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八十八章 翁婿相会
    <div id="content">

    许氏在李素的目光直视显得很局促不安,垂着头,俏脸愈发红得厉害,手指不停地揪着衣角。

    李素盯着她许久后,忽然笑了。

    与这位新婚夫人其实总共才见过两次面,第一次处处端着成熟懂事的样子,十几岁的年纪说话滴水不漏,不但教养好得丧心病狂,语气和姿态也客气得令人发指,李素甚至怀疑这姑娘小小的躯体里是不是藏着一个八十岁老太君的灵魂。

    直到此刻李素才终于发现她本性的一面,现在的她终于像一个符合她年纪的小女孩,如同前世那些初中生小妹妹放学后求哥哥给她买零食的模样,害怕被拒绝的不安,再加上几分羞怯,令人忍不住想给她……买根棒棒糖?

    穿诰命服回娘家的要求,李素也忽然理解了。

    两次退亲,许家承受了太多的流言蜚语,许家父母甚至有过把女儿远嫁外地的想法,如今第三次嫁给了李素,还意外得到皇帝陛下亲旨赐婚,并封了诰命夫人,许家算是苦尽甘来,许氏想穿上诰命服回娘家的心情,大抵便想在乡邻面前把许家曾经失去的面子找回来吧。

    李素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展颜笑道:“快去换吧,我在这里等你。”

    许氏红着脸朝李素屈身一礼,然后匆匆跑进门内。

    …………

    十名家仆高举仪牌,两名丫鬟手捧香炉,翅屏。一人在前鸣锣开道,后面跟着三辆马车。

    标准的县子府仪仗出行,没离开太平村便引来乡邻纷纷侧目,以往李素在村里与村民们嬉皮笑脸没个正形,然而今日正式打出了仪仗,乡邻们顿时换了一种态度,纷纷避往大道两旁,并躬身行礼直到仪仗穿行而过。

    许氏坐在马车里。好奇地用手摸着车里的装饰,然后悄悄掀开帘子。看着前面拉车的双马,还有大道旁避让施礼的乡亲,许氏俏脸激动得泛红,鼻尖甚至沁出了几颗晶莹的细汗。

    原来……这便是人上人的滋味,这种礼遇。这种威风,委实比商贾人家强上百倍。

    一个商户家的女儿,能嫁给一位丰神俊秀又是县子爵位的翩翩少年郎,其实……自己真的很幸福呢。

    许氏坐在马车里,看着车前骑着高头大马,腰杆挺得笔直的李素,脸上渐渐洋溢甜蜜的笑容。

    许家仍住在泾阳县城内,仪仗进城后直奔许家商铺而去。

    在李素的吩咐下。仪仗进城后叱喝开道,隆重而风光,引无数路人慌忙避让。

    平日里李素根本不是这般张扬的人,然而今日,或许是为了弥补对许家的愧疚。也或许为了补偿余生有可能对许氏的冷落,李素破天荒地大张旗鼓。用自己的仪仗把许家的面子撑得足足的。

    一行人就这样大摇大摆,穿街过市。到了许家商铺门口,仪仗停下,丫鬟上前掀帘。在众多围观百姓的注目下,一身华贵高明服的许氏被丫鬟搀扶下车。

    许家父母得了通传,早早等在门外,见到县子府仪仗招摇过市,自家女儿身着诰命,盈盈款款下车,许家父母激动得老泪长流,这一瞬间,当初受过的委屈和苦楚,似乎全都补偿回来了。

    李素也下了马,与许氏并排站在一起,一齐朝许家父母行礼。

    老丈人兴奋得脸上的褶子都在绽放着幸福的光芒,忙不迭将女儿女婿扶起,然后……无视诸多围观百姓的目光注视,旁若无人地站在大门口寒暄,不时摆出各种造型,颇具闪光灯下的嫩模风范,各种高贵,各种高冷。

    虚荣心可以理解,李素不介意配合一下老丈人,并且很有耐心,一直等到老丈人的虚荣心血槽满格,因为李素听许敬宗说过,许家这一族支近百年来势微落魄,数十年前终于沦为最低等的商人,处处受尽白眼和委屈,能与李家攀上亲事,怕是许家近百年来最风光的一刻。

    老丈人显然很希望把这风光的一刻延长,再延长,所以女儿女婿到了门口也不说请进门,反而站在门口拉着李素以无比熟稔亲密的姿态,大声寒暄着连李素都听不懂的家常。

    也不知老丈人啥心态,从见面开始似乎没说过一句人话。

    “贤婿安好乎?无恙乎?那啥……乎!”

    若不是眼前这人是他的老丈人,李素早一巴掌乎上去了。

    虚荣心可以理解,但不说人话就实在不能理解了,李素的理解心是有限度的。

    完全无法代入老丈人的心态,好好的不说人话,非要乎来乎去,话里掺几个古文字眼难道就成了上流社会人士?

