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九十章 弯仔码头
    <div id="content">

    李素愕然。

    他怎么也没想到许明珠竟能说出这番话,语气里谴责的味道很重,似乎县子参与行商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

    “我只跟孙平贵聊了一下利润分配……”

    许明珠摇头打断了他的话:“夫君,您是县子,是天子近臣,您的心思能安民,能治军,这些都是大事,也该是您想的事,可是行商这种低贱之事,夫君您委实不该参与,连过问都不行,平白辱没了咱们李家的身份,长安城里权贵繁多,可从没听说过哪家权贵的家主亲自过问商贾谋利之事,大唐立国这么多年,一个都没有。”

    李素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良久,指着门外道:“我一个县子兼五品监正,朝廷发的俸禄那么少,不做点买卖怎能养活一家人?”

    许明珠说了一大番话,本觉得有点僭越了,说完后神情变得怯怯,可李素一张嘴,许明珠忍不住又道:“长安城谁家权贵不做点买卖?但那些都是家里远亲,幕宾,帐房做的事,家主可从没有亲自参与的道理,权贵家不能提钱的,但权贵家从来不缺钱,本身有了权势,外地入长安的商贾,胡人的商队都要争先巴结讨好,权贵家意思一下随便出点钱算是入了份子,挣钱的事情自不消说,商贾主动给家主送上门来,既无风险也不失体面,万一商队遇到麻烦,家主一封书函便能遇灾消灾。夫君,咱们李家也是权贵,钱财方面的事,您真的无须过问,有了体面的身份,钱财自然不缺的……”

    李素睁大眼看着她:“你为何知道这么多?”

    许明珠脸蛋一红,垂头细声道:“妾身出嫁前,叔父与妾身聊过一些。他是有官身的人,而且曾是秦王府学士。对长安城权贵家的生财之道自然清楚。”

    李素恍然。

    这个许敬宗……哪儿都缺不了他啊。

    “夫君,妾身本是商贾出身,身份并不高,能嫁给夫君是妾身修来的福分,本来家里买卖之事。妾身还可以帮夫君打理一二,可妾身也被陛下御封为七品诰命,买卖的事妾身也不好插手了,传出去怕污了夫君的声名,夫君若信得过妾身的话,何妨让妾身的爹娘帮忙打理?丈家毕竟隔了一层,旁人纵然知道了也说不得咱李家什么,咱们李家只须遣一个信得过的帐房监管。夫君意下如何?”

    李素眨眨眼:“……夫人知道咱家有几桩买卖么?”

    许明珠摇头:“嫁过来以前隐约听说过夫君是个死要钱……”

    语声一顿,许明珠惶然赔罪:“妾身失言了,只是耳闻而已,定是旁人污蔑,夫君莫往心里去……”

    李素哂然一笑:“不用忌讳。我本来就是个死要钱的,有啥不好意思承认?”

    许明珠红着脸道:“妾身只是隐约听说。而且外面说夫君赚钱的本事很了得,几桩买卖皆是长安独一份。妾身嫁过来后再看咱李家排场用度,才知所言不虚。”

    李素点点头:“不错,李家确实有几桩很挣钱的买卖。活字印刷术是一桩,烈酒是一桩,还有香水和绿菜,本来火药也该是一桩的,不过陛下可能不太同意,就算了。”

    许明珠轻声道:“有这几桩独份买卖,咱家以后用度不愁了,夫君果然厉害。”

    李素凝视着她,许久,忽然从腰侧掏出一串钥匙,交到许明珠手里。

    “东厢房有个暗室,里面是咱家的库房,一应钱财和帐簿都在里面,往后你来管家,家里一应收支用度,每月跟我说一次便是。”

    许明珠俏脸激动得愈发红润,纤细的手紧紧抓着手里的钥匙,指节微微泛白。

    李素意味深长地道:“夫人,你我一生,但愿相敬如宾,勿生怨隙。”

