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三百零二章 谏书犯颜(下)
    <div id="content">

    随着李素缓缓的念诵,殿内的空气渐渐恢复了刚刚的僵冷。

    李世民脸上的笑容看不见了,面无表情地看着李素,群臣眼神复杂地看着他,有敬佩者,有叹息者,还有一些若有深意的冷笑者。

    程咬金站在武将朝班里,听着李素低沉的念诵,不由摇头,再看看殿上面无表情的李世民,程咬金嘴角露出一丝不知是嘲讽还是痛惜的笑容。

    殿内群臣窃窃私语,议论声已有点大了,众人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或许今日,李素的这篇长赋即将成为一根导火索,彻底引爆多日来朝堂君臣喋喋不休无尽无止的争执,营建大明宫一事,今日必将有个最终的,无可逆转的说法。

    大殿中央,李素的念诵仍旧不疾不徐,声音低沉,却振聋发聩,在这偌大的殿堂内悠悠回荡不息。

    “……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

    殿内君臣的神情由凝重渐渐转为震惊。

    这篇长赋,好锐利的锋芒!

    “……秦人视之,亦不甚惜。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

    嘶——

    殿内数十道吸气声此起彼伏,无数道敬佩的目光渐渐掺杂了一丝不同的意味,群臣面面相觑间,互相传递着一个同样的信号。

    这小子……疯了?

    李素仍不疾不徐地念道:“……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这句话出口,殿内反而鸦雀无声了,“楚人一炬,可怜焦土”八个字,可谓诛心之极。群臣的目光齐刷刷望向李世民。

    李世民已是满脸铁青,抿着唇坐在殿上。宽阔的身躯气得瑟瑟直抖,阴冷的目光杀人似的盯着李素,从齿缝里冷冷迸出两个字:“……闭嘴。”

    李素浑若未闻,只是念诵的语速徒然加快,语调也越来越高亢。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

    “李素,给朕闭嘴!”李世民暴怒,拍案而起。

    李素继续念:“……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语落,殿内回声隆隆,声音仿佛传出了大殿。在大唐江山的大地上回荡不息。

    “闭嘴!给朕闭嘴!闭嘴!”李世民怒极咆哮。

    李素将奏疏往怀里一塞,朝李世民咧嘴一笑:“陛下,臣已念完了,陋作浅薄疏狂,请陛下指正。”

    群臣屏住呼吸。静静看着君臣二人面对面的交锋。

    李世民狂怒的目光恶狠狠地盯着李素,粗重地喘息着。像一只即将伸出利爪捕获猎物的狮子,而李素。眼神清澈,无悲无喜,平静地直视李世民。

    交锋!火花!震撼!还有接踵而至的无边杀意!

    这是殿内所有人心头最直接感受到的东西。

    君臣对视不知多久。李世民终于开口,嘿嘿冷笑道:“好个少年英杰,今日方知才名不虚,李素,你想知道朕将如何指正你的阿房宫赋吗?”

    “臣洗耳恭听。”李素微微躬身。

    “你在大理寺洗耳恭听吧!”李世民袍袖狠狠一挥,扬声大喝:“来人!剥去李素官衣官帽,打入大理寺监牢!”

    殿外武士入内,很快将李素的官衣官帽剥去,李素毫不挣扎,仍面带微笑看着李世民,官衣被武士粗鲁地剥下,刚才那道奏疏也随之落地。

    直到李素被武士押走,消失在大殿内,殿内仍旧一片寂静。

    那道落地的奏疏,仍静静躺在光滑的地面上。

    魏徵迈着略见蹒跚的双腿,俯身将李素的奏疏拾起,翻开一字一句仔细看了一遍,在李世民愤怒的目光注视下,魏徵忽然大声赞道:“壮哉!千古雄文!”

    殿内无数反对营建大明宫的文臣们仿佛约好了似的,忽然异口同声地附和道:“壮哉!千古雄文!”

    “退朝!”

    ***************************************************************

    第三次入狱了。

    李素望着大理寺那道熟悉的门楣苦笑不已。

    难道我天生长着一张作奸犯科牢底坐穿的脸吗?

    大理寺门口,官员得了宫里的消息,早早在门口等候,看见李素那张比熟客还熟的脸,官员们脸上也露出了苦笑。

    其实,大家彼此都不待见,都希望此生相忘于江湖,可惜造物弄人,相思不如相逢好……

    背后传来一阵大力的推搡,李素被推得一踉跄,回头淡淡看了一眼押送他来的禁宫武士。

    “两位客气点啊,再推我就自己撞一头血然后躺下,现在朝堂里还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呢,两位可是浑身长满嘴都说不清了。”

    两名武士勃然变色,好无耻的招数,但是……好像真的很有威慑力啊。

    两名武士顿时不自觉地与李素拉开了一步,怕真被他讹上。

    大理寺门口的几位官员也是满脸苦涩。

    开口第一句话就知道这家伙是个不好惹的狠角色,往后他在监牢里的漫长日子,该如何度过啊?

    这次大理寺迎接李素的规格比较高,大理寺正卿孙伏伽竟然也赫然在列,看着李素只穿着白色里衣的单薄身子在寒风里发抖,孙伏伽挥了挥手,身后一名狱卒捧着一件厚厚的裘氅上前,披在李素身上。

    李素有些错愕,抬头惊讶地看着孙伏伽,孙伏伽微微一笑,道:“这是本官私人相赠,李县子可坦然受之。”

    “这个……无功不敢受禄。”李素迟疑道。

    “不,你有功,功在千秋社稷!”孙伏伽加重了语气,道:“《阿房宫赋》振聋发聩,天下皆闻,李公,容我一礼。”

    说完孙伏伽忽然整了整衣冠,郑重其事地朝李素长揖到地。

    旁边的大理寺各官员们惊愕地看着孙伏伽,这个时候向一名犯人,而且是刚刚触怒龙颜的钦犯行礼,孙正卿的胆子可不小。

    李素也颇觉震惊,因为孙伏伽对他的称呼不是“人犯李素”,也不是“李县子”,而是“李公”。

    “公”这个字眼是不能随便用的,只有对长辈或是做过特别令人尊敬的事的人才能用,一个字里饱含了无比敬仰的意思。

    李素颇觉感动,红着脸道:“李某……深觉惭愧。”

    孙伏伽淡笑道:“民心所向,何愧之有?李公若不信,不妨往后看。”

    李素转过身,愕然发现身后的空地上站满了无数百姓,里面甚至还有穿着低阶官袍的官员,人群密密麻麻,静静地注视着李素,见李素转身,众人仿佛约定好了似的,一齐向他跪拜下来。

    “为民立命,彪炳千古,李公……壮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