    李素被老丈人拉着手,脸上的笑容已僵硬,挣又挣不开,只好腾出一只手把站在身旁笑吟吟的许敬宗拉过来,凑在他耳边悄声道:“我这老丈人以前都这模样?”

    许敬宗的笑脸其实也在微微抽搐,闻言摇摇头:“以前说的句句都是人话啊,不知今咋了……”

    “许少监去劝劝他?显摆差不多了,赶紧消停,不然我马上翻脸。”

    许敬宗急忙上前拽住许老爹的胳膊,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老丈人脸色一变,立马堆起满脸笑容:“哎呀,老夫真是老糊涂了,贤婿与女儿回门,咋能站在门外呢?快快里面请,来人,开门迎贵客……乎!”

    李素身形一个踉跄,想了想,深吸口气,最后一次忍了这个“乎”!

    …………

    显摆够了,老丈人满面红光跪坐在堂前,李素和许敬宗忝陪客座,许氏却和丈母坐在一堆,娘儿俩窃窃私语不知说着什么私密话。

    关上大门,进了堂前。老丈人终于恢复正常,方才门外那副夸张得欠抽的样子不复再见,转而换上沉稳老练的模样。

    李素长舒一口气,很好,他喜欢跟正常人打交道。

    挺起腰缓缓环视堂内四周,老丈人似有许多感慨,轻捋长须看着李素,笑道:“贤婿啊。缘分自有天注定,得见贤婿今日坐我明堂。老夫甚慰。”

    李素嘿嘿干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老丈人说得含蓄,实则暗指去年李素登门退亲之事,当初也是坐在这前堂里,翁婿二人闹得颇不愉快。如今李素还是成为了他的女婿。

    见李素没回应,老丈人似乎也觉得这句话说得稍嫌敏感,于是展颜笑道:“小女年幼,自小老夫和她娘亲对她宠溺过甚,如今她已成了李家妇,不懂事的地方还望贤婿多担待一二,贤婿是国之栋梁,胸中自有吞云之志。胸壑间皆藏军国大事,想必不会与小女这般妇道人家太过计较的。”

    李素急忙道:“丈人言重了,夫人贤良淑德,端庄秀丽,是宜家宜室的正妇之姿。小婿定会与夫人相敬如宾,丈人尽可放心。”

    翁婿仍不太熟悉。只好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没营养的废话,许敬宗充分发挥了酱油男的角色。不停在旁边玩笑调和气氛,把一盘寡淡无味的菜变成了一盘……酱油放多了的无味菜?

    前堂另一头,许家母女仍在窃窃私语。看来母女平日关系很不错,女儿是母亲的贴身小棉袄嘛,有时候连裤衩的角色也要临时充任一下的。

    聊到正酣时,许家丈母忽然仔细打量了一下女儿的眉宇和神态,见女儿眉宇未开,神态稚嫩,仍是出嫁前的青涩少女模样,不由起了疑心,凑在女儿耳边轻轻问了一句话,许氏的俏脸顿时红得快滴出血来,深深垂头不语,许母急了,不甘心地又问了两次,许氏捱不过追问,只好轻轻摇摇头。

    许母马上扭头朝李素望去,神情浮上担忧之色,犹豫半晌,觉得兹事体大,不可轻忽,于是也顾不得翁婿二人正在进行的没营养的废话,起身走到老丈人身边,附在他耳边轻语了几句。

    老丈人笑脸一僵,夫妻二人同时朝李素望去,目光很古怪。

    李素的笑脸更僵硬,他大概猜到刚才母女二人的对话内容了。

    “咳,贤婿啊……小女新嫁人妇,真的懂事吗?”老丈人面带尴尬地问道。

    李素真诚地看着他:“太懂事了,丈人丈母教得好,小婿之福也。”

    老丈人神情愈发疑惑,喃喃道:“既然懂事,不应该呀,出嫁前婆姨不是教过她男女之事了么?就算听不懂,春宫图总看得懂吧?难道说……”

    人类的想象力很可怕,老丈人自语过后,神情渐渐不对了,狐疑的目光直朝李素的下三路招呼,很下流,李素瞬间有股扔桌子砸他脑门的冲动。

    “小婿身子很好,并无暗疾!”李素咬着牙一字一字地道。

    “哦……”很敷衍的应和,狐疑之色仍未消。

    丈母则一脸谴责地瞪着李素,显然是个敢爱敢恨的典型关中婆姨性子,此刻她大概在恨李素……为何不祸害她闺女?

    一个很隐秘的问题,搞得前堂的气氛很尴尬。

    许家夫妇倒也不笨,女儿嫁过去三天竟然没被破身,显然里面有原因的,再想想前些日子闹得长安城沸沸扬扬的泾阳县子和东阳公主的传闻,许家夫妇顿时秒懂。

    沉默许久,许老丈人试着打破眼前的尴尬气氛,想了想,道:“贤婿啊,老夫早闻贤婿诗才绝世,作过好几首诗至今被长安的士子国生吟颂,老夫读的书不多,倒是对贤婿其中一首诗颇为喜爱……”

    “丈人谬赞矣,不知丈人喜爱哪一首?”

