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零四章 名扬天下
    <div id="content">

    摊上这么一位不讲理且蛮横的国公爷,狱卒太委屈了。不管犯没犯错,一记大脚踹过之后再说事。

    打开牢门,狱卒小心翼翼将程咬金请入内,并且很细心地给程咬金擦拭了一下方榻。

    伺候太周到了,程咬金很满意,一脚将狱卒踹出牢门以示赞赏。

    李素呆呆地看着,被程咬金的粗犷作风吓到了,回过神后看着他的目光明显充满了尊敬。

    再次打量李素,程咬金缓缓点头:“看来在牢里没吃亏,还算老孙会做人,当了这么多年黑面阎王,没把良心全赔进去……”

    李素笑道:“程伯伯的良心也完好无损,小子多谢程伯伯……”

    程咬金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头,转身一看牢房内的桌上摆着一坛酒,不由乐了。

    “这过的啥日子啊,有酒有肉,牢房比老夫的卧房还干净,再给你塞个婆姨进来,打死都不想出去了。”

    说完程咬金拎过酒坛,凑着坛口往毛茸茸的大嘴里狠狠灌了几大口酒。

    李素纠结地看着酒坛,这坛酒喝不得了,海量细菌在酒里面欢快的游啊游……

    酒不对程咬金的胃口,灌了几口后程咬金皱起了眉:“三勒浆?呸!淡出个鸟来,喝过你小子弄的五步倒后,老夫喝别的都如同灌尿,而且是发了馊的尿!”

    李素脸发青,苦笑道:“程伯伯您……留点口德,这坛馊尿小子已喝过一半了……”

    程咬金哈哈一笑。放下了酒坛子,乱糟糟的胡须上沾满了酒渍也懒得擦,毛茸茸的大脑袋使劲摇了几下,落水狗上岸似的把胡子上的酒渍抖干净了,画面很带感。

    “是个好娃子!”程咬金一巴掌重重拍在李素肩上,李素顿时半身不遂。

    “啧!哭啥?夸你呢!”程咬金很不满李素的反应。

    李素挤出难看的笑脸,笑中带泪:“您继续夸,小子听着呢。”

    程咬金收回巴掌。顺手捋了捋胡子,叹道:“恶政如虎。满朝公卿争相劝谏,魏老儿连头都磕破了,仍不能动摇陛下心意分毫,而你小子一篇《阿房宫赋》,却令满殿君臣动容。老夫对文墨不甚通晓,后来散朝后老夫去问国子监祭酒孔颖达,哼!可恨那孔老儿,仗着孔子嫡后的身份,竟懒得搭理老夫,后来老夫才终于问明白了,孔颖达对你小子这篇长赋颇为推崇,说足堪流芳千古。此文,当日金殿上的史官已记之。”

    李素笑着摇摇头,随即忽然发现程咬金这番话里有一处语焉不详,好奇问道:“孔老大人不是懒得搭理程伯伯您吗?后来怎么又肯搭理您了?”

    程咬金嘁的一声冷笑,浑不在意地道:“老夫耐心不好。问了两遍他不搭理,惹得老夫心头火起。刚巧大伙散朝出了太极宫,老夫索性一手把孔老匹夫掳上马。一路抢进了家里……”

    “啊?”李素惊呆,好……直率的作风!

    程咬金意犹未尽地咂摸咂摸嘴,索然叹道:“才灌了半坛五步倒。老匹夫便招了,问什么说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招完了还想招,老夫又懒得搭理他了。走时哭得很伤心,怕莫舍不得老夫府上的好酒吧……”

    李素:“…………”

    “谁知第二天孔老货把老夫告了,简直岂有此理,喝了老夫府里的美酒,还说老夫的不是,简直是养不熟的狼!”程咬金露出愤懑不平之色,恨恨地道。

    李素瞠目结舌,是非公道他还真不知该往哪头偏,于理呢,自然该站在孔颖达那头,老流氓的土匪作风令人委实不敢恭维,于情呢,老流氓再土匪,终究是关爱自己的长辈……

    “狼!确实是养不熟的狼!”李素几乎毫不犹豫地决定了站队,虽然有一丝淡淡的无节操的羞耻,但……羞并快乐着。

    “好小子,老夫没看错人,你果然和老夫是一路的!”程咬金眼中露出欣慰之色。

    李素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真不知该如何接这句话。

    好吧,这句话应该不是骂人……

    闲扯半天,程咬金终于发现歪楼了,于是果断把话题拽回来。

    “小子,怕是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这篇长赋令朝堂和天下多么震惊,你人还没进大理寺,《阿房宫赋》的全文已被宫里的人悄悄传了出去,赋文传到长安街市,引无数士子书生争相传诵,直到今日,长安的酒肆青楼里,仍处处能听到有人大声吟哦唱和,大明宫的工地上,无数民夫跪地嚎啕大哭,声传十里,哀恸八方……”

    李素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

    长赋的影响力越大,李世民便会越恨他,这一道坎恐怕不是蹲几天监牢能过得去的,把皇帝得罪得这么狠,掉脑袋的几率很大……

    舔了舔干枯的嘴唇,李素的声音有些嘶哑难听:“程伯伯,……未知陛下将如何处置小子?”

    程咬金笑吟吟地盯着他,眼里的幸灾乐祸令人蠢蠢欲抽。

    “现在知道怕了?担心自己的脑袋不安稳了?当初金殿慷慨陈词之时咋不怕?把陛下气得快吐血咋不怕?”

    李素苦笑道:“当时一腔公义,热血冲头,也顾不得许多了……”

    想了想,李素惭然道:“其实也不算公义,小子的公义心并不强,遇事黑也好,白也好,能躲尽量躲远点,小子之所以敢公然顶撞陛下,全因陛下无故将牛伯伯拿下狱……小子只是弱冠微末之人,力量太小,能护住的东西不多,公理也好,是非曲直也好,终究保不了太多周全,只能尽力维护身边的家小和长辈,当有一天连身边的长辈都无法护住时,小子便只好从容赴义了……”

    李素垂头苦笑道:“很惭愧,小子的‘义’里面,夹杂了太多不纯粹不干净的东西,满足它的条件太苛刻,这一次无非恰好凑齐了苛刻的条件,小子才会不怕死的站出来。”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