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夜半敌袭(上)
    <div id="content">

    说过了沙漠的事,李素眼睛眨得很快,歪楼是他的强项,话题不知不觉间被他引到龟兹国。

    作为西州别驾,一座荒野小土城的二把手……好吧,不管这个身份听起来多矬,但该了解的事情还是必须了解的,现在的李素对西州以及西州周边的情况两眼一抹黑,很需要这方面的情报。

    那焉与李素目前是同行的伙伴,胡人商队要想顺利穿过沙漠,震慑沙漠里的盗匪宵小令其不敢侵犯抢掠,就不得不依靠李素麾下骑队的武力,所以对李素的询问,那焉也算是知无不言。

    李素问得很详细,龟兹国的国土大小,人口多寡,兵力优劣等等,皆问得清清楚楚,不仅如此,李素甚至问到了龟兹国的文化,宗教,风俗等等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

    那焉也清楚李素即将赴任西州,迫切需要弄清西州周边的一切,于是也很详细地回答李素的每一个问题。

    从那焉有些生涩的关中话里,李素听懂了大概,龟兹国是西域三十六邦国之一,国土人口兵力等等,数目并不大,可龟兹的文化和宗教却颇为复杂。

    目前的龟兹国并没有属于自己国家的文字,官方文字以汉字为主,但数十年前由于吐火罗汗国的扩张,以及与大唐关系的日益紧张,难免影响到龟兹的文化,现在龟兹国内已渐渐有使用吐火罗文字的趋势,这两年已有人提出将吐火罗文字稍加修改后变成正式龟兹文的说法。

    龟兹国里信奉的宗教很杂乱,有天竺佛教,中原道教,还有西突厥袄教,甚至还有波斯拜火教。太多了,龟兹国对宗教的态度似乎很宽容,仿佛任何一种宗教到了龟兹国内。只要雇人打几天广告就马上能召到一大批信徒似的,这些信徒给人一种很不诚恳很不踏实随时会反水的感觉。信谁都可以,大家开心就好。

    什么都包容,什么都有,简直就是一锅大杂烩。

    李素听那焉说到这里,不由撇了撇嘴,很嫌弃地啧了一声:“贵国真乱。”

    那焉:“…………”

    难道又是沟通出了问题?

    龟兹国的事该问的都问了,至于龟兹王与国相之间的明争暗斗,李素犹豫了一下。还是没问,毕竟这里面涉及到那焉的堂叔,直接问出来未免有些不敬。

    龟兹国的事问完了,李素开始问他最关心的问题。

    “那兄……”

    这声称呼令那焉差点跳起来:“李别驾万莫如此称呼,直唤小人其名即可,再说我也不姓那,我的名字是中原汉话直译,真正的姓氏很复杂……还请李别驾莫再称呼‘那兄’了。”

    “好的,那兄。”

    “…………”

    “坐下吧那兄,说正事。”

    那焉叹了口气。索性懒得计较称呼了。

    “那兄,西州刺史名叫曹余对吧?不知那兄可认识?”

    那焉摇头:“小人以往领商队路经西州,往往只是落完脚便启行。曹刺史是一州首官,小人哪里有资格认识他……”

    “其人性子如何,官声如何,那兄也没听说过吗?”

    那焉嘴唇嗫嚅几下,神情颇为犹豫挣扎,李素活了两辈子,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尽管那焉没说一句话,李素却从他脸上看到了太多。于是心也渐渐往下沉。

    “我懂了……”李素苦笑。

    显然,这个名叫曹余的刺史。也就是李素未来的顶头上司不太像好人,最起码不像是好打交道的人。看来在西州的名声不怎样。

    这就麻烦了,原本西州这个小城池被无数外敌虎视眈眈,城里还有一个名声官声很差劲的刺史,内忧外患全齐了……

    奇怪啊,李素离开长安时也打听过了,这位名叫曹余的刺史赴任西州三年多了,就凭他这么差劲的名声,这三年西州是怎么守住的?

    “最后一个问题……”李素沉思许久后缓缓道。

    那焉笑了笑:“别驾请问。”

    “西州……乱吗?”

    那焉又叹了口气,还没开口,一直侍卫李素左右的郑小楼忽然神情一紧,然后无缘无故趴在地上,一只耳朵紧紧贴着地面。

    李素和那焉愕然看着郑小楼的举动,没来得及问,郑小楼神情冷酷地道:“有大队人马从西面奔来,多半是敌非友。”

    李素愕然:“你怎么知道?”

