针对他这个新上任的西州别驾?

    僵持不是办法,这只是短暂的微妙的平衡,战场上这种千钧一发时刻的平衡通常很快会被打破,或许因为一声咳嗽,一声弓弦,甚至因为一阵不起眼的微风……

    李素眉梢跳个不停,如果说第一次只是敌人的试探的话,打破僵持平衡后的第二次攻击,必然比第一次要惨烈得多,大家都清楚战机万变的道理,谁都不会愚蠢的继续僵持下去。

    咬了咬牙,李素将许明珠放开,嘱咐王桩保护好她,然后猫着腰走出由骆驼和货物堆砌起来的防护圈,走到前方列阵的蒋权马前。

    “蒋将军,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

    蒋权神情抑郁地看着前方,叹道:“僵持确实不是办法,再拖下去对双方都有害无利,末将猜测,敌人很快会发动第二次了,李别驾快回去,末将必豁命以护别驾周全。”

    李素没动,他跑出防护圈不是为了说这句废话的。

    “蒋将军,咱们必须把主动权抓在自己手里,否则若敌将下一次进攻时采用分而化之的法子,一边牵制我骑兵主力,另一边从侧翼袭扰商队,那时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蒋权心中一沉,若敌将果真如李素说言,确是一桩天大的麻烦,漆黑的环境对敌我双方都是公平的,大家都施展不开手脚,可敌人却有一个优势,他们无所顾忌,一刀劈下去,杀到谁都是赚了,可蒋权和麾下的骑兵不行,他们还要护住李素和胡人商队,有了顾忌便难免被动,这本是战场大忌。

    “如何主动?眼下一团漆黑,只能列阵防御,若贸然出击,恐会吃大亏……”蒋权苦涩地摇头,随即神情忽然变得愤慨,握紧了拳头怒道:“恨只恨敌人卑鄙,趁夜偷袭,若换了白日亮堂之时,一切皆在目视之内,纵然敌军成千上万,也管教他们知晓我大唐铁骑的厉害!”

    李素朝远处望去,隐隐可闻对面有人马**之声,偶尔还能听到马蹄不安的刨着地,可不管如何凝目注视,仍旧是一团漆黑,不见一人一马。

    思索许久,李素忽然眨了眨眼:“蒋将军知道照明弹吗?”

    蒋权愕然:“何谓照明弹?”

    “听我说,现在双方都不能点火,一点火便暴露,一暴露便被攻击,但若是让敌人那边首先出现光亮呢?”

    “李别驾的意思是……”

    “我听了一下敌军人马的动静,大约离我们五十步上下,若我们点亮一支火把,奋力朝敌军扔过去,火把扔到敌军阵前,至少有一刹的光亮……”

    蒋权呆了片刻,接着大喜,他并不笨,所以李素一点即通,战机瞬息万变,但有那么一丝丝的光亮,对经验丰富的将领来说,足够了。

    “好法子!”蒋权也顾不得跟李素客气,马上压低了声音下令:“来人,搜集军中松枝火把,前队列阵,弓箭准备!分兵五百人,左右侧翼压阵,准备冲锋!”

    李素转身把王桩从防护圈里拉了出来,拍着他的肩朝蒋权笑道:“这小子曾在陌刀营里当过陌刀手,别的没有,就有一把子傻力气,火把让他来扔。”

    王桩笑得既矜持又矫情,装作不露痕迹地鼓了鼓胸肌……

    蒋权鄙夷地扫了他一眼,勉强点头应了。

    无数搭箭拉弦的声音,在静谧的黑夜中格外清晰,两排箭矢颤悠悠地指向前方敌军战阵,无声之中,杀气盈天。

    一支涂了火油的火把在唐军后阵中被点燃,对面敌军一呆,来不及反应,便听到一声暴喝,火把被人扔出来,呈抛物线朝突厥人的阵列中飞去。

    从高到低,从远到近,那支火把在夜空里转着跟头,恰好落到敌军阵列正中,刹那间,敌军的阵型,人数,兵器,甚至连他们脸上愕然的表情都照得纤毫毕现。

    只有一刹,但这一刹已足够。

    搭箭拉弦,蓄势待发的唐军将士们在那一瞬间将敌军看得清清楚楚,蒋权暴烈大喝“放箭!”

    嗖嗖嗖!

    一轮,两轮,三轮……

    对面传来敌人此起彼伏的惨叫和落马声,顿时乱了套。

    王桩适时又扔出一支火把。

    一瞬间,敌军阵内的乱象落在唐军眼里。

    又是三轮箭雨激射而出。

    蒋权咬着牙冷笑:“狗杂碎,才三五百人马,竟敢挑衅我大唐雄兵,今夜差点着了你们的道!左右侧翼,给老子冲锋!”

    轰!

    令出如山,分兵的左右侧翼骑兵越阵而出,高扬着横刀朝敌阵冲去。

    嗖嗖!

    王桩将自己的一把傻力气发挥到极处,两支火把很配合地扔出去,再次将敌人暴露在唐军冲锋的将士眼中,仅只一瞬,将士们愈发有数了。

    须臾间,唐军已冲进了敌阵,双方像两辆疾驰的马车猛烈撞在一起,战场开始了惨烈的厮杀。

    蒋权也抽出了腰侧的横刀,暴喝道:“中军,攻!”

    前阵列队的另外五百骑兵默默将弓箭收回马鞍旁的皮囊内,抽出横刀,鞭马冲锋。

    三五百人的突厥敌军被一千人的大唐骑兵咬住,顿时身陷苦战之中,再也无法抽身。

    半柱香过后,厮杀的声音明显弱了许多,李素静静站在防护圈里,忽然笑了。

    厮杀已进入收尾阶段,这次必胜无疑了。

    火把一支支地点亮,唐军将士骑在马上,高举着火把,将突厥人围在战圈之内,此时已无所谓暴露,因为突厥人已被碾压得差不多了,圈子里还剩下数十个裹着皮裘的突厥人仍在负隅顽抗,唐军将士将圈子越缩越小,骑在马上也不跟他们直接交手,而是用长戟隔着丈余的距离,冷酷无情地朝他们身上戳去,血淋淋的屠戮,画面触目惊心。

    李素注视半晌,忽然扬声道:“留几个活口!”

    *************************************************************

    ps:还有一更。。。

    月底了,手里还攒着月票的兄台们,给萌萌哒的我投几张吧。。(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