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无畏无愧
    <div id="content">

    李世民走了,拍拍屁股云淡风轻,仿佛只是来太平村搞个农家乐放松一下心情似的。

    临走前李世民站在河滩边的树林里,静静地注视着东阳道观的方向,抿唇久久不语,神情冷肃如铁,又似带着几分犹豫,伫立许久后,终究还是一叹,看来打消了去看她的打算。

    然后李世民意味深长地看了李素一眼。

    很反感这种人,有什么话不能直说,非要用这种无声的方式交流。

    李素只好无声地直视着他,目光很平静,君臣二人不知用眼神交流了什么,最后各自收回眼神,在李素的恭送下,李世民领着一大帮侍卫回宫。

    …………

    “你们最后都说了什么呀?”

    已是道姑打扮的东阳好奇地偏着脑袋看着他,一身百衲道袍和一柄玉拂尘,素面不施脂粉,头顶挽一个矮墩墩的道髻,再土气的打扮穿在她身上,仍透出一股无法掩饰的俏生生的味道。

    李素正色道:“你爹夸我是朝廷栋梁,大唐未来的希望,将来攘外安内的重任便全交给我了,再过几年等我年纪大一点给我封个王爷……”

    东阳睁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盯着他:“真的?你……有这么厉害?”

    李素哼哼:“知道我厉害了吧?是不是正在深深懊悔以前为何有眼不识泰山?没关系,我原谅你了,以后见到我先抱住我的大腿跪舔……”

    东阳回过味了,扬起手里的玉拂尘狠狠抽了他几下。气道:“又骗我!父皇怎么可能夸你,他恨不得剁了你呢。”

    李素哈哈大笑,东阳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垂头扭弄着道袍的衣角。

    李素看她穿着道袍的样子,心里不由一阵刺痛,叹道:“不知何时能看到你再穿女儿装的模样……”

    东阳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道:“这些日子,我忽然发觉原来穿着道袍比原来的宫裙更自在。身后不再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也不必时刻在意公主的仪态和规矩。出家人超脱于世外,换了一个身份,又换了一个地方,如同看到了不同的风景……”

    沉默片刻,东阳幽幽地道:“你新娶的夫人……对你好么?”

    李素苦笑:“还行吧。总共见过四五次面,印象不大深……”

    东阳猛地抬头:“成亲这些日子,才见四五次面?你……你们难道没有……没有……”

    东阳俏脸飞过一抹嫣红,终究说不出口。

    李素大笑,接过话头道:“我和她没有同房,她住东厢,我住西厢,每晚我要批阅公文。很忙的,顾不上同房,嗯嗯……”

    东阳感动不已,深情地看着他:“你不必为我如此,男人没有守节的说法。只要知道你心里有我,我便很快活了。还有,你心里也要留个地方给她。女人一生其实活得比男人更辛苦,嫁错了人便是一生的苦楚,那种苦。我娘亲最清楚,李素,你我皆是造物弄人,有缘无份,罢了便罢了,现在身旁有个眼前人,你要好好待她,莫让她像我娘亲一样,傻等了一辈子,终究没等到……”

    李素点头,强笑道:“我与她相敬如宾,绝不让她受半点委屈,你放心。”

    **************************************************************

    重修大明宫之事愈演愈烈,朝堂上的文臣们群起而攻之,事态越来越严重。

    情绪最激动的莫过于魏徵了,倔老头喜爱挑战生存极限,一辈子就爱试探帝王的心理承受底线,想知道把帝王惹毛到什么程度他才会剁了自己。

    这次也不例外。

    修建大明宫的十万工匠民夫们入长安城的那天开始,魏徵每天三道奏疏劝谏,奏疏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后来发现李世民不纳谏,魏徵急了,哎呀,翅膀硬了是吧?以前你都听我的,现在不听了,非给你点颜色看看。

    于是魏徵果断给了李世民一点颜色看,金殿里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磕得满脸血。

    因为此事,李世民大怒之下罢朝三日,而大明宫的工程却没有停歇,户部拨银,工部监造,工地现场如火如荼。

    在家养伤的魏徵坐不住了,他必须要制止这个工程,因为李世民在做一件动摇国本的事,大明宫建成了,大唐也垮了。

    三日后恢复朝会,魏徵轻伤不下火线,额头绑着布带,跟炸大楼的恐怖分子似的上朝了。

    朝会的气氛剑拔弩张,君臣关系从未如此僵冷过,魏徵与李世民当朝吵了起来,面对满朝的指责,李世民的态度终于有所松动。

    就在李世民准备露出忏悔的样子,表示愿意接受魏徵的劝谏,并昧着良心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夸魏徵是一面可鉴史可鉴今可知兴亡的多功能魔镜时,却忽然生了变故。

    情绪激动的魏徵没注意到李世民渐渐松缓的表情,其实这个时候只需魏徵给李世民一个台阶,李世民在不伤帝王尊严的前提下就坡下驴,重修大明宫之事说不定便揭过了。

    然而魏徵太激动了,以至于忽略了李世民的表情,辩到情急处,魏徵忽然站起身,指着李世民的鼻子,大骂三声“昏君”。

    这可捅了马蜂窝,李世民终于被激怒了,对魏徵多年积攒的怒气怨气喷薄而出,当庭下旨杖责十记。

    魏徵怒极反笑,被殿前武士拖着倒退时,口中仍大骂不休。

    李世民暴怒,满朝文武噤若寒蝉。

    眼看年迈的魏徵即将丢掉大半条命时,终于有人忍不住站出班了。

    出班的是武将,也是名将,武将不参与朝政的不成文规矩在这一刻被打破。

    这一次,他不仅站出来了,而且旗帜鲜明地站在魏徵一边,脊梁挺得笔直,清澈的眼神与李世民对视,坦荡君子,无畏亦无愧。

    站出班的这个人,名叫牛进达。

    *************************************************************

    PS:求一下月票,现在还是月初,大家手里还有保底月票吧?快到碗里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