    郑小楼根本懒得回答他,双手抱剑站起身,冷漠的眼睛盯着漆黑的大漠西面,一副高手空虚寂寞冷的欠抽样子。

    李素忽然间产生一种索性敌友不分叫蒋权纠集一帮人把郑小楼痛揍一顿再说的冲动,很强烈。

    很快,郑小楼的判断得到了验证。

    片刻之后,大漠的西面传来隆隆的马蹄声,蹄声在空旷无人的夜色里传扬回荡不息。

    李素脸色大变,与那焉互视一眼,发现彼此眼中皆布满了惊恐。

    “蒋权,骑兵结队列阵,西面迎敌!”李素忽然放声暴喝。

    其实不用李素吩咐,蒋权听到马蹄声的第一时间里已迅速做出了反应,一千名右武卫禁军骑士几个呼吸间便集结起来,动作飞快地跨上各自的战马,并且很快在李素那焉等人面前横成四排,静静等待来自黑夜深处未知的敌人。

    看着大唐精锐骑兵整齐划一丝毫不慌乱的动作,那焉两眼大放光彩,惊恐的神情渐渐消失,脱口赞道:“不愧是横扫天下的天可汗陛下,不愧是称霸寰宇的大唐雄兵!”

    说完那焉也行动起来,朝紧挨着唐军营地的商队营帐大声喊了几句,商队的商人和伙计护卫们也纷纷赶着骆驼和货物朝骑兵阵列后方集结,并且很自觉地将所有的马匹和骆驼首尾相连,连成一个防护圈,李素揪住惊恐不已的许明珠躲进了圈子里。

    至于王桩,早在听到马蹄声后。李素便一脚将他踹醒,迷迷糊糊的王桩发现有敌袭后,稀里糊涂找了匹马跨上去。抄起路经凉州时李素找城中铁匠给他打制的一柄二十来斤重的陌刀,准备和蒋权一同御敌。被李素很粗暴地拉下马,连打带踹地赶进了防护圈内。

    郑小楼就不管了,高手嘛,越酷越高,酷成郑小楼这样的,少说也可以封他个东方不败了,李素懒得操心他。

    西面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轰隆的巨大声响里。带着压抑人心的窒息,渐渐弥漫在众人心头。

    仰起头,迎面吹来一股刚烈的夜风,李素仿佛能闻到这阵风里伴随而来的金铁气息,还有一股浓郁的掺杂着血腥气的味道。

    这股味道很熟悉,当初在松州城下,他也闻到过。

    或许,这便叫做“杀气”吧。

    许明珠死死搂着李素的腰,脑袋像支小金刚钻,使劲往他胸膛里钻。似乎想钻进他的胸腔里躲起来,听到越来越大的马蹄声,许明珠猛然抬头。俏脸早已吓得面无人色,惊恐地嘶喊道:“夫君!夫君!”

    李素暗叹一声,搂紧了她的肩,笑着安慰道:“莫怕,夫君在这里,但有一口气在,夫君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怀里的许明珠在瑟瑟发抖,抖若筛糠。

    李素心中没来由地浮起几许心疼。她,毕竟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啊。何曾见过真正的战争?何曾知道战争是多么的可怕。

    身躯抖得厉害,听到李素的话后。许明珠抬头看着他,努力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嗯。妾身不怕,妾身一点都不怕,有夫君在呢。”

    嘴里说着不怕,谁知话刚说完,许明珠终于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小嘴一瘪,哇地一声大哭起来,然后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哭声顿止,许明珠哽咽道:“妾身真的不怕,娘亲说了,出嫁要从夫,从夫才能得到夫君的欢心,夫妻共过患难,夫君才会不离不弃,娘亲的话永远是对的……妾身不怕!”

    这番话,说得太用力,仿佛一柄重锤狠狠击在李素的心上,李素一时心乱如麻,却不知该如何回她,只好将她搂得更紧,舒缓她心中的恐惧。

    马蹄声已近在耳旁,李素甚至能感觉到脚下的黄沙地在微微发颤,那股金铁和血腥交织的味道也更浓了。

    李素经历过战争,相比许明珠的恐惧,他却镇定多了,此刻他的眼睛却紧紧盯在不远处列于中阵的蒋权身上。

    事到如今,也只好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蒋权确实是一员良将,自己和许明珠王桩等人的性命,便交托在他身上了。

    片刻之后,马蹄声更近,黑夜里看不清敌人,蒋权默默估算了一下,觉得距离已够近了,于是忽然抽出腰侧的横刀,暴喝道:“放箭!”

    时年唐军骑兵征伐,随身带着的兵器并不止于横刀或长戟长枪等等,还有钩镰,铁觿(锥子),弓,箭壶,三十支箭……这些都是大唐骑兵的标准配备。

    敌人还在远处时,经验丰富的骑兵们便纷纷将横刀斜插在马鞍旁的皮囊内,反手取出了弓和箭,待得蒋权一声令下,千支利箭顺着马蹄声的方向无情激射而去,接着又是第二轮,第三轮……

    漆黑的夜色里,只听得对面五十步左右的地方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嚎声,落马声,踩踏声,还有对方首领人物大声的斥骂声……

    *************************************************************

    ps:祝大家中秋快乐,阖家团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那啥。。

    哎呀,这句词传唱千古,到了现代越说越俗越肉麻了。。。(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