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小试身手
    <div id="content">

    看见蒋权小露了一手本事后,李素对西州之行的安全感终于多了几分。

    想来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手上没有半点本事,怎么可能混到果毅都尉?大唐的府兵制基层以折冲府为主,一个折冲府里置折冲都尉一人,果毅都尉两人,一个折冲府统兵一千多人,果毅都尉差不多算是团级军官了,军队是直接展示实力的地方,没有几分本事的人是爬不了那么高的。

    蒋权骑着马,马鞍前打横放着魁梧壮硕的王桩,脸上隐隐带着几分得色,显然刚才那一手他也存了故意卖弄的念头,李素看看马鞍上不停挣扎哭嚎的王桩,又看看一脸喜意的蒋权,不由啧了啧嘴。

    这幅画面像极了抢到压寨夫人的土匪头子急不可待回去拜堂成亲,然而马鞍上却横放着一个不停挣扎的糙汉子,画面顿时充满了基情,很有爱……

    骑马到李素身前,蒋权单手一掀,王桩被狠狠摔落在地。

    “禀别驾,末将幸不辱命,已将奸细活擒,回营交令。”蒋权抱拳道。

    “奸细?”王桩顿时止了哭嚎,楞了一下,接着仿佛被人用无形的手来回抽了一百记耳光似的,整张脸黑里透着红,勃然怒道:“谁奸细?你才奸细!老子也是为大唐上过战阵,杀过吐蕃贼的府兵,咋就成奸细了?不给我个说法,今跟你拼了!”

    “嘁!”

    这是蒋权的回答,顺便还扔出一记鄙夷的眼神。

    王桩被彻底激怒了,原地一个鲤鱼打挺,第一次没成功,第二次终于争气地挺起来,撸起袖子便准备跟蒋权干架,随即听到一阵刀剑出鞘的声音,无数柄横刀冷冷地指着王桩,王桩眼皮直跳,任他再是憨直。也知道如果自己再多做任何一个动作,那些横刀便会毫不留情劈下来,把自己剁成肉酱。

    “行了行了,把刀都收回去……”李素懒洋洋地道。

    横刀入鞘。李素笑吟吟地看着王桩。

    王桩直到这时才看见李素,暴怒的脸色顿时一变,神情变得有些尴尬,心虚,目光躲闪着望向别处。

    “咋了?不认识了?再这副鬼样子。我真让人把你当奸细绑了啊。”李素笑嘻嘻地道。

    王桩叹了口气,只好扭过头瞪着他:“不能好好说话吗?非要别人把我拎过来……”

    “你跑得比兔子还快,怎么才能跟你好好说话呢?说吧,是不是又跟你爹娘闹了一出不告而别?”

    王桩哼了哼,瓮声瓮气道:“是!”

    李素叹道:“这次我真不能让你跟去,西州不太平,真的很危险,你若欲立功业,日后我给你在禁军营里寻个好差事,好好干几年。博个果毅都尉不是难事。”

    王桩执拗地一梗脖子:“我有手有脚,功名我自己能赚,你帮我谋来的官职我不要,这不是汉子干的事!”

    “听话,回去,这次真不能带你,前途艰险,我不能害兄弟。”李素神情严肃地道。

    王桩神情绝望地道:“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李素大奇,他很想知道。王桩怎会冒出这句文艺腔十足的话,太合他的胃口了,莫非这家伙也读过张爱玲?

    “是啊,我们回不去了……”李素仰望天际的一朵白云。喟叹道:“回不去的,除了岁月,还有自己……”

    “你在说啥咧?”王桩很不给面子地打断了他:“我回不去咧,因为……临出门前,我婆姨拦着不准我走,我一时火起。抽了她一记,半边脸都肿咧……”

    说着王桩露出凄然之色:“回不去咧,我回不去咧,回去会被她杀了,你若不收留我,我只好一路要饭出关中,找个地方终了一生……”

    李素:“…………”

    他家婆姨真没用,怎么不活活抽死他?

    “后面找书吏给你造册,以后你和郑小楼一样当我的亲卫,你真要找死,我也不能一次又一次的拦着,累了,不想拦了。”李素冷冷地道。

    王桩高兴坏了,大脑袋重重一点,咧嘴笑得很开心。

    一旁默不出声的蒋权现在总算看明白了,这位被他活擒的家伙原来不是奸细,看他和李别驾说话时的熟稔劲儿,这两人关系恐怕不浅。

    王桩喜滋滋地往后面走,路过蒋权身边,不知想起什么,王桩指着他道:“今你骑马,擒了我不算好汉,找一天咱们再练练,你不一定是我对手。”

    蒋权脸一黑,转头见李素笑吟吟看着他们,心中有所顾忌,忍住了。

    蒋权忍了,李素可忍不了,满肚子冒坏水地挑拨道:“蒋将军,这你都能忍?我不是挑事的人啊,换了我是你,我可忍不了,都当到果毅都尉了,连股子血性都没了,还当啥都尉……”

    蒋权忍不住道:“若李别驾不怪罪的话……”

    “不怪罪,当然不怪罪,军中拳头大的说话,我懂的……”李素笑得很不善良。

    话音刚落,蒋权忽然暴喝一声,朝王桩冲去,一拳狠狠揍上王桩的腮帮,然后脚下一勾,王桩像座大山般轰然倒地,方才的高冷全然破功。

    “嘁!”一旁冷眼旁观的郑小楼从鼻孔里发出一个单音节,然后白眼一翻,不屑地望向天空,不知是嫌弃王桩的身手,或是看不上蒋权的身手,或是……嫌弃李素刚刚挑拨离间的行为?

    李素摇头,啧啧有声。

    王桩曾在陌刀营里当过陌刀手,可是也仅仅只会一套刀法和合击战术,论起真正的身手可差远了,这么烂的身手还想建功立业?

    回头得请郑小楼和蒋权多教教他才是,不求立多大的功劳,只求日后遇到危难时能保住命,自己以后回长安才有脸见他的爹娘……

    收了王桩,队伍继续启行,春风吹过十里长堤,一支骑队举着旌旗,默默奔向不可测的远方。

    **************************************************************

    ps:又是好久没求月票了。。。快月底了,亲们给张月票提提神呗。。。(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