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二十一章 西行艰辛
    <div id="content">

    大唐与龟兹国的关系说来有点复杂,总的来说,勉强算是相爱相杀。

    从西汉开始,龟兹国便与中原来往频繁,《汉书》里记载,那时的龟兹国“户六千九百七十,口八万一千三百一十七,兵二万一千七十六”,从这些数据里可以看出,龟兹只是一个小国,全国人口加起来大抵相当于大唐长安城不到十坊的人数,早在汉朝时,龟兹王携夫人来中原觐见汉宣帝,对汉朝来说这是重大的政治盛事,于是龟兹王和夫人皆被皇帝赐予印绶,龟兹王的夫人还被赐予公主封号,那时的龟兹国与中原的关系可谓如胶似漆,蜜里调油,互视的眼神里都能挤出蜜来。

    后来汉武帝穷兵黩武,征伐四方,弱受属性的龟兹王发现倚在这位暴君身边太没安全感了,于是开始跟匈奴眉来眼去,常在汉朝和匈奴之间摇摆游移,用数十年的时间给世人上演了一出三角不伦狗血恋。

    到了隋唐以后,龟兹对中原王朝愈发不敬,已完全臣服于突厥,成为突厥人的爪牙,常有结队劫掠商队,屠杀西域唐人之举,大唐西面主要的威胁便是西突厥,高昌和龟兹。

    千年相爱相杀,情人分手直接变仇人,历代龟兹王很有可能都是天蝎座的……

    一想到威胁,李素不由忧心忡忡。

    人还没到西州,他便感到前路异常艰险,西州简直是个火药桶,一点即爆,局势危若累卵,这么个破地方,李世民居然把他派去当官,李素现在忍不住怀疑李世民是不是真的想要弄死自己了。

    知道龟兹商人那焉的身份后,他的重要性徒然提高许多,李素坐在篝火堆旁沉思许久,忽然站起身。

    王桩愕然看着他:“干啥?”

    “去胡商营地那边看看,跟那焉结交一下……”李素说着迈步便走。

    “结交”的意思是正式深入交往。而不是像同行这一个多月来一个送礼一个收礼那种狼狈为奸的关系,既然打听清楚那焉与龟兹国相那利是本家叔侄,那焉这个人在李素心里的分量就比以往更重了些,因为这层关系对西州很重要。

    胳膊忽然被人死死拽住。李素扭头,却见王桩朝他郑重摇头。

    “你是县子,又是别驾,一个胡商身份再重要,也比不上你一根手指头。你去结交他不合适,太给他脸了。李素,今时不同往日,你多少要顾及一下自己的身份。”

    李素看着他,急速眨眼。

    坐在一旁看着火堆发呆的许明珠也急忙点头,显然她也很认同王桩的话。

    “夫君,王大哥说得对,夫君是大唐皇帝钦封的县子和四品别驾,每一言每一行都关乎大唐的威仪,区区一个胡商。断无夫君主动去结交他的道理,夫君若想见他,差人请他过来咱们营地便是。”

    李素长长吐气,好吧,这个年代没有人权平等的说法,无论朝堂还是民间,阶级与身份是一道天堑,任谁都不能逾越,李素对那焉客气那叫“折节下交”,这只是出于权贵阶级的一种良好教养。但李素绝不能真抱着人人平等的念头,因为这个年代森严的阶级区别不允许他抱着这种念头。

    所以李素决定好好适应这个社会。

    “明白……”李素缓缓点头,接着脸色一变,一股浓郁的王霸之气喷薄而出。环睁两眼厉声喝道:“来人,去胡商营地叫那焉速速滚来见本县子!”

    神情一松,李素看着二人道:“觉得怎样?”

    王桩和许明珠顿时露出欣慰且喜悦的目光,一齐点头曰善,显然刚才李素那副混蛋形象非常深入人心。

    李素掐着喉咙咳了几声,起身一脸难受地往帅帐里走去。用变了腔调的怪异声音道:“刚才那一句吼得本县子贵喉咙生恙,今不见他了,睡觉睡觉……”

    ***************************************************************

    过甘州,穿肃州,路上又走了十来天,前方远远可见沙州那座低矮的土城,著名的玉门关便在沙州北面不远处。

    这里已是大漠荒原地区,人烟稀少,鸟兽鲜见,放眼看去只见一望无垠的平原,还有平原上一阵阵随风飞舞弥漫的黄沙,偶尔还伴随着远处一声声狼群的嚎啸,明明是毒辣的阳光照在身上,可队伍里每个人心中都不由自主产生一种末日废世的苍凉感。