    显然许明珠并未听懂李素的言外之意,兴奋地连连点头。

    **************************************************************

    长安东市莫名搭了一个戏台。

    这个年代的娱乐活动并不多,寻常百姓家里往往自娱自乐,当家的心情好时哼几句怪声怪调的黄腔,绝没有《诗经》那般高雅缠绵,基本都是黄色俚语段子,不过这只是音乐类娱乐缺乏,实际上民间别的娱乐活动还是很丰富的,比如搏力,牵钩(拔河),逢年过节的观灯,社火等等,至于权贵的娱乐活动就更多了,每家权贵府养一个乐班是必须的,美貌的歌伎舞伎每年要换好几茬,还有蹴鞠,长行(赌博),投壶,围棋等等。

    所以说,只要有一颗想嗨的心,再落后的地方都能嗨起来。

    但是在东市里搭戏台免费让过往的商人百姓听乐班演奏唱词的,倒是从未有过。

    戏台位于东市一块空地上,占地大约十余丈方圆,原本是一家露天的酒肆,后来不知怎的,那家酒肆一夜之间消失无踪,第二天酒肆的玄关,木榻和矮桌全部被拆去,原地搭起了一个高二尺许的戏台。

    笙箫丝竹锣鼓编钟等等乐器一凑齐,乐师们穿着华丽的宫装上台演奏一番,相貌中等的歌舞伎们扭动着婀娜的身姿,迎来过路商人和百姓们的阵阵喝彩。

    乐班的顶梁柱莫过于一位绝色美女压轴,出场先笑,一曲旨在宣扬佛法轮回的长歌《目莲变文》唱得抑扬顿挫,令路人驻足神往。

    戏台搭好的第一天,东市尚无太多动静,毕竟人流量太大,路人们看个新鲜后便笑笑而去,直到第二天。第三天,戏台外面围的人越来越多,观众的喝彩声也越来越响亮,那位压轴美女的美貌和身段更被东市的商人和百姓们传扬四方。

    第四天,人群里混杂着一位面白无须的中年人,脸带富态,身形微福,一双眼睛细而狭长。脸上时刻堆着笑容,看起来很讨人喜欢。

    站在看热闹的人群里。这位面白无须的中年人盯着戏台上那位千娇百媚的压轴美人,不由有些震惊,眯着眼仔细看了一阵后,发出赞叹般的叹息声,深深注视过后。满意地转身离去。

    第二天,那位中年人又来了,这次不是孤身一人,旁边还有一位穿着玄色长衫的年轻男子,年轻男子脸带孤傲之色,夹杂在拥挤的人群里频频皱眉,中年人手忙脚乱为他分开贴近他的路人。

    许久以后,压轴美人上场。眉目如画,肤若凝脂,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朝台下轻悄一扫,便含无限风情,将人的魂魄都勾没了。

    年轻男子站在台下不远处。原本嫌弃不耐的表情渐渐变了,一双阴沉的眼睛定定注视着台上那位美人。连呼吸都不自觉地屏住,片刻之后。他的目光里很快升起**裸的**和占有欲,非常霸气。

    面白的中年人一直小心观察着他的神色,见到他眼里升腾而起的**。中年人终于笑了,这次邀媚显然是极为成功的。

    “殿下,此女佳否?”中年人凑在他耳边悄悄问道。

    年轻男子正是乔装后的东宫太子李承乾,而那位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则是东宫的一名宦官,东宫内给事,黄奴儿。

    自上次李素在东市废了东宫内给事胡安的手脚后,李承乾将胡安杖毙,尸首扔给了大理寺,而接替胡安职位的,便是这位黄奴儿,此人颇具灵性,而且很懂得拍马屁,时常为李承乾搜罗民间的歌伎舞伎和新奇的猫猫狗狗宠物,渐渐的,终于在李承乾心中占了一席之地,成了东宫目前最受宠的宦官。

    黄奴儿经常出宫,为的便是给李承乾搜罗美女和新奇物事,昨日在东市见到那位戏台上的绝色美人,连黄奴儿这种见惯了美色的宦官亦惊为天人,当时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要将她收入东宫,献给太子殿下。

    经过黄奴儿的吹嘘后,李承乾也动了心,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清心寡欲的人,听说有绝色美人埋没于民间,怎能不去看上一眼,救美人于水火之中呢?

