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九十六章 迷津难解
    <div id="content">

    模样很熟,老熟人了。

    李素站在牛进达面前,朝他尴尬地笑,笑声如乌鸦报丧,分外丧气。

    靠近牛进达身前,李素闻到一股很浓烈的酒味,显然牛进达喝了不少,不时还从喉咙眼里冒出一个呛死人的酒嗝。

    牛进达醉眼斜睨着他,板砖似的方块脸喝过酒后像一块迎面砸来的红砖,很吓人。

    “倒是开眼界了,老夫说是哪位少年英雄敢闯我琅琊郡公府,原来是你……”

    “李子正拜见牛伯伯……”

    牛进达身躯摇晃了一下,缓缓道:“子正今日闯府莫非有何赐教?是想与老夫过几招吗?”

    “不,小子不敢,小子听说今日朝会发生之事,深以牛伯伯为念,特意从村里赶进城,只为见牛伯伯一眼,挂念您是否安好,小子远道而来,谁知门房拦人,小子心中着急,忍不住说了几句失了礼数的话,牛伯伯见谅,万莫与小子一般见识……”

    见李素赔罪态度诚恳,牛进达哼了哼,算是揭过了,最后一次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嘴一张,一个冗长难闻的酒嗝冲口而出,没喝一斤以上的五步倒,绝对打不出如此有深度的酒嗝。

    李素被熏得脸都绿了,仿佛中了毒气似的呆呆站在原地,想跑都没了力气。

    “倒是个孝顺娃子,老夫没白疼你一场,来人,堂内设宴,上酒!”

    李素恨死自己了,今天发什么神经非要跑来牛府找虐。简直是对自己人生极大的不负责任。

    武将们的作风和程咬金一个路数,一言不合就上酒,一上酒就横着出去。

    牛府前堂内酒宴正酣,菜色很不错,李素居然发现了一大盆牛肉,看来牛家庄子的风水也不好,经常有牛摔断腿。

    酒是烈酒,李素亲手发明的。他现在恨死了这个发明。

    一路偷奸耍滑,含在嘴里偷偷吐掉。或是一脸豪迈状实则只轻轻沾了沾唇,酒宴过了半个时辰,牛进达醉意更深了,而李素犹自屹立不倒,不仅神志清醒。还能抽空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酒过三巡,牛进达将漆耳杯重重往桌案上一顿,叹道:“小子,你今日不该来啊。”

    李素笑道:“小子已经来了。”

    牛进达瞪他一眼,道:“来了便喝酒,喝完了滚,莫与老夫谈国事。”

    李素笑笑:“小子拜望长辈是天经地义,任谁都挑不出错处。陛下也不行,牛伯伯既然不想与小子谈国事,咱们不谈便是,来,牛伯伯。小子敬您一杯。”

    李素确实不怕,相比之下。他连李世民的闺女都勾搭了,拜望牛进达这点小事还真算不得什么。

    这杯酒李素没耍赖。踏踏实实干了一满杯,呛得撕心裂肺。

    见李素难受的样子,牛进达忽然高兴了。哈哈一笑,也饮尽一杯,酒盏往桌上一顿,叹道:“是个好娃子,老夫虽非患难,也能见你小子的真性情,不枉老夫亲自给你行冠。”

    二人说完又喝了几杯,这几杯李素可就不那么老实了,依旧偷奸耍滑。

    说着莫谈国事,最后终究还是谈到国事上,毕竟是两代人,二人的共同话题并不多,严格说来,牛进达与李素隔着一千多年的代沟。

    国事是大家都熟悉的,特别是那座令人闹心的大明宫,牛进达说起来便唉声叹气。

    “陛下不是当年的陛下了……”牛进达叹道。

    “人总是会变的,牛伯伯觉得难过,或许是因为别人都变了,您却没变。”

    牛进达摇头:“变不了这么快,才十一年啊……其实老夫向来与魏徵老儿不对付,这些文臣太酸,酸得倒牙口,一张嘴便是子曰诗云,不引几句圣贤经典就显不出能耐似的,跟他们说话,命都短几年,特别是魏徵,老夫总觉得魏老儿犯了癔症,专跟陛下过不去,陛下膳食里多几道菜,某日多喝了两杯酒,甚至走路时失仪提了一下腰带,都是他劝谏的理由,陛下登基十一年,魏徵每年给陛下上的劝谏奏疏不下百道,这老儿每天没事干了,一双贼眼珠子专盯陛下下手,老夫被他恶心得不行,走路都绕着他,怕沾了晦气……”

    尽管话题很沉重,李素还是忍不住想笑。

    不容易啊,千古铮臣魏徵竟混到人见人厌,鬼见鬼愁的境界,这辈子真没白活,死后玉皇大帝真该给他封个神,封雷部正神,往后见凡间谁不顺眼,一雷劈下来,写奏疏的功夫都省了。

    此刻李素忽然做了个决定,他决定和牛进达一样,以后见了魏徵也绕着走,把他当成一坨大鼻涕,尽量别沾上,沾上便甩不了。

    牛进达语调一变,道:“虽然看魏老儿不顺眼,可这一次魏老儿没错!大明宫确实不该修,才过了几年太平日子,百姓刚刚勉强能吃口饱饭,国库勉强积攒了一点家底,一座宫殿又要把它们耗尽,当初前隋怎么灭亡的?就因为隋炀帝劳民伤财修大运河……”

    “牛伯伯!”李素忽然大喝,生生将牛进达的话截断。

    牛进达一惊,十分酒意醒了七分,感激地朝李素看了一眼,垂头默默饮了一杯酒。

    沉默许久,李素笑道:“陛下修大明宫或许有他的理由,小子以为陛下不是那种气量狭隘,骄奢淫逸之君,只是陛下的目的小子却不甚明了,陛下这路数,小子确是看不懂了……”

    牛进达冷哼道:“有甚目的?修座宫殿,弄些钱财和美女,万邦朝贺时见大明宫恢弘雄壮,愈发敬畏万分,陛下面上亦有光彩,你以为还有什么?”

    牛进达的回答令李素不大满意,于是李素盯着牛进达,牛进达也坦然回视他,二人眼对眼直视半晌,最后李素收回了目光,暗自一叹。

    朝堂难混啊,全靠悟性。

    李素相信自己的直觉,修大明宫搞出这么大的阵仗,闹得满城风雨,若说李世民真昏庸到这般地步,李素决然不信的,这才贞观十二年就开始昏庸了,往后的日子怎么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