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一十七章 西进意
    <div id="content">

    行军苦,行军难。

    行军是一件非常枯燥无味的事,虽说是一支一千多人的队伍,可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地骑着马前行,大唐军纪森严,行军途中没人敢大声喧哗聊天。

    队伍一路向北,往泾州方向行去,李素百无聊赖,闲得快发霉了。

    傍晚扎营,一切交由蒋权安排,军士们下马,默默扎下营盘,直到一切布置妥当,李素才打着呵欠下了马车,睡眼朦胧地四下一看,不由有些吃惊。

    观察一名将领是否合格,并非完全只看他冲锋陷阵时的本事,在老将们眼里,懂得带兵,懂得让麾下心甘情愿拥戴并为之抛头颅洒热血,懂得行军,布阵,扎营等等,这些才是真正实打实的本事,是如何当好军官的基本功,基本功扎实了,才有资格去谈建功立业的事。

    李素吃惊的地方也在这里,从扎下的营盘来看,蒋权这家伙的基本功很是不弱,他选择了一处依山临水之地,营盘开口正对平原开阔地带,背后临山的部分布下了明暗岗,短短时间内,辕门,栅栏,拒马和营帐布置得完美无缺,营盘内数十个营帐以梅状非常规则地分散开,将中间的帅帐众星拱月般围住,帅帐周围再布一圈栅栏,布上明岗,整个营盘扎得分外牢实,防卫森严,它只是静静地矗立在那里,便能让人感到一股隐而未发的肃杀之意。

    只看扎营盘的功夫,便知蒋权此人确是个将才。李世民选择他来护送李素,显然也是经过精心挑选的。

    对李素来说,蒋权布下的梅状营帐尤得他的欣赏,太工整太对称了,望一眼从内而外的赏心悦目。

    李素身旁的王桩也看直了眼,他是跟随大军出征过的,当时他所在的陌刀营的营盘扎得可没这般细致。

    见王桩发呆,李素拍了拍他的肩。指着错落有致的营盘笑道:“觉得怎样?”

    王桩重重点头:“好!”

    李素叹道:“若欲建功立业,不能只看杀多少敌人。博多大的军功,王桩,光是这手扎营盘的功夫,你就得学几年,基本功扎实了再谈建功立业封妻荫子的事。这一路多跟蒋权亲近亲近。此人是个人物。”

    王桩扭头瞥了他一眼。

    能被李素称为“人物”的人,委实不多,这一年多里李素认识的人也不少了,除了那些开国老将外,真正入李素法眼的人很少,火器局的杨砚算一个,只是杨砚这人的性格显然不对李素的胃口,许敬宗算半个。如果他长得再丑一点的话,可以算一整个了,至于其他的人,包括王家兄弟,李素看重的是交情。说到本事,还真差了点火候。

    夜晚营盘内架起了篝火。军士分批次进食。

    帅帐外一堆篝火烧得正旺,李素一手抓着一只生羊腿。另一手握着一柄锋利的匕首,火光映在他漆黑的眼瞳里,跳跃着火红的光芒。

    王桩和郑小楼围坐在篝火旁。看着李素烤羊腿,仍旧披甲戴盔的蒋权几次路过李素的身后,见李素烤羊腿的程序颇为奇特,忍不住驻足看了一会儿,见李素回头,蒋权便急忙走开,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假装看风景的样子……

    如此反复几次,李素叹了口气,头也不回地道:“想学我的手艺就老实坐下来,正大光明的看,这不是什么不传之秘,谁学了都只是一道吃食而已,来来回回的转悠,你矫不矫情?”

    蒋权老脸一红,犹豫了片刻后,索性便坐在李素的身旁,只是脸色有些赧然。

    李素烤羊腿很特别,不是寻常手法,羊腿是提前腌好的,上面用匕首划了几道口子方便入味,烤到外表金黄滋滋冒油时再撒上小茴香和细盐,最后快熟时再撒一些磨成粉的茱萸。

    蒋权今日算是开了眼界,从李素乘坐的豪奢马车,再到后面跟着两辆装满各种零食各种酒肉的马车,后面还跟两辆精心改装,载满了水的大马车,蒋权私下套近乎问过李素的贴身亲卫郑小楼,得到一个很酷的回答,那两辆装的居然是洗澡水!

    蒋权快疯了,这得奢侈到什么地步才会干出如此奇葩的事,一千多号人进大漠,那么珍贵的水居然用来洗澡……不怕老天降道雷下来劈死你吗?