    于是今日,李承乾和黄奴儿来到东市,忍着东市各种脏乱差站在戏台前。看到压轴的那位美女出场后,李承乾只觉心弦狠狠被人拨动了似的,胸腔里回声阵阵,激荡人心,台上美人的一颦一笑,都令他深深着迷,那娇柔美艳的模样,令他恨不得狠狠将她搂进怀里,发疯般撕去她的衣裳,把她压在身下肆意蹂躏宠爱……

    黄奴儿见太子殿下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戏台上的美人,浑然没搭理他,不由笑了笑,凑在他耳边再次重复了一遍。

    “殿下,此女佳否?”

    李承乾终于回神,抿了抿唇,眼中的**仍不曾丝毫掩饰,只是点点头,道:“此女,孤誓得之。”

    黄奴儿高兴坏了,如此看来,这记马屁拍得既准又狠,重重拍中了太子殿下的痒处,可谓马屁界的经典案例。

    “殿下既喜,奴婢可为殿下分忧……”

    李承乾终于舍得移开目光,赞许地看了黄奴儿一眼,点头道:“若能为孤得此女,孤必厚谢。”

    黄奴儿眨眨眼:“这乐班设在东市,想来亦是寻常的民间班子,奴婢许以财帛,相信没人不会动心的,若财帛不能动人,奴婢再借一借东宫的权势,权钱皆下,万事必成。便请殿下稍候片刻,奴婢这就去找班头分说一番……”

    李承乾懒得答话,神情冷漠地轻挥了一下袍袖,黄奴儿笑着离开。

    等了大约一柱香时分,台上的美人已唱完了一曲,行礼退下了,没了美人养眼,李承乾顿觉不耐,皱眉四顾。

    良久,黄奴儿忽然出现,脸上仍习惯性地堆着笑,只是脸色不大好看。

    李承乾见他脸色不对,顿时沉下脸:“怎么?班头不肯割爱?”

    “这……殿下恕罪,全是奴婢办事不力……”黄奴儿额头冒着冷汗道。

    “哼!”李承乾冷冷剜了他一眼,袍袖一甩,怒道:“这大唐的天下,还没有孤做不到的事情!这班头不想活了吗?你有否亮出东宫的名头?”

    黄奴儿神情愈发尴尬,哭丧着脸道:“全是奴婢失察,办事不周,倒不是班头不肯割爱,而是奴婢疏忽了一件事……”

    “何事?”

    “奴婢昨日见戏台上的美人端的美艳不可方物,绝色之姿如天仙下凡,一时只顾向殿下禀报,却忘了问这美人是男是女……”

    “啊?”李承乾大吃一惊,脸色比黄奴儿更难看:“狗才!你的意思是……”

    黄奴儿惶恐垂头,任脸上的冷汗滴落,颤声道:“方才奴婢问了班头才知,那位美人……并非女儿身,而是须眉男儿汉,殿下,奴婢错了,求殿下饶奴婢一死……”

    李承乾身形一踉跄,差点栽倒,脸上的神色分外精彩,时青时红,痛苦得仿佛刚失恋的纯情少男……

    “怎……怎会是男儿身?不该啊,不该啊……”李承乾盯着空荡荡的戏台,失神地喃喃自语。

    “殿下,奴婢错了……奴婢明日定为殿下在长安城寻一真正的绝色美人,聊补今日奴婢之过,殿下……殿下!”

    李承乾被喊回了神,目光阴冷地扫了他一眼,却不答话,狠狠地拂袖而去。

    黄奴儿神色惨白,绝望地看着李承乾的背影。

    他知道,但凡让太子殿下失望的,难堪的,最后的结局都很凄惨,东宫从来不缺宦官下人,少了他一个内给事,不知多少宦官争着抢着往上扑。

    而他黄奴儿今日办砸了事,不出意外的话,寿命大概只到今日便可以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了,除非太子殿下将来偶尔想起他,然后为他招魂……

    失魂落魄地惨笑两声,黄奴儿正打算抬步跟着李承乾回东宫受死时,生命终于出现了一丝曙光。

    只见李承乾气冲冲往前走了十几步,脚步忽然一顿,接着飞快转身往回走,走到黄奴儿面前时,李承乾的面容扭曲成一团,带着几许狰狞。

    “……男的孤也要了!”低声咆哮了一句后,李承乾仿佛在给自己安慰打气似的,语气有一种献身般的悲壮:“……男的,关上灯,也可以用的!”

    **************************************************************

    PS:晚上有事,更新延迟了两个小时,见谅。。。()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