    老丈人拧眉沉思状,不太确定地道:“那句啥来着?‘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哎呀,好诗,美滴很。”

    李素立马接口:“丈人学识不凡,这首诗是小婿作来劝学所用,寓意惜取少年时光,莫蹉跎岁月,终一事无成,小婿以此句与丈人互勉……”

    “啊?”老丈人顿时变了脸色,茫然地道:“这句……不是说男女行房之事吗?咋成劝学了?”

    “噗——”干坐一旁打酱油的许敬宗再也忍不住了。一口奶酥喷出老远,最令人佩服的是,喷了奶酥之后居然面不改色,只抬头看了看堂外的天色,喃喃道:“咦?今日的北风……好喧嚣啊,老夫出去看看……”

    然后许敬宗便很利落地杀青了酱油男角色,起身毫不留恋地朝屋外走去,看喧嚣的北风去了。

    ***************************************************************

    回门圆满。至少李素觉得圆满。

    回去的马车上,许氏羞得不行。躲在车里死活不肯露面,对一个才十几岁的少女来说,“行房”的话题终究太生猛了一些,有点承受不住。

    仪仗快进太平村口时,许氏这才悄悄掀开了帘子一角。偷偷朝前面骑马的李素看了一眼,又赶紧放下,端着诰命夫人的仪态坐了一阵,又忍不住掀开……

    “夫君……”

    李素微微勒了一下缰绳,马儿速度放满,与马车并肩。

    “夫人有事?”李素淡淡笑道。

    许氏咬了咬下唇,脸泛桃红,忽然没头没脑说道:“妾身李许氏。但妾身出嫁前有闺名的,女儿家闺名不能随便说,但对夫君无妨,妾身名叫明珠。”

    “许明珠?掌上明珠,好名字……”李素赞得有点敷衍。笑道:“看来老丈人对夫人宠溺得紧啊。”

    许明珠脸又红了,显然不是得意。只幽幽叹了口气:“倒不是宠溺,只因妾身出生那日。爹恰好与邻铺商人耍钱,那日赌输了一颗明珠,亏大了。爹气愤不过,于是给妾身取名明珠……”

    李素发现自己的笑脸又有点僵硬了:“…………”

    这一家子……貌似,有点奇葩啊。

    …………

    长安,程府。

    满满三大车绿菜齐崭崭列于程府大门前,这次李素学乖巧了,用马拉车,没敢用牛。

    程咬金神情不喜不悲,对绿菜似乎不太热情,用平静无波的表情告诉李素,混世魔王不是吃素的。

    不过程咬金对李素倒是很热情,二话不说强拉进府,大手一挥,开宴。

    每次进程府,李素总要提起十二分的小心,一不小心便醉倒在这片深沉的土地上,然后从进门到醒来这期间的记忆全部失去,很难受。

    程咬金今日饮酒的兴致不太高,神情颇为抑郁,所以也没劝李素喝酒,正合了李素的意。

    “长安城里最近很热闹啊……”程咬金乱糟糟的胡子上沾满了酒渍,摇头叹道。

    “小子近日不常进城,不知发生何事了?”

    程咬金神色复杂,沉默片刻,道:“陛下欲重修大明宫,朝臣们闹得欢快,朝堂民间烧了一锅沸水似的,到处咕噜冒泡。”

    “‘欢快’的意思是……”

    程咬金叹道:“娃子,知道修大明宫要花费多少钱粮徭役么?”

    李素点头:“略闻一二。”

    “本来嘛,武将开疆,文官治国,自古常理,咱们这些粗鄙武夫向来不喜掺和这些内政之事,这次也一样,闹得最欢快的都是文官,陛下欲重修大明宫,满朝文官皆反对,连一向与陛下同进退的长孙老儿和房老儿,这次也不吱声了,可陛下不知怎么了,这次心意竟无比坚决,群臣所谏,一言不纳……”

    程咬金咧嘴笑了笑,道:“……昨日朝会上又闹了风波,陛下不知何故说起晋阳起兵反隋之事,此事史官早有定论,是高祖皇帝起兵伐无道,当时还是秦王的陛下随之,谁知昨日朝会上陛下却说当初晋阳全因他劝高祖皇帝起兵……同样一件事,只改了几个字,可意思全变了。”

    李素听得饶有兴致:“然后呢?”

    程咬金叹道:“史书已定论,岂是那么容易篡改的?陛下说家常似的刚把这番话说完,尚书省侍中魏徵出班,当着满殿君臣的面,跪在地上磕头请求陛下收回刚才的话,直磕得额头血流如注,陛下大怒,朝会不欢而散。”

    **************************************************************

    PS:大章。。。今天2号,想必很多兄台手里还攒着保底月票吧?快投给萌萌哒的老贼吧。。。()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