    羊腿烤熟了,滋滋地冒着油,金黄色的外皮在火光照映下格外诱人,一股浓浓的香气弥漫四周,围坐在篝火旁的王桩和蒋权眼中顿时露出馋色,连扳着一张酷脸的郑小楼也不易察觉地蠕动了一下喉头。

    李素慢吞吞用匕首从羊腿上切下一大块肉,递给蒋权。

    蒋权一楞,接着急忙道谢,也不管羊肉多烫,径自往嘴里一塞,一边咀嚼一边呼呼地吸着凉气,烫得龇牙咧嘴又吃得爽快,李素自己也切了一块肉,剩下的全递给王桩和郑小楼。

    “好吃!”蒋权大赞,嘴里的肉咽下去后似乎还想来一块,结果看见剩下的羊腿被王桩和郑小楼抢来抢去快打起来了,蒋权眼中露出遗憾之色,意犹未尽地咂咂嘴,然后……舔起了自己的手指。

    “啧!”李素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又从旁边取过一条腌好的生羊腿,用匕首划开几道口子后,继续架在火上烤。

    蒋权大喜,搓了搓手,满脸笑容地等待下一波烤羊腿……

    “好吃吗?”李素注视着羊腿的火候,一边淡淡地问道。

    “好吃!人间美味,李别驾高才!”蒋权赞不绝口。

    没过多久,羊腿又烤好了,李素这次很慷慨,递了一大块肉给他,看着蒋权狼吞虎咽,笑得很开心。

    “你快乐就是我快乐。不过……吃了我的就是我的人了,以后别人若欺负我,你要帮我揍他,我要欺负别人,你也帮我揍他……”

    “噗——”蒋权嘴里的肉毫无预兆地喷了出去,一脸错愕地看着他,然后再垂头看看自己手里的羊肉,神情颇为挣扎。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把刚才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还给李素……

    “逗你的!”李素拍了他一下,摇头喃喃道:“大唐人太缺少一颗童真的心了……”

    …………

    连烤了四只羊腿。蒋权王桩三人的肚子还是没填饱,不过蒋权在一旁偷师,慢慢的也学会了李素的手法,接下来便由蒋权动手。

    看着蒋权手法熟练地划口子,撒小茴香和盐。李素看着他那张黝黑的脸,忽然问道:“你是右武卫的?”

    “是。”

    “右武卫是禁军吧?”

    “是,右武卫值守太极宫,不过并非常例,每隔三月由左武卫和金吾卫接手换岗。”

    李素若有所思道:“我离开长安前,朝堂里有什么动静吗?”

    蒋权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动静?”

    “比如,三省六部有没有调动兵马什么的……”

    蒋权想了想,道:“三日前确有调动。左武卫三万兵马奉命拔营离京,不知去向。这几日三省朝臣入宫的也多,陛下似乎在布置什么……”

    李素点头,缓缓道:“看来,陛下真打算北征薛延陀了。最迟三月内会动手……”

    蒋权一楞,扭过头盯着李素:“北征薛延陀?”

    “嗯。北征薛延陀。”李素从怀里掏出一张泛黄的羊皮地图,蒋权急忙凑了过来。借着昏暗的火光盯着地图。

    “你看,大唐正北方是西突厥,这几年陛下对突厥各部落分化。打压,拉拢,突厥人大部已为我大唐所用,阿史那族更是宣誓效忠陛下,突厥暂不必虑,突厥再往北,便是薛延陀汗国,这才是大唐真正的心腹之患,去岁至今,陛下对薛延陀用推恩之策,致使薛延陀内乱不休,可汗家族父子兄弟阋墙,听说现在连各部落都乱起来了,此时北征,正其时也,陛下对火候看得通透,御驾亲征已是必然。”

    蒋权呆呆看着地图,许久,目光忽然露出懊恼之色。

    李素看懂了他的表情,笑道:“是不是觉得心气不平,为何不能跟随陛下北征博军功,反而被派遣出京,一路护送我这个毛头小子去西州?”

    蒋权回过神,急忙抱拳:“末将不敢,末将绝无此念。”

    “这么想也没关系,说实话,西州那个地方,我也不想去,你我皆是君命难违……”李素垂头又看了眼地图,忽然道:“你知不知道陛下为何遣你送我去西州?”

