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贞观大闲人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绝色男姿
    <div id="content">

    不得不承认,称心确是人间绝色。

    没错,男人也能用上“绝色”这个形容。

    李素一直觉得自己是千古未见的帅哥俊男,至少在如今的大唐,他还没发现过比他更帅的男人,潜意识里,李素一直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看谁都是丑货。

    这种优越感后来慢慢变成了嫉妒心,看见一个稍微帅一点的男人,就忍不住想毁他的容,比如火器局的许敬宗,李素就不止一次产生过发明硫酸淋他脸上的阴暗想法。

    然而今日近距离看到称心,李素发现自己连嫉妒心都没法产生。

    太美了,比自己的英俊不知高了多少档次,说句泄气点的话,纵然朝他脸上淋了硫酸,李素也不见得比他英俊。

    王直在李素耳边悄悄议论时,宋公羊已领着娇娇弱弱的称心走到绸缎铺内,掌柜殷勤上前招呼,宋公羊很客气,先跟掌柜行礼,然后拉过身后的称心,请掌柜为他量身做几套衣裳,称心表现得一直很沉默,任由宋公羊将他摆弄来摆弄去,宋公羊的手不太老实,拉着称心时还忍不住在他手背上轻轻摩挲……

    “啧!”李素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幅画面真是……闪瞎狗眼啊。

    “这个称心……他果真是男的?”李素忍不住凑在王直耳边问道。

    “是男的……吧?”王直见到称心的模样后,也有点不太确定了。

    “扒了他的裤子验过没?”

    王直:“……等下我便跟宋兄说一声。让他验一下。”

    李素点点头,又见宋公羊不停在称心手背上摸啊摸,不由皱了皱眉,道:“这位宋公羊,以前好男色?”

    王直纳闷道:“以前没听说过他有这毛病啊……”

    李素看着宋公羊那只不老实的手,忽然心情大好。

    不错,称心有把直男掰弯的实力。

    李素和王直坐在角落里,不动声色看着宋公羊吃着称心的豆腐。称心垂着头,白嫩的脸上泛起几丝羞红。想抽回手,又不敢用力,看在外人眼里,分明是欲迎还拒的风情……

    “小浪蹄子……”李素撇嘴。

    王直挠了挠头,道:“按你说的。把称心赎回来了,然后呢?总不能特意把他送给宋公羊吧?……还不如送给我呢。”

    李素扭头震惊地看着他,名字里面带个“直”字的都有变弯的迹象,称心有这么大的威力么?

    “王直啊,没事多回村里,如今东阳成了道姑,但当初救下的那个胡女还一直在她道观里呢,你多跟她聚一聚。干出任何丢人现眼伤风败俗的事我都帮你兜着……”李素语重心长地道。

    王直呵呵一笑,指了指不远处的称心道:“他咋办?”

    李素目光里露出难得一见的阴戾之色,淡淡笑道:“你在东市找个空地,搭个台子,再找一些乐师组个乐班。让称心上台卖艺,并且把他风情绝色的名声传出去……”

    王直不解:“然后呢?”

    “然后……便等着有人去找宋公羊吧。”

    *************************************************************

    这两天李素很少回家。

    家里无端多了个陌生女人。这个陌生女人却是名义上要和他共度一生的夫人,李素没法适应这个变化。

    火器局的工匠抽调了一半。平日热火朝天的工坊变得有点冷清,李素这两天便睡在火器局,派了人回去给夫人传话。又拿公务繁忙当借口。

    不管怎样,该尽的礼数还是要尽到,许氏被牵扯进这桩乱成一团麻的情事里,李素很清楚她是无辜的,既然拜了堂,夫妻间要做到相敬如宾,同不同房是另一码事,至少要对她有足够的尊敬,不能太伤她的心。

    火器局里睡了两天,李素各种不舒服,因为认床。

    到第三天时,李素没法再躲了,这一天是回门日,关中自古有风俗,成亲的第三天,丈夫要陪着妻子回娘家,拜见丈人丈母。

    回门亦称“归宁”,又叫“双回门”,顾名思义,自然要夫妻二人一同回娘家的。

    天没亮李素便起了,吆喝着把许敬宗也折腾起来,二人骑马赶到太平村时天边刚露曙光。

    李府大门已开,薛管家大着嗓门,叱呵着下人准备礼品,马车上扎满了红绸,后面还跟着两辆马车,上面堆满了给丈人家备的礼品,每车各坐着一名车夫。

    老爹李道正拢着袖子站在门口,见李素骑马赶回来,李道正幽然叹了口气,神情颇为复杂。

    儿子成亲了,是喜事,可李道正听下人说,儿子自成亲那晚开始便没与儿媳同过房,李道正愁坏了,不同房咋生娃,不生娃咋传继香火?

    李素不知老爹的惆怅心绪,赶到门口下了马,许氏仍穿着大红的礼服,从大门外跨出来,先给李道正屈身行了一礼,又给不远处的许敬宗行礼,最后给李素见礼。

    李素也回了礼,然后看到门口当先的马车只有一匹马,顿时皱了皱眉。

    “薛叔,我县子府有资格驾双马,为何只备单马?”李素不满地问道。

    薛管家见李素神情不悦,急忙欲解释,谁知许氏却截住了薛管家的话头,垂首轻轻地道:“妾身进门后与薛叔聊过,方知夫君平日鲜少仪仗出行,怕惊扰左右乡邻,妾身身为县子夫人,不敢坏了夫君的规矩,单马便单马吧,夫君愿陪妾身回门,妾身心中已感激不尽,何必在意那些繁琐仪仗……”

    李素心中愧然,摇了摇头,道:“平日不动仪仗确实是担心惊扰乡邻,以前我退过亲,丈家怕是听过不少闲话,今日是回门日,必须隆重一些,也好教丈人丈母脸上有光,薛叔,把马车换了,换双马,还有,府里打出县子仪仗,快点,莫误了时辰!”

    许氏闻言,脸上顿时露出感激之色,杏眼里泪水晃晃悠悠,却努力不让它落下,垂头间,两滴晶莹在地上飞溅。

    李素叹了口气,道:“好了,准备妥当便出发……”

    “夫君……夫君恕罪,妾身,妾身想……想换上陛下赐的诰命服……可以……吗?”许氏垂着头,越说越心虚,脸也越来越红了。

    *************************************************************

    PS:慢了几分钟,还是超过0点了。。求保底月票啊!!()

    <div align="center">
29salon