    进入大漠,行军的速度明显放慢了许多,沙漠里白天炎热得仿佛置身于蒸笼里,到了晚上又仿佛忽然被人扔进了冰窟,日夜温差太大,每个人的体力都消耗得非常大。

    李素饶是每天坐在舒坦的马车里,这种鬼气候也让他渐渐受不了了,每天都有一种想窜回关中太平村,携了老爹和东阳一起跑路的冲动。

    “还早,这还不算苦,真正的苦日子在后面……”龟兹商人那焉坐在篝火堆旁,咧着嘴笑得很和善。

    这几日李素主动与那焉结交,二人每日扎营后聚在火堆旁烤羊肉,最开始“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无聊又尴尬的废话,一起吃吃喝喝的机会多了,二人也渐渐熟悉了,终于能够聊一些除了天气以外不那么算废话的废话了。

    李素眉梢跳了跳,脸上泛起苦色,仰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叹道:“这还不算苦,怎样才算苦?活不成咧……”

    那焉的笑容仍旧和善,和善里带着几许颇为自矜的讨好之色,这位久经江湖的胡商对大唐官员的态度还是拿捏得很有分寸的。

    “李别驾现在言苦确是早了点,小人每年来往龟兹和大唐两次,对大漠勉强算得熟识,咱们眼下未到沙州,这里的气候还算好,等过了沙州和玉门关再往西去,那才叫真正进了大漠,玉门关外的大漠才叫真正的无常又无情,一条荒瘠的丝绸之路,每年不知要埋葬多少人的骸骨,有时候走在沙漠里被风沙一吹,一不小心便踩到一颗白骨人头,走路时被绊一下,或许地上便是一具不知多少年月的干尸……”

    李素被那焉形容得浑身发毛,干笑道:“你可别吓我,恐吓大唐朝臣,罪很重的……”

    那焉摇摇头,长叹道:“小人怎敢吓别驾?别人且不说,小人这一支商队每年往返两次,每次埋在这片沙漠里的人……”

    苦笑两声,那焉没再继续说下去,李素也不打算听,显然后面不是什么好话。

    扭头望向篝火堆的另一头,许明珠环抱双臂,脸色苍白,蒋权盘膝而坐,望着火堆发呆,王桩……

    这家伙居然睡着了,躺在火堆旁发出一阵阵节奏强烈的呼噜声,心真大。

    “蒋将军……你说咱们原路退回关中咋样?”李素打起了当逃兵的主意,那焉嘴里的沙漠太可怕了,李素暂时还没有为大唐皇帝陛下死而后已的打算,先保了命再说报效社稷之类的话。

    蒋权吓了一跳,茫然地“啊”了一声。

    李素兴奋地道:“咱们原路回去,就说我病了,病得很重,见不得光也见不得风沙,请求陛下容我回关中休养几年再去西州赴任,这个法子……”

    “李别驾……李别驾莫闹……”蒋权的脸色有点难看:“您这是欺君,请恕末将万万不敢苟同!”

    李素满腔当逃兵的热情被无情浇熄,当即撇了撇嘴,问错人了,现在才想起来,这家伙是宫闱禁卫出身,忠君爱国之类洗脑的教育必然没少听过。

    李素瞬间就不想搭理这个死心眼的忠君分子了。

    那焉继续道:“咱们明日便可到沙州,到了沙州后,小人劝李别驾把该换的东西都换一换……”

    李素眨眼:“要换什么?”

    那焉睨了一眼不远处的马群聚集地,淡淡地道:“进沙漠最好换骆驼,这些马该换掉,其次,李别驾这几辆奢华无比的大马车……怕是进不了沙漠,小人敢担保,马车进沙漠前行不到五里一定会陷进沙里,然后再带上足够的粮食和水囊,找两个阅历足够的向导等等……”

    李素不舍地看了看自己精心打造的五辆大马车,长叹了口气。

    前世多少听闻过一些穿越沙漠的知识,他清楚马车是不可能进入沙漠的,原也打算在进沙漠前放弃,只是可惜了那两大车的……

    “洗澡咋办?”李素愁容满面地看着那焉。

    “啊?”那焉茫然回应:“洗澡?”

    “每天总要洗个澡吧?不洗澡还算人吗?”

    那焉倒吸一口凉气:“沙漠里水比黄金都贵,你居然……每天要洗澡?”

    “因为我有病啊。”

    “什么病?”

    “一种名叫‘不洗澡会死’的怪病……”

    那焉不说话了,开始深沉地仰望夜空繁星,顺便反省自己和唐人之间的沟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

    ps:昨晚找了一百多章,改了几个作死之处,今晚继续自查中。。。(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