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圣驾微服
    <div id="content">

    李素在顺势而为,所以精心布局准备扳倒太子。

    李世民却在逆势而上,重修大明宫的决定换来满朝反对,若不是因为他的皇帝身份,怕是有些太梗直的大臣会直接跟他玩命。

    圣君做久了,难免有点腻味,走到哪里都是一片赞扬声,吾皇万岁,吾皇干得漂亮,吾皇你好厉害,吾皇你轻一点,臣给吾皇狂点三十二个赞等等……

    太腻了,而且日子过得像苦行僧,完全体会不到任何当皇帝的快感,于是李世民仰天长叹,是时候换个画风了,比如昏君的那款画风,朕觉得很适合自己。

    在昏君的道路上一骑绝尘时,满朝的反对声令李世民颇为愤怒。

    愤怒是有理由的,李世民自从登基后,十一年来算得上励精图治,兢兢业业,为国操劳得几乎夜不能寐,食不安寝,终于治下这盛世江山,当他站在山巅放眼望去时,只觉得满目锦绣,国泰民安,这些全是他的功劳。

    一个能创下盛世的圣君,凭什么不能享受盛世?这是李世民心中最不平衡的一个念头。

    至于国库钱粮,民间征发的徭役不足等种种现实难题,沉浸在幻象里的李世民忽然瞎了,全都没看见。

    曾经的贞观后期,李世民变得越来越不可理喻,越来越刚愎自用,为满足一己之欲而大造行宫,强征辽东等等,这一世,只因李素的到来。产生的某些或大或小的影响和变化,却终于令李世民的刚愎狂妄提前发作了。

    ***************************************************************

    长安城里朝堂和坊间闹成了一锅粥,风雨似乎并没有波及到太平村。

    一大早李素便起来了,火器局的工匠被抽调,生产任务少了一大半,李素发现自己又清闲下来了。

    对于清闲的生活,李素永远不缺安排。

    熟悉的河滩边成了李素每天都去的地方,东阳每天要做早课晚课。而且风波刚过去不久,实在不方便出来见李素。李素每天都在河滩边等她,有时候能等到,有时候枯坐一整天也不见人影。

    后来李素渐渐找到了自娱的法子,叫上王桩王直跑到山上砍了一根笔直的竹子,削皮。抛光,上清漆,涂蜡,在竹竿尾部雕上名字,连上结实的丝线,一根钓竿新鲜出炉。

    地里挖十几条蚯蚓,再抓一把白米用烈酒拌匀,河滩边找个避风的小港湾。一把白米撒下去打个窝儿,将附近的鱼儿引来,再将鱼线扔进水里,然后……李素握着鱼竿开始发呆。

    有没有鱼儿上钩都不重要,图的是个境界。发一阵呆后开始打瞌睡,鱼儿咬了钩。又脱了钩,李素浑然不在乎。

    生活里享乐的最高境界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想不干什么就不干什么,很遗憾,李素还没到这个境界。但他懂得用怎样的消遣方式让自己获得最大的满足。

    今日的发呆发得不够爽利,李素出神地注视着河水,看着钓竿上的鱼线剧烈抖动几下,随即恢复到静态,李素知道,又有一条鱼咬了钩,又脱了钩。

    李素毫无所动,他懒得动。

    神情惫懒地将鱼线收回来,慢条斯理地换上半条蚯蚓,把它穿在钓钩上,最后再把鱼线扔进水里。

    今不是钓鱼,情当喂鱼了。

    身后忽然传来轻细的脚步声,一道熟悉的煞风景的声音传来。

    “好个闲情逸致!朕活了大半生都不曾有过你这般闲暇的日子,简直岂有此理!”

    李素吃了一惊,满脑子的瞌睡顿时醒了,回首望去,愕然发现李世民身着玄色长衫,一身低调华贵的便装站在他身后,无限嫉妒地瞪着他。

    李世民身后的树林里,李素隐约发现无数人影来回晃动,清新悠闲的河滩因为李世民的到来,忽然变得剑拔弩张。

    李素呆了片刻,急忙起身行礼。

    “臣……拜见陛下。”

    “行了,荒郊野外的,莫弄这些虚礼……小子,朕发现你很悠闲啊,钓鱼?嗯,朕很多年没钓过了,来,把鱼竿给朕,朕试试手气如何。”

    李素急忙将鱼竿递上,顺便还朝水里扔了一把掺了烈酒的白米。

    李世民好奇地盯着白米,道:“这是何物?为何撒在水里?”

    李素笑道:“掺了酒的米,米入水中有味道,能将鱼儿引来,钓鱼可事半功倍。”

    李世民哼了哼:“倒是生了玲珑心肝,连钓鱼都被你钓出花样了。”

    “用最简单的法子达到目的,万事皆可如此。”李素谦逊地道。

    李世民露出沉思之色,片刻后,索然叹道:“不错,是正理,可惜世人看不透,有时候连朕也看不透,不知不觉总走出一条弯路来……”

    李素抿了抿唇,很想告诉他,你儿子早弯了……

    面前的河水静静流淌,河水似乎有魔力,李世民定定看着,渐渐地也开始发呆了。

    李素脑子里闪过无数猜测,他不清楚李世民今日为何突然到此,同时李素还有些庆幸,庆幸今日他和东阳并未在一起幽会,不然若被李世民撞个正着,便可以好好思索一下选个尽量舒坦的死法了。

    良久,李世民忽然叹了口气,幽幽地道:“李素……不对,如今朕该叫你子正了,子正,你告诉朕,重修大明宫难道真的错了么?”

    “朝臣尽皆反对,魏徵更是以命相胁,朕励精图治十余年,朕让百姓过上好日子,朕让万邦不敢欺凌吾朝子民,朕做了这么多事,为何臣民们却容不得朕盖一座宫殿?”

    李世民说着,神情布满了黯然。

    李素斟酌了一下,苦笑道:“陛下没错,错的,或许是时机吧。”

    李世民皱起了眉:“连你也觉得朕不该修大明宫?”

    “臣见识浅薄,对朝政不敢妄议……”李素顿了一下,道:“但臣知道,当一件事情被天下人都反对时,这件事必然是错的,对也是错,陛下,人心可畏,人言亦可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