    蒋权又楞了一下,摇头:“末将只遵命而为,却不知其中究竟。”

    李素的手指向地图的西方,徐徐往左,再往左。

    “西州,恰在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再往西去便是高昌国,这几年高昌国主勾结西突厥,抢掠过往商贩,数次切断丝绸之路,对我大唐愈发不敬,而西州,正与高昌毗邻,西州方圆数百里皆是大漠,后勤断绝,粮草不继,守军愈疲,一不留神便会被高昌国所趁,若西州被高昌国所夺,传到长安必然臣民激愤,然而彼时陛下正调集大军征讨薛延陀,根本无法腾出手收拾高昌,久而不为,难免令臣民失望,令高昌和西突厥愈见张狂,从而得寸进尺……”

    蒋权露出恍然之色,神情渐渐凝重起来。

    直到李素把这件事掰开了揉碎了告诉他,蒋权才意识到此去西州是一件多么危险多么严重的事。

    “所以,陛下遣李别驾去西州的意图便是……”

    李素笑道:“我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陛下却遣我去西州,当然是犯了错发配千里,然而发配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西州不太平,但我一定要好好经营它,而且还要守住它,至少要守到陛下征讨完薛延陀,我大唐关中精锐能腾出手西进,那时我才算完成了任务。”

    蒋权盯着地图怔忪半晌,神情渐渐变得兴奋起来,眼中闪耀着湛然的光彩。

    李素叹了口气,又碰到一个战争狂人,这年头当兵的都是疯子,好像军功都拴在敌人的脖子上似的,只消一刀劈下去军功便到手了,可以博个闪亮的前程封妻荫子了,却丝毫没想过敌人手里也拿着刀,他们也会为了军功而拼命的。

    “蒋将军现在知道,此去西州,前程并非黯淡无光了吧?”李素笑吟吟地看着他。

    蒋权重重点头,脸上露出狂傲之色:“高昌与突厥,在末将眼里不过土鸡瓦狗尔,若敢犯我大唐西州,末将单人匹马可直取敌酋首级!”

    “你又错了……”李素叹道:“你的任务是保护好我,不能让我有一丝一毫的损伤,我若有了什么闪失,你在西州砍多少颗敌人的脑袋都没用,回去陛下肯定会亲手剁了你……”

    蒋权愕然,转念一想,临行前陛下亲旨所遣,旨意的内容确实是让他保护李别驾,至于守卫西州,进击敌寇之类的话,却一句都没提。

    “……是!末将遵命,一定不让李别驾有丝毫闪失。”

    李素由衷地笑了:“你看,你我多聊聊天,还是很容易达成共识的,所以我们可以回到刚刚的话题上,还是那句话,别人欺负我,你要帮我揍他,我欺负别人,你也帮我揍他……这不止是陛下所命,更何况你刚刚还吃了我的羊肉……”

    蒋权:“…………”

    ******************************************************************

    蒋权吃饱了,挺着肚子巡营去了,李素和王桩,郑小楼三人仍围坐在篝火边。

    篝火炙烤着脸庞,微微发烫,火堆不时发出轻轻的噼啪炸响,与周围的鸟叫虫鸣作合。

    李素静静地坐在草地上,盯着篝火发呆,独自想着心事。

    在蒋权和王桩眼里,西州的前程渐渐敞亮了,他们的想法并不复杂,只要多砍几个敌人的脑袋,砍到足够的数量后,朝廷便会升他们官,如此而已。

    可李素却不能想得这么简单。

    西州……会是什么样的局势?他的顶头上司西州刺史是什么人,什么性格,自己会不会被看轻,如何争取当地的军心民心,如何与上司融洽相处,尽量避免争斗,如何发展城池,将西州建成沙漠里最繁华的地方,如何抵御很有可能会遇上的外敌进犯等等……

    未来太不可测了,李素仿佛置身与迷失了方向的沙漠里,他自己也在一步一步的摸索前行。

    王桩凑了过来,神情与方才的蒋权一样兴奋:“哎,西州那里真的有仗打吗?砍多少敌人的脑袋可以被朝廷封官?”

    李素斜睨着他:“我做几十个震天雷,你把它们绑在身上,然后独自一人冲进高昌国王宫咋样?轰的一声立下旷世奇功,陛下一定龙颜大悦,封你当个国公……”

    王桩脸色一喜,随即觉得不太对劲:“轰的一声以后……我呢?”

    “没了啊,啥都没了,哦,忘了跟你说,你的国公之爵陛下是追封的,‘追封’懂吗?意思就是爵位有了,人没了,嚎……”

    **************************************************************

    ps